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GA同人翻譯] Eyes Wide Shut

 -----------------------------------------------
 
John清醒的時候差點叫出來,但他忍住了,嘆口氣用手蓋住臉,移動頭部時微小的動作都讓頸部的傷口痛起來,他小心的伸出一隻手按著癒合的地方,感覺到微微凸起的疤痕,他想起自己差點因為那隻該死的蟲而喪命,就覺得一陣冷顫。
 
John推開被單起床到浴室,熱水讓那種緊繃的感覺減少了一點,自從那隻蟲黏在他身上才過去了一星期,他還是覺得很糟,而且睡不好。當然,他絕對不會對任何人說出來,尤其是Beckett,他要John每天都來檢查一次。John嘆口氣把水轉成冷的,他需要讓自己清醒一點,一分鐘就夠了,然後他走出浴室穿衣服,還不能恢復出任務,就沒必要穿制服,所以他套上一件T-shirt,長褲,穿上靴子,還有槍套,雖然大概暫時不會離開Atlantis,但去哪裡至少都要帶個武器,在Atlantis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很難講。
 
他離開房間,往Weir的辦公室而去,想看看能不讓她同意自己今天出任務。或許可以說服她之類的,雖然John一開始就知道她才是佔上風的人。他只是想到陸地上探險一下,Teyla的族人仍然分散四處開始定居下來,Elizabeth從Atlantis派出小組人員去幫忙,John認為這種事不可能會讓自己再陷入什麼麻煩。
 
所以當他走進轉送機時微笑著,但他突然感到頭暈,要扶著牆才勉強站直,暈眩很快消失,接著而來的是太陽穴那熟悉的抽痛,他嘆口氣按住頭,頭痛是三天前開始的,而且愈來愈糟。又是一件必須瞞住Beckett的事,這代表他甚至不能要些阿斯匹靈來吃。
 
轉送機停下後門開了,John走出去往控制室的方向,很高興發現Elizabeth是單獨在辦公室。她看到他走近時從電腦上抬起頭,「有空嗎?」John問。
 
「當然,」Elizabeth讓他進來,接著仔細看著他,「你覺得怎樣?」
 
「很好。」John知道回答愈簡單愈好,無論是不是真話。他裝出個微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揉正在痛的頭,在Elizabeth對面坐下。「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去幫忙在陸地上的任務?」
 
Elizabeth抿著嘴唇,往後靠在椅子上,她凝視了他一會兒,然後搖頭,「我不認為你可以。」
 
John不想聽到那個,「為什麼?」他問。
 
「首先…你甚至連內勤工作都還不能做。」Elizabeth說。
 
「那只是形式上,Beckett擔心太多了,我沒事。我現在很無聊!」John站起身開始踱步,這對頭痛沒有好處,但他無法平靜下來。
 
Elizabeth看了他一會兒,接著低聲說:「我們差點失去你,」
 
John聽到她的話縮了一下,他仍然很難接受自己真的死過一次,想到就毛骨悚然,「現在我沒事,好嗎?我已經休息了一星期,我想要做點事,什麼都可以。」
 
「你需要去見Beckett,如果他說你可以,我再考慮讓你做點事,好嗎?」Elizabeth的語調溫和但是堅定,她的手臂在胸前交叉。
 
「找些事做是指出任務,或者辦公室文書工作?」John開始愈來愈容易看穿Elizabeth,她的讓步就只有這麼多,絕不妥協,而她也可以看穿John。
 
Elizabeth聳肩,「我們之後再談,如果醫生說你可以的話。」
 
John知道什麼時候該讓步,他點頭,然後走向門口,「馬上回來。」他回頭說。就算得用懇求、恐嚇或甜言蜜語的手段,他都一定要讓Beckett允許自己出任務才行。
但才走到一半,膝蓋一陣發軟,他伸出一隻手撐著牆,等著暈眩感覺過去,嗡嗡的聲音在耳中迴響,像是上千個聲音同時低語,愈來愈大聲,讓他的頭更痛,接著聲音就停了,像出現時一樣突然,John靠著牆慢慢坐下去,他的頭仍然鈍痛,同時感到想吐,他抬起手按著臉,發覺皮膚上都是冷汗,「太棒了…」John抱怨著,他知道如果現在這樣被看到,Beckett會知道,那就別想讓他相信自己沒事了。現在去醫護室不太適當,所以John只好回房間,一進去就倒在床上,閉起眼睛,令人安心的黑暗覆蓋過來,一瞬之間他就睡著了。
 
