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MP裡絕妙 / 好笑的句子/ 對白

●House發現生命中幾件事有困難。在那短短的名單上是:爬樓梯、關心別人、以及道歉。
上次才和魯蛋討論,House有 "關心病人但是死不承認症候群"
噗~~~~~
道歉...哼哼,聽到他說 I'm sorry 大概和太陽從西邊出來一樣難吧



●Wilson嘆氣,「不知道。我正在想當個逃犯好了,」他挖苦地說,「或許留個鬍子,消失在蒙大拿某處。」
 House想忍住笑,但失敗了。有Wilson在的時候,總是很難忍住。「你留鬍子看起來有夠討厭…嗯,你大概連鬍子都留不起來。我看過你幾天沒刮鬍子的樣子,像是長疥癬的動物。」
我必須承認...House很少笑,尤其是真正高興的笑。Wilson 是少數可以讓他笑的人



●「你還在生氣我向Tritter提出的協議。你想懲罰我?或許在聖誕夜自殺,讓我去發現屍體?那是你想要的?」
「我沒有想要自殺。」House冒出一句。
 「沒錯,」Wilson同意,聲音裡充滿苦澀,「你只是不特別在乎自己是不是活著。」
第四季House把刀子插進插座,只為了體會瀕死經驗,Wilson在醫院就說過最後這句...
好可怕,編劇你們有偷看同人小說對吧?????



●愛是---付出,堅定的忠誠,自願的犧牲。Wilson必須承認,這三個條件,自己從未給予任何一個妻子。
友誼--- 嗯,沒幾個人和他分享過,他的妻子們未曾接近過這個層次。
現在看到"自願的犧牲",都會抖一下~~~~~~
Wilson到底為House犧牲過多少? 從第一季就因為在醫療委員會投反對票不讓House被開除,結果落的自己必須辭職


●「Tritter 踢你的柺杖? 從你腳下踢? 在走路的時候?」
「你把我的柺杖鋸斷一半,這有差嗎?」
「你根本是逼我這樣做 ! 我得和你相處好幾年 --- 他只要忍受你五分鐘。」
這段對話有多絕妙就不必提吧?
完全可以想像他們兩人說這些話的樣子



●「House不知道自己多幸運,」Cuddy 的聲音讓 Wilson 停下腳步,她帶著嫉妒的讚嘆看著他,「每個人都應該這麼幸運。當然,正常人不需要幸運到這種程度。」
「每次他做了冒險的蠢事,然後你被拖下水,我會想---這該是極限了,該是Wilson 劃清界線的時候。但你從來沒有。」她投降般地舉起手,「祝你好運。」
這段話也是貼切的令人毛骨悚然.....

--------------------------------------------------------


「我當然要管這些事。」Tritter陰沉地說,幾乎是貼到Wilson身邊,Wilson反射性地退開,「你小小的婚禮騙局沒效的。你不上證人席,就是進監獄。」
當Tritter轉身走開後,那距離遠到足以製造尷尬氣氛時,House在他身後大叫:「他是我的!你不能動他!」

他是我的 ! 你不能動他 !       這句話當初我第一次看幾乎拍桌狂笑,其實House是占有欲很強的人吧,
無論佔有的對象是他的Vicodin , 食物 , 或是Wilson....



但Wilson心中不講理的部分認為:自己才有獨家權利向House抱怨。這些幾乎不認識House的人怎麼可以享受在他面前抱怨的樂趣,而自己卻已經忍受House超過十年?
抱怨的樂趣...噗噗噗
Wilson你認了吧



●帶著男孩子氣的Wilson,和漂亮前妻第二號。那時他們剛結婚不久,不過House在他們訂婚時就知道這無法維持下去。甚至照片上的Wilson似乎也知道第二次婚姻會了結,因為照片中他靠著的人,不是自己的新娘---而是House。
回憶起這段,讓我有強烈的怨念,想看這張照片
雖然英文原文並沒有很複雜,但是我琢磨了好久才翻譯出最後一句  "因為照片中他靠著的人,不是自己的新娘---而是House。"


-------------------------------------------

事實上,House從他身旁的人身上得到的忠誠,幾乎像是啟發,同時也很嚇人。House大概可以領他們越下懸崖或入侵波蘭,而不失去Wilson和屬下的支持。
無法忍受House 的人早就逃之夭夭了XD
三隻小鴨已經算是特例,雖然他們心裡一定也常常碎碎念
有勇氣(?)留下來待在House附近的人,就某種程度來說是怪人吧?


會惹惱他人的個人習慣---根據House的說法,他自己一個也沒有,而Wilson有一大堆。
完全是House思考的模式(嘆)


「他…很聰明,」House笨拙地繼續說,「他幽默風趣,從不乏味。他很好玩,我…我和他在一起的快樂,勝過和任何人在一起。」House瞥著Wilson,接著迅速轉開......快要因為緊繃而窒息的House加上一句:「他讓我笑。」
嘖嘖~~~~~~~他讓我笑,連這四個簡單的字都意義深遠


總認為House是個愛逼迫人的混蛋。Wilson預料到自己會被擺佈、被罪惡感利用、以及無休止的諷刺,....當然,這些都有先決條件:必須讓House願意到床上才行,Wilson的想像中,這件事大約和一隻熊角力差不多,因為自己有被殺、被吃掉的危險性。
狐狸還是要假裝一下..."我怕熊 ! "
其實狐狸根本不怕


●「你等一下還是要脫掉衣服的。」Wilson說,House已經第三次拍開他伸過去的手了。
「你有辦法的話就讓我脫掉啊。」House像小孩子一樣回答。
「我現在就要脫啊,你有什麼問題嗎?」
除了拇指之外,真想不出還有什麼稱讚詞...作者太強了
第二句話可無限引申,範例:
你有辦法的話就讓我自動去看門診啊
你有辦法的話就讓我去見病人啊
你有辦法的話就不要開止痛藥給我啊
你有辦法的話就找律師來告我啊
你有辦法的話就想出更好的診斷啊



●幾分鐘後,House把Corvette倒車出來時,Wilson加上一句,「再說,如果你死於機車車禍,之後你怎麼能上我?」
House猛然踩下煞車,輪胎發出尖銳的吱吱聲,他臉紅了,那表情真是千金難買,「我要撞爛這輛車。」
這句話讓我升起無限怨念的原因是,我想看House臉紅啦啊啊啊阿~~~~~~~(打滾)



(以下不定期更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