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半截翻譯

Wilson在醫院餐廳和女病人吃飯(她之前做完癌症化療好長一段時間因為副作用無法吃東西)
House又做了不用大腦的事:他以為Wilson習慣性過度關心女病人,於是把手上餐盤裡的食物整個倒在她身上。
Wilson雖然知道House一向態度不好,但是這次太過分了,House事後無論如何道歉Wilson都無法原諒他。最後House答應Wilson怎麼處罰自己都無所謂。Wilson想出個非常邪惡(?)的主意,他要House當天晚上全聽自己的話。這好像會發展成PWP之類…(噗),其實Wilson知道House絕對受不了任何不是出於自由意志的事,而且他討厭被別人控制。所以Wilson還問了好幾次,如果House不願意可以反悔。
結果…House對Wilson說:我一開始答應你,是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
好啦…這篇還是有NC-17的,但那不是重點 XD
 
標題:Trust Issue
作者:Medic_girl
原文出處:
 
 
 
他們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兩人都在想著今晚發生的事。如同往常,House那有如噴射機般迅速的思緒又先出現,「當Stacy---」

Wilson打斷他,「你不需要說出來。」

House側身用手撐著頭,「不,我要說,沒什麼別的原因,只因為你需要聽著個,你才會了解。」

Wilson緩慢地點頭,「好吧。」

House躺回去,這樣他就不用看著Wilson的眼睛說話,「我信任Stacy,完全信任。不只是身體上,還有…內心。但是遇上她該証明我值得信任她的時候,她把兩者都破壞了。我發誓絕對不會再那樣相信任何人。

Wilson屏住呼吸,不確定現在情況會怎樣。想到剛剛自己把House綁住,這非常可能會有糟糕的後果。

House繼續說,「我知道那個決定對她來說很困難,但事實是,她屈服在壓力下了。我對人的信任要讓對方付出很高的代價,帶著這種重擔是不公平的。大部分人會垮掉。」

「我不會,」Wilson說,心在狂跳著。

House無視他,「我不會問你,當初你會怎麼做,因為我不確定自己想知道。但是你得了解,我的信任有什麼代價,那會很痛苦,非常痛苦。」

Wilson坐起身,手按在House胸口,感到他的心臟跳的太快了,「那件事的後果我知道,我看到她對你做了什麼,你的信任讓她付出多大代價。以及我會付出多大代價,我接受這個。」

House深吸口氣,「即使那會讓你垮掉?」

他現在沒有閃躲Wilson的視線,反而仔細盯著,Wilson並未迴避那像是測謊器一般的眼神,說出實話,「我寧可在傷害到你之前,讓它壓垮我。」

House眼中某個眼神柔和下來,就像他想要相信。他還需要更多証明,所以Wilson繼續說,「即使你不想知道,你也需要知道。我不會像她那樣做,你可能撿回一命,但是某些重要的部份已經毀了。我會尊重你的意願,即使我知道風險。」

House坐起來,「真的?你不只是在說我想聽的話?」

Wilson堅決地搖頭,「絕對不是,」 他垂下視線,剛剛說出口的話讓他覺得反胃,「我寧可讓你喪命也不會破壞你的信任,即使那樣做就像殺了我一樣。」

House搜尋他的眼神,想找出任何說謊的跡象,完全沒有。所以他躺回床上,「我猜考驗結束了。」
 
Wilson靠向他身邊,「那不是考驗。」

「是,」House回答,「但是沒關係,你過關了。」
 
--------------------------------
 
 
作者寫House說他對人的信任代價很高,我完全相信。
醫療代理人可以由當事人特別指定,完全無血緣關係的朋友或同事也行,但是必須事先簽署文件,一旦指定之後,醫療代理人的權力會超過任何直系親屬或配偶,並且視同當事人親自簽署醫院的任何同意書,無論後果是什麼,不能因此而提出告訴指責醫療代理人。
一般人很少會指定醫療代理人,因為法律上承認配偶是第一順位,再來是直系血親(父母或子女)。除非孤家寡人,或是連自己的配偶父母都不信任,才會特別指定他人。House嘛…他和Stacy沒有結婚,但是讓她當醫療代理人,在某種程度上他信任Stacy已經等同配偶一樣了。
因為House是那種「要不就全部,要不就沒有」的人,他大概對背叛非常沒有容忍力。如果當初是再不動手術,十小時之內就會喪命之類的危機情況,Stacy簽同意書沒什麼不對,但是…嗯哼…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