---------------------------------------------------------------------------
 
燈光閃爍時,McKay在實驗室裡,「那是怎樣?」
 
Zelenka在附近的桌上工作,「什麼?」他把眼鏡推回鼻子上。
 
「燈光在閃,你沒看到嗎?」McKay站起來指著燈,這時燈又開始閃,他按下耳機,「Elizabeth?」
 
「是的,Rodney。」她的聲音在無線電裡不太清楚。
 
他看著燈光又閃爍起來,「你在的地方有系統問題嗎?」
 
一陣安靜後,「如果你指的是燈光在閃,那沒錯。」
 
「我就是說這個,還有別的問題嗎?」
 
「沒有….等等!」Elizabeth的聲音有點模糊,她轉頭去和別人說話,然後又回來,「我們有麻煩了,Rodney,你最好來一下控制室。」
 
Rodney不喜歡聽到這種情況,「怎麼搞的。」
 
「我們剛剛斷線了。」Zelenka回答,他敲了幾下電腦上的鍵。
 
「不妙,」Rodney不自覺扭著雙手,他強迫自己停下來,「我馬上到,Elizabeth。」他說完後跑出實驗室,Zelenka跟在後面。
 
--------------------------------------------------------------
 
耳語的聲音把John吵醒,他翻身用枕頭蓋住耳朵,但那聲音從腦內傳來,所以一點用也沒有,他咒罵著坐起身,拍打枕頭重新躺下,他很累卻又焦躁不安,頭還在痛,現在他真的願意為了Tylenol不計一切代價。但是沒有去見Beckett就不可能,而他還不想承認頭痛的事。
 
John踢開床單,翻身趴著,全身又熱又黏,溼氣好像附在皮膚上,雖然現在他身上只穿著內衣。剛開始他打瞌睡時,外衣都沒脫,槍套也還在大腿上,翻身壓到之後,他起來脫掉衣服又躺回去睡,接著就開始覺得冷。
 
John後來才發現,不是自己的體溫,是房間溫度很怪,自從被蟲咬之後,剛開始幾天他在發燒,所以可能只是後遺症。但現在房間裡的空氣熱的令人窒息,John起床到浴室,打算沖澡然後去找Rodney談關於空調的事。他們還沒搞懂房間這類單獨區域是怎麼運作的,雖然Rodney認為可能和基因有關。
 
冷水在皮膚上個感覺很好,John希望自己不用離開浴室到外面熱死人的房間,但愈快告訴Rodney這件事愈好,所以他很快洗完,回到房間穿衣服,但突然察覺溫度變涼了,很涼,讓他有點發抖,「搞什麼鬼…」John迅速穿上衣服走出房間。
 
他到了Rodney的實驗室,Rodney一臉疲倦,「你還好嗎?」John問他。
 
「不好,」Rodney從筆記型電腦上抬起頭,盯著Sheppard,「我搞不懂到底怎麼了。」
 
「你是說暖氣?」
 
Rodney眨眼,「什麼暖氣?」
 
John作了個鬼臉,察覺大概只有自己的房間才這樣,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呃…算了。你找不出原因的是什麼事?」
 
「燈光暗掉,還有星門沒辦法啟動。」Rodney看了Sheppard一眼,很明顯的認為這問題很蠢。
 
「什麼時候發生的?」John很訝異。
 
Rodney嘆口氣,瞥了下手錶,「大概兩小時之前,很奇怪的是,它自己修復了。我只是搞不清為什麼會這樣,快煩死了。」
 
John點頭,「我猜也是。」
 
「你有事,或者你只是來這裡煩我?」Rodney似乎發覺少校是有原因才會出現在這裡。
 
「或許都有,等我回來再談,」John回答,他需要和Elizabeth談談。她在辦公室裡,低頭看報告,John敲門,她抬頭示意他進去。
 
「Rodney剛剛告訴我燈光熄掉,星門無法啟動,你為什麼沒叫我?」


--------------------------   5/23更新   --------------------------------


Elizabeth看著Sheppard,「你在睡覺,Beckett說你需要休息。」
 
「Beckett?」John有點疑惑,一邊倒向最近的椅子上。
 
「他通知說你沒去醫護室時,我正好要他去看你,」Elizabeth兩手交叉放在桌上,「你覺得還好嗎?」
 
「我說過我沒事,你應該叫我的。」John不悅的說
 
Elizabeth靜靜地笑了,「如果有安全上的顧慮…我會叫你,相信我。但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至少到目前為止。」她仔細看著他之後,笑容漸漸消失,「你看起來很累。」
 
