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 House同人 : Wilson的新眼鏡

芒果亂入:請配合RSL戴眼鏡的照片一起看
 


-----------------------------------------------------------------------------------


「別盯著我看。」

「我沒有。」

「你有,我可以感覺的到。」

「接下來你就會告訴我,你可以看到死人。」

「我沒告訴你嗎?我配眼鏡時,特地要求『看到死人』的那種鏡片。」

Wilson說的沒錯,House一直盯著他看,因為他戴了讀書用的眼鏡。
 
Wilson坐在地上,背靠著沙發前面,正在讀平裝版的Whitman詩集Leaves of Grass,那是他在傍晚買的幾本書之一。為了慶祝自己有新眼鏡,他拖著House一起去書店,能夠不用再瞇著眼、或以奇怪的角度看書感覺很好。
 
剛開始,Wilson對於看書需要眼鏡這件事很不自在,像是預示自己變老了,他還沒準備好要面對這個。更糟的是,他討厭承認(即使是對自己),有點擔心戴上眼鏡看起來會變成怎樣。別人如何想Wilson不是很在乎,事實是他不希望House覺得自己戴眼鏡看起來很糟。自從在眼鏡店裡,Wilson拿起眼鏡之後,就發現House一直盯著自己看,這讓他很緊張。

Wilson其實不需要擔心。

在昨天之前,House完全沒發覺,一個人戴眼鏡可以這麼性感。或者只因為是『Wilson』戴著眼鏡,管他呢,那副眼鏡有銀邊,鏡片近乎長方形,讓House想做一些『邪惡』的事情,包括脫掉Wilson的衣服---只留下眼鏡。
 
「是不是變熱了?」House大聲問,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怎麼可能會熱?外面是零下,而且你在吃冰淇淋。」

House躺在沙發上,吃著一品脫裝的Ben & Jerry的巧克力碎片餅乾冰淇淋,Wilson說的沒錯,自己只穿著牛仔褲和短袖t-shirt,吃冰淇淋應該覺得冷,但沒有。

他又偷瞥了坐在地上的Wilson一眼,從這個角度,白色襯衫的V形領口讓他清楚看到Wilson光滑的胸口,正隨著專心讀著詩集而起伏著,Wilson會因為某些詩而心情變好,House很清楚。Wilson在書店裡挑了Whitman的詩集時,House很高興---這代表自己今晚會很幸運。

Wilson可以感覺到House又盯著自己,他的呼吸因此變的有點沉重,難以專心在書上:他已經看了同一段落四次。他微微搖頭,想甩開雜念,大力往上吹了口氣,垂在前額的頭髮微微飄起。

House露出微笑,知道Wilson會這樣是因為他開始分心了,該是找點樂子的時候。
 
Wilson聽到House推開冰淇淋桶,開始有點不耐煩,但接下來,一隻湯匙出現在視線裡--- House舀了一口冰淇淋給他吃。

House看著Wilson慢慢轉頭,眼睛仍然盯在書上,稍微張開嘴讓湯匙伸進去,然後合起嘴,幾秒鐘後,House慢慢抽出湯匙。

Wilson感覺到融化的冰淇淋中夾著的餅乾碎片,開始懷疑起來---從House那裡得到冰淇淋裡的餅乾碎片,通常比要他放棄電視遙控器還困難。這人吃東西時很自私,現在一定是別有目的;Wilson知道House喜歡什麼,很容易就猜出那個『目的』。

「好吃吧,嗯?」House問。

「嗯---哼…」Wilson含著冰淇淋說,他故意伸出舌頭舔著一邊嘴角…是House可以看見的那邊。接著他嘆口氣,翻了一頁書,雖然根本一句都沒看進去。

House皺眉,Wilson可能會整晚都在看那本蠢書,他現在必須換個策略。

Wilson感到House的手指輕輕掃過自己後頸的頭髮,他知道這會讓Wilson瘋狂。
 
當然,對Wilson來說,迂迴這一招對自己和House都一樣很難受,但他忍不住就是要試試,House有辦法激起Wilson好勝的那一面,無論情況有多荒謬。

「嗯…」Wilson像是滿足的低語著,同時他繼續看著書。

這讓House有點不耐煩的轉著眼睛,他原本很得意Wilson忙著看書沒感覺到。再說,書怎麼可能見鬼的那麼有趣?他把冰淇淋桶放在旁邊桌上。

「唸給我聽。」

Wilson聽到這句嚇了一跳,不只是因為他沒真正在看書。他抬頭看了House一眼,確定對方不是故意嘲弄自己,House只是平靜地看著他,Wilson露出小小的微笑,轉回書上。

「Okay,讓我看看...」Wilson低頭,很興喜的發現他最喜歡的一段就在眼前,他稍稍撫平書頁,開始唸。

"I stand with drooping eyes by the worst suffering and the restless,
I pass my hands soothingly to and fro a few inches from them;
The restless sink in their beds....they fitfully sleep..."


即使Wilson唸書的聲音確實很吸引人,他繼續唸著那無止盡的詩時,House幾乎沒有在聽。很怪異的,這首詩似乎是關於每個人,還有他們的祖母在睡覺,House現在想做的是…嗯…和Wilson睡覺。實際上,愈快愈好,他兩手放在Wilson的頸部和肩膀上,輕輕按摩著。

Wilson繼續唸,但是發現很難假裝自己沒感覺到House的手沿著頸背摩娑著,他的聲音瞬間有點發顫,但是清清喉嚨繼續唸。

House認為,Wilson那斷斷續續的聲音,性感等級只比戴著眼鏡低那麼一點,他往沙發邊緣移近了點,好讓自己的手滑進Wilson的襯衫裡,撫摸著他的胸口,低下頭把鼻子貼在Wilson的耳朵上磨蹭,引出Wilson低聲呻吟。

Wilson讓書滑到大腿上,轉頭貼上House的唇。

House感覺到Wilson發出嗚咽的聲音,輕笑出聲。

「混蛋,」Wilson在親吻中喘著氣說,他突然想起自己還戴著眼鏡,伸手想拿下來,但House阻止他。

「戴著。」

Wilson訝異地眨眼,「是因為那樣?」他嘲弄地說,感覺自己又佔上風了。接著House再度吻熱切的住他,Wilson順從了---等一下還有很多時間來作弄House呢…
 
 
 
 
全文完
 
芒果的廢話:
影集裡沒有Wilson戴眼鏡太可惜了(淚奔),RSL真的很有氣質
Wilson念的那首詩,出自The Sleepers,這首詩很長,很…妙,胡亂看網路上的解析,似乎是Whitman在詩中化身各個不同角色睡覺時的狀態,主要想表達一種『神入』的境界。(其實是我看不懂啦,所以就不翻譯,以免破壞氣氛)
這段要配合RSL念有聲書的感覺(笑),他的聲音也很好聽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