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5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QAF英國版同人Tenant of My Heart

芒果的廢話:
這篇真的很棒,不過實在太長,有45章,如果能印出來看就好了,
因為即使上網成癮症如我,盯著螢幕看至少十幾萬字的英文小說,還是很累
自從第一次看完之後(其實中間有部分跳過),到現在仍然沒有機會再次仔細重看。
這篇小說吸引人的地方,就連我沒看過QAF英國版(YouTube片段不算),都會著迷。
Stuart在美國版裡就是Brian,Vince在美國版裡是Michael。當然美國版有把角色個性修改了,但基本架構沒變,
Stuart是成功的廣告製作人,而他從小認識的好友Vince在超市工作(不過美國版的Michael後來辭職自己開漫畫店)
Vince從第一次見到Stuart就開始暗戀他,兩人卻從來沒有發展到最後一步,
表面上看起來Vince需要Stuart,而天天能帶不同人回家過夜的Stuart不特別在意Vince是否永遠在身邊,
其實Stuart沒有Vince會活不下去。
Stuart和美國版的Brian一樣,生命中真正在意的人少到五隻手指就能數出來,對於不在意的人,絕不多花心思,
但是他對在意的人,死心塌地。這篇文章是他終於想要和Vince定下來之後,兩人經歷許多波折的故事
 
想知道影集裡Stuart 和Vince 是怎樣的角色?
可以看看這篇LJ介紹文: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ship_manifesto/116511.html
裡面有段敘述絕讚:

Aidan Gillen struts onto the screen as Stuart and simply bleeds sex. Pictures and quotes don't do this man justice. You have to see him in action to appreciate why people fall all over themselves to be with him despite the fearless, antagonistic energy he exudes.
是的...千萬不要看劇照,覺得主角長的不怎麼樣(尤其對比美國版QAF),就放棄了...
Stuart 這個角色的魅力,必須聽他說話,看他的動作才知道


-----------------------------------------------
第七章前面提要:
Vince在Stuart的浴室找某個東西,但他卻不願意說是什麼。Stuart剛開始以為他害羞(譬如想找保險套之類),可是兩人都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還會有什麼害羞? 再說,浴室裡不就是那些東西嘛,為什麼不願意說?
過了好幾天,Stuart猜不出來,Vince也沒提起,他以為Stuart忘記了,其實…
 
 
 