「我猜大概是吧。」承認這點讓他覺得很挫敗。
 
「去見Beckett。」Elizabeth的語調很溫和,但這無疑是個命令,不是請求。
 
John站起來,「好吧,」他知道現在不該和她爭辯,既然都要去醫護室了,可以順便要一些阿斯匹靈,如果頭不痛的話,大概就能睡好一點,不再做夢。John走進轉送機時顫抖了一下,每次他閉上眼睛,最後就會夢到那隻黏在脖子上不放的蟲,夢到Ford用電擊器讓他心跳暫時停止,只不過在夢裡,自己卻再也沒醒來。
 
John按下轉送機裡醫護室所在的區域,門關上之後他等著…等著,皺起眉頭,轉送機通常只花幾秒鐘就會到目的地,他早就應該到了。
 
他轉身看著顯示器,樓層是對的,但門沒打開,John按著門旁邊的鈕,通常是自動開啟的,但他知道也可以手動開,現在卻一點動靜也無,「搞什麼鬼?」John再試了兩次,還是不行,他絕對沒有幽閉恐懼症,但突然覺得牆好像向自己身上壓過來,接著他聽到了,那個在腦中迴響的低語,John用手蓋住耳朵,心裡命令那個聲音停止。
 
但低語聲沒消失,John生氣起來,想也沒想就踢向門,接著就感激地想起自己還好穿著靴子,他大力往控制面板上打下去,還是沒動靜,雖然他本來也不認為會有用。接著他做了一件平常很少做的事,閉上眼睛想著要那扇門打開,這實在是非常手段,但他想出去。原本不認為會有效,但很令人訝異的,門發出『呼』的一聲,他睜開眼睛時,門打開了,「又一件該告訴Rodney的事。」John一邊走出去一邊低語,他往醫護室而去,才進門就感到剛剛迴響在腦中的說話聲消失了,但頭痛沒有。John揉著太陽穴,沒注意方向,撞上一個人,「抱歉,」他自動脫口而出,身體卻往後倒。
 
Carson及時抓住John的手臂,「沒事,」他說,「你覺得怎樣?」
 
「我遇過更糟的,」John看的出Beckett的眼神什麼也沒有漏掉,既然這樣就沒必要說謊了,「有治頭痛的東西嗎?」
 
「大概有,」Carson拉著Sheppard到醫護室的檢查檯旁邊,「坐上去讓我看一下。」
 
John縮了一下但照做了,他討厭被醫生檢查,用光照眼睛,儀器、手指碰到他,冷冰冰的聽診器檢查心跳。自從被蟲咬的意外他心跳停過之後,Beckett堅持要定時檢查。John快要受不了這些煩人的程序,但他現在只好認命靠在枕頭上等著。
 
