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PN同人翻譯 Eventuality

隔天早上,Sam的咖啡喝起來不太對勁,他把自己的杯子推的離Dean很遠很遠,然後在Dean站起來去拿番茄醬時,故意把Dean那杯打翻,因為Dean的第84種死法,是氰化物中毒。當他們吃完早餐,Sam發覺Dean的咖啡可能根本沒問題,因為自己一站起來,就感覺整個房子開始旋轉。他往前走了兩步,突然發現自己很累很累,不確定是否能保持清醒走到車上,Dean看起來有點愧疚的樣子。

「Dean,」Sam在半睡半醒的情況下盡力用憤怒的口氣叫他,Dean一手環抱住Sam的肩膀,扶他向門口走去。

「抱歉,Sammy,」Dean說,聽起來不太像道歉,「但這趟我得自己開車,沒辦法聽你一路上擔心碎碎念。」
 
Sam知道自己恨死了讓Dean來開車---和Impala有關的死法,見鬼的足以填滿一整個月---但現在他沒辦法擔心這件事,還沒走到停車場前,Sam就睡著了。

直到天黑他才醒來,Dean在駕駛座那邊伸過手來搖他的肩膀,Sam非常惱怒Dean竟然對自己下藥,但他現在不知道為什麼車子停在郊區的一棟房子車道上。

「案子?」Sam昏沉地說,Dean搖頭。

「我打電話找人幫忙,」他說,「進來吧,我煮晚餐。」

自從小時候起,Dean就知道怎麼煮飯,Sam離開史丹佛大學一兩年前,卻再也沒見過了,Dean在設備齊全的廚房裡忙碌的景象,非常怪異,以致於過了二十分鐘Sam才注意到,兩個月以來,自己第一次沒有憂心忡忡。Sam幾乎已經看過Dean各種可能的死法,但沒有一個包含Dean在廚房做chili。
(芒果亂入:chili不知道中文要翻譯成什麼,像是一種肉醬,有時候混合豆子煮成泥狀,但我可以保證,它排的上所有美式食物最噁心前三名,相信我,吃一次就能得到這個結論)

「你醒了沒?」Dean說,爐子上的食物正在慢慢燉煮,他靠在Sam旁邊,廚房的桌子上,一邊翻弄著桌上的鹽和胡椒瓶。

「我不敢相信你對我下藥,」Sam說,「萬一…」

Dean兩手插在口袋裡,「聽好,」他說,「我沒在這裡死過,對吧?」

「真的沒有,」Sam說。

「那你或許可以別再天殺的想那麼多。」Dean說,繼續攪著chili。



-------------------4/22更新的分隔線--------------------------


這句話蠢死了,Sam很生氣,但他倒是很高興能夠在餐桌前,用真正的碗和銀餐具吃飯---上一次Sam記得用真正的盤子吃飯,可能是在Palo Alto的時候。Dean吃完晚餐看著液晶電視上的電影,Sam則是在洗碗,甚至後來Dean去洗澡他也覺得沒那麼擔心了,因為Dean讓浴室門開著,只關了裡面淋浴間的門---玻璃的,代表他不會被塑膠浴簾勒死。

直到Dean躺在他旁邊的床上,Sam才真正想到,自己可能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Dean實際上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嘿,」Dean有點訝異地說,「你在發抖,」Sam翻過身,在Dean能推開他之前靠了過去。

「Sam,」Dean說,「Sammy,」有十秒鐘左右,Sam想著自己會被推下床,但Dean稍微靠近了點,手臂環住Sam的背,那溫暖熟悉的感覺隔著t-shirt傳過來。

Dean沒再多說什麼--- 沒有愚蠢的安慰、或是一切都會沒事,只是靠在Sam旁邊,讓他慢慢感受這一切:Sam的手按在Dean的肋骨附近,Dean的心跳在他手掌下很真實,以及正常人該有的體溫,Sam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在自己肩膀附近,這很恐怖,因為Sam知道那有多脆弱,但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可以對「Dean沒事」的情況有點信心。

Dean一隻手環在他脖子後,Sam覺得很平穩安靜,因為Dean沒有開愚蠢的玩笑,或是迴避話題,Sam靠在Dean的脖子上,慢慢吐出一口氣,聞到那熟悉的洗衣精氣味,和天殺的Irish Spring肥皂味---他們從小就在用了…一切都真的會沒事。

Dean讓Sam靠在身邊比Sam認為他能容忍的還要久,然後Dean稍微退開,但Sam甚至沒抗議,接著他又靠過來。

「不能呼吸了,」他說,很有耐心的靠在Sam旁邊。

這是他們幾年來最靠近的一次,自從Jess死後,Sam不曾再和人如此親近,他可以感覺到兩人碰到彼此的每一個地方…Dean的腹部靠著他的,兩人的肩膀也是,Dean的大腿靠在他的大腿外側,Sam不再抗拒那長期存在的疏離感---自從一切開始後,自從他回來後,整整一年,腦中的一部分都在告訴他,要在心碎前收手,要徹底放棄---大約是第200天的時候--- 為了讓Dean避開死亡,覺得一切都不可避免,沒有希望。

「我沒事,」Dean最後說,Sam抬起頭看,的確是這樣。

當Sam吻他時,Dean發出吃驚的聲音,完完全全、令人安心地傳進Sam的身體裡,Sam的手捧住Dean的臉,那是幾乎可以把他融化的溫度。

「嘿,」Dean說,Sam知道用嘴和手來表達,比單純的言詞更容易,當Dean回吻時,一切都變的清晰、明顯、令人安心,Sam可以感覺到好久以來第一次能放下心。

Sam把那鬆一口氣的感覺吻在Dean的嘴角,很得意又溫和,Dean張開了嘴,兩人呼吸的氣息交融,很自然平順,Sam沒有再更進一步,只是讓Dean舔著自己的下唇,一手環在背後,他感覺到Dean在笑,抵著他的肩膀推開一點好能呼吸。有點距離沒關係、放手也沒關係,Sam感到一年以來都沒有的安心,願意相信天不會塌下來。

「你不會再緊張兮兮了吧?」Dean說。

「嗯,」Sam說,「我想不會了。」
 
 
 
 
 
全文完


最後翻譯已經進入不知所云的境界,沒有愛真的很難啊~~~(抱頭)
魯蛋你原諒我吧(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