 
「好吧,告訴我你在找什麼。」Stuart抬頭看著Vince說。

Vince邊笑邊搖頭,「我不相信你看不出來,那應該很明顯。」

「嗯,不明顯。」

即使仍然帶著高潮後的臉紅,Vince的臉頰又變得更紅,「Stuart . . . 我不想告訴你。就忘掉那件事吧。」

「我以為我們已經確定,我不會忘記那件事。告訴我嘛,不可能有『那麼』難堪吧。」

「喔,真的就那麼難堪。」Vince害羞地笑著,用手蓋住臉。

Stuart乾脆直接盯著Vince,非常堅定,完全不眨眼,他知道這招最後會有效,以前已經證明過很多次了。

Vince不情願地轉著眼睛,終於軟化了,「如果你嘲笑我,我會搬出去,真的!」

Stuart無法克制咯咯笑著,「你真像個女人。告訴我吧。」

Vince嘆氣,「我在找髮刷。」他小聲說,臉頰上已經像是八種不同的深紅色調。

Stuart眨眼,腦中略過髮刷所有的可能用途,「你說那和性有關。」

「對。」

「你想要我用髮刷打你嗎?」Stuart問,語氣有點開玩笑又驚訝。

「不,」Vince說,「不是那樣。」

「你想要用它打嗎?」

「我說了,不是那樣。製造痛苦虐待這類事我沒興趣。」

「嗯,那你真的挑錯男友了,不是嗎?」Stuart作弄他。

Vince只是對他微笑,但什麼也沒說。

「Okay,如果不想用它來打人,你要髮刷做什麼?」

Vince害羞地低頭,微笑著,「Stuart,」他說,「我想梳你的頭髮。」

Stuart笑了,把他的愛人大力抱在懷中,「喔,我的天,你要笑死我了! 你真可愛,我的牙齒都笑痛了。」他搖著抱在胸前的Vince。
 
Vince哼著,「混蛋! 你說你不會笑我。」

「不,我沒答應不笑你。」

「混蛋,」Vince喃喃說。

終於笑夠了之後,Stuart吻著愛人的前額,「嗯,我沒有髮刷,」他說,「但是我大概有2千7百萬隻梳子,那可以嗎?」

「不,」他毫不猶豫地回答,「為什麼你沒有髮刷? 你怎麼把頭髮維持成那樣?」Vince認真地看著他,極感興趣的注視他的頭髮,「即使現在也沒亂掉---」

Stuart用手指梳過頭髮,他用摸的就知道它沒有亂,「長度剛好的話,就可以維持這樣。大部分時候很好,有時候後面頭髮會纏在一起,我恨死了,但是沒辦法。」

「你只要維持那個長度就行?」Vince懷疑地說。

「對,我在頭髮溼的時候梳,它們就會固定在我梳好的位置。Vince,這是捲髮,不會散開的。你記得我們小時候---我的頭髮一直都看起來很糟。」

「不,沒有,」Vince說,「別那樣講,你[i]很[/i]完美,不是嗎?」

「嗯,」Stuart說,戲劇化地嘆氣,「總要有人是完美的嘛。」他笑了,「說真的,你想要我買髮刷嗎?」

Vince聳肩,「你喜歡有人梳你的頭髮嗎?」

「如果你梳的話,我會喜歡,」他笑著,手指擦過Vince的下唇,「你和你可愛的小小戀物癖。」

「閉嘴,」Vince輕咬他的手指,「那不是戀物癖,我受不了那個他媽的字。」

「Vince,我討厭這樣對你說,但你真的有戀物癖。我現在想想,你老是摸我的頭髮。」他眨眼,戳著Vince的肋骨,「相信我…你有戀物癖,沒什麼好可恥的。」

Vince低下頭靠在 Stuart胸口,嘆氣,「我只是有點著迷,那不是戀物癖。」
 
 -----------------  7/6新增       ------------------------

另一個片段...
Kate在紐約的廣告公司工作,她邀請Brian和Stuart去她家作客,
Kate已經結婚,她丈夫年紀比她大很多,但是很有錢 XD
Brian認識她很久了,而且知道她怕蟲...所以特地帶著裝在塑膠袋裡的蟲去Kate家
以下是Brian和Stuart 第一次見面
那些沒有翻譯成中文的句子,實在是太....(嗶---以下消音),真的想知道的人請去查字典吧



「把那噁心的東西給我,」她命令,「你一路帶著那天殺的蟲從匹茲堡來嗎?!」

他正要開玩笑地說,那隻蟲是他的新客戶,此時有人走進Kate身後的長廊,Brian立刻認出之前在照片中看過的人,來自曼徹斯特、著名的Stuart Alan Jones。他比照片上要瘦削,而且更好看,眼睛是深藍色的,像切割完美的藍寶石一般閃爍。

「什麼事讓妳尖叫?」他的語調輕柔,帶著悅耳的愛爾蘭腔。

Kate聽到他的聲音,轉過身,她燦笑著伸出手臂,像Vanna White在節目中展示謎底字母一樣,比著Brian ,「這是Brian和他未來的前夫。」她說完開始大笑起來。

他轉轉眼睛,懶得理會她的笑話,「別管她,」他說,「我猜你是Stuart。嗨,Brian Kinney。」他走向前伸出手---沒拿著裝蟲塑膠袋的那隻手,那個英俊的愛爾蘭人和Brian握手時堅定有力,你可以從一個人握手的態度看出很多事,而Brian立刻就喜歡上了Stuart Jones。

「很高興認識你,」Stuart說,「我聽過很多關於你的事,Brian。」

「我猜也是。你來這裡的班機如何?」

「還好。那你呢?」

Brian聳聳肩,看向手中裝蟲的袋子,「這些普通航班飛機比載牛的貨運車好不了多少,但至少很快就到了。Stephani太太?」

「是的?」Kate回答。

「我需要來點酒。」

「你想喝什麼?」

「隨便,我不在意,你們喝什麼我就喝什麼。」

「Stuart和我正在討論酸蘋果馬丁尼,」Kate說,挑逗地抬起眉毛,「大家都想來點禁忌之果嗎?」

「沒錯,我們已經有蟲了嘛。」Stuart說,露出一個可愛的微笑。

Kate去廚房準備酒,在女主人的堅持下,Brian和Stuart回到客廳,坐在那很大的白色沙發上。
 
Brian注意到眼前這個愛爾蘭人的衣服,Stuart穿著黑色運動褲,一雙深色厚襪子,他瘦削但線條完美的身體包裹在一件黑色長袖t-shirt之下,Brian的眼神飢渴地掃視著那毫無贅肉的身體。

"Are you circumcised?" 他問,這句話是試探,但很大膽。

Stuart Jones甚至沒縮一下,「我不會告訴你。」他眨著美麗的眼睛回答。

Brian翻身趴著,下巴靠在手上,「我可以看一眼嗎?」

Stuart直率地看著他,眼神中閃著欲望,「不行,」他說,「你只能用猜的。」

Brian慢慢讓臉上的微笑變深,「我上過一個愛爾蘭人,He had this wonderful, huge uncut cock." 他用手比出一個長度來證明,「棒透了。」

Stuart的微笑變成戲謔的狡猾笑容,「只因為我是愛爾蘭人,你就認為我割過?」

「不,」Brian說,「我只是猜猜。I like to nibble foreskin。」

兩人專注凝視著對方,冰塊在調酒杯裡碰撞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Stuart在長沙發上彎身,肩膀優雅的動作就像貓科動物,他在Brian對面趴下,現在兩人的姿勢一模一樣,「你知道我已經和別人在一起了,對吧?」他抬起左手,手指上美麗的白金戒指閃著光芒。

「Vince,對嗎?」Brian說。

「對,Vince。」Stuart沒再多說。
 
Brian毫無掩飾地掃視Stuart的背,以及他形狀完美的臀部、瘦削結實的腿,「你的身體很棒。」他說。

「我知道,」Stuart笑著說,「但我還是已經和別人在一起了。」

「你說過了,」Brian指出,「那對我有什麼意義嗎?」

Stuart輕笑,很明顯享受這種直率的調情,他垂下眼睛,深色的長睫毛撲動著,「有,那代表我們不會做。」

「喔,是嗎?」Brian挑起眉毛問,「你確定是那個意思?因為你趴下來只為了靠近我,讓我很懷疑。」

Kate慢慢走進客廳,手上拿著兩杯很滿的馬丁尼,小心放在沙發前的桌上。她看到兩個客人如此靠近的趴著,手插在腰上。

「哦,看在他媽的份上,」她不可置信的說,「Brian進門還不到五分鐘!」

Stuart笑了,坐起身,向前拿起玻璃杯,「我們只是在劃清界線,」他說,「沒什麼好擔心的。」

Kate嚴厲地瞪著Brian,「別以為我不會對你怎樣,Kinney。我真的會。」她伸手向後拿起玻璃杯給他,「現在,守規矩一點。」

Brian坐起來接過玻璃杯,大大的淡褐色眼睛裡露出邪惡的笑意。
 



如果我有空...
如果有人想看其他片段  ←有人嗎?
會考慮再翻譯一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