Carson拿過一個筆型手電筒走到他身邊,「你頭痛已經多久了?」
 
「幾小時。」John還不想承認自己頭痛好幾天。
 
「刺痛還是鈍痛?」Carson一邊照他的眼睛。
 
John勉強自己不要閉上眼,「大部分是…鈍痛。」那該死的光開始讓他受不了,鈍痛變成刺痛。
 
Carson作了個鬼臉,把手電筒關掉,「沒什麼異常。」他說。
 
「嗯,那…給我阿斯匹靈?」John的語調充滿希望,他只想吃了藥然後閃人,這裡燈光太亮,他自己的房間比較暗而且沒那麼熱,至少可以睡著等頭痛過去。
 
「我給你注射的止痛藥,」Carson說,「你看起來該好好睡一覺,」他轉身向旁邊的桌子,但當燈光又開始閃爍時愣住了,「噢…又來了。」
 
John滑下檢查檯盯著燈光看,它們再度閃爍然後變暗。
 
正在這時,Weir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Sheppard少校,請到會議室。」
 
「告訴她我馬上到。」John對Beckett說,一邊走向門口。
 
「我會告訴她你在休息,」Carson反駁,想阻止他走出去,「你真的需要休息。」
 
John盯著他,「我沒事。有事情不對勁,我沒辦法放下不管。之後我再回來讓你檢查。」John說完走出醫護室,跑向最近的轉送機。
 
John看著Rodney一邊踱步一邊解釋發生了什麼事,Zelenka不時加入幾句,「所以,結論是什麼?」當Rodney似乎說完之後他問。
 
Rodney瞪了Sheppard一眼,「結論是…我們不知道什麼導致故障,即使到現在,所有功能都仍然無法啟動。星門被鎖死,就是找不出原因。」
 
「不是代碼就是終端問題,對吧?」Elizabeth問。
 
「應該是,但我們找不出來。」Zelenka回答。
 
Rodney嘆氣,「我們不知道問題在哪裡,真沒道理。」
 
John可以看出Rodney很累,這讓他擔心,「我們現在有危險嗎?」
 
「我會說沒有,至少目前沒有。」Rodney回答。
 
「最大的問題是我們還有三組人在外星球,」 Elizabeth說,「他們沒辦法回來。」
 
John聽到這個不怎麼高興,他覺得很無助,這點更討厭。再加上頭在痛,已經到了令人沮喪的程度,差點就想往旁邊的牆打下去,但他克制自己不要憤怒,用平靜的聲音問:「那我們可以做什麼?」
 
Rodney在旁邊一把椅子上猛然坐下,一隻手揉著臉,「我不知道。要再跑更多測試是可以的,現在正在進行,但我不知道該找什麼,看起來沒壞的東西要怎麼修?」



-----------------------------   11/15更新    -------------------------------


 
「繼續試試看。」Elizabeth告訴他,接著對聚集在桌旁的人點頭,「就這樣,大家回去工作吧。」她看著他們走出會議室,轉過頭來看正要起身的少校,「John,你可以等一下嗎?」
 
「當然,」他坐回椅子上,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按額頭,頭痛現在開始換到其他地方。他看著Elizabeth走近,半靠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怎麼了? 除了剛剛我們說的。」
 
Elizabeth仔細看了他一會,「我擔心你,」她最後說。
 
John很訝異,「為什麼?我說過沒事了。」
 
「你看起來很糟,少校,」Elizabeth的眼神和她的語調一樣流露關切。
 
「是頭痛,Beckett已經知道了,」John知道自己像是在辯解,但他不在乎,「嗯…我知道自己不舒服,但我沒事。睡一下就好了。」
 
Elizabeth點頭,「你現在就去休息,」她舉起一隻手阻止他抗議,「修裡星門這件事你幫不上忙,John,你休息到我們要你幫忙時,好嗎?」
 
他還想說些什麼,但了解到是沒意義的。她說的沒錯,星門鎖死他幫不上忙,所以不如去休息。誰知道什麼時候糟糕事又會發生,需要他去解決,「好吧,」John輕聲說,一邊從椅子上起身,對Elizabeth微笑一下後走出門。
 
John再度走向最近的轉送機,他碰到面板上目的地之前遲疑了一下,在心裡罵自己是個笨蛋,門關上後他有點緊張,但再次打開時他鬆了口氣,沒去到錯誤的樓層。他往醫護室的方向走,但一陣暈眩襲來讓他得靠著牆,他想站直但最後滑到地上,快要昏過去前,John覺得聽到有人叫他,像催眠般的低語。
 
他感到溫暖、安全、平靜,像是被包裹在一點也不可怕的黑暗中,有個低微的聲音,不像之前吵雜,而是溫和撫慰。
 
「少校,」
 
John聽到這個從外面傳來的聲音,縮了一下,想要轉開。「我要你現在睜開眼睛,」
 
「不…」John覺得有東西碰他的臉,伸手揮開,但當手腕被抓住時他猛然睜開眼睛,大力眨眼,Beckett關切的臉出現在視線中,醫生正抓著他的手臂,這代表他在醫護室,他環顧四周嘆口氣,「發生什麼事?」
 
Carson做了個鬼臉,放開少校的手腕,「我正等你來告訴我,Bates中士發現你昏倒在走廊。」
 
John模糊的記得離開會議室後頭昏,他抬起手想揉臉,但看到手背上固定著靜脈注射針頭,「呃…我在這裡多久了?」
 
「幾乎一天,」Carson拉過一把椅子坐下,「我沒辦法叫醒你,你有點發燒,一直睡不好,有一陣子我想你又夢到那隻蟲,你抓著喉嚨叫我把它弄掉。」
 
「噢,」John不太高興聽到這個,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些夢。
 
Carson專注的看著他,「我得用鎮靜劑才不會讓你弄傷自己。」
 
John靠著枕頭想坐起來,「抱歉…所以我還要待在這裡多久?」
 
「再一兩天。」
 
「我不能在自己房間裡休息嗎?」John問。
 
Carson沒有立刻回答,似乎在考慮,接著嘆氣,「或許你今天晚上可以回去,如果你聽話。」
 
John有預感自己不會太喜歡Carson接下來要說的話,但他點頭,「我保證。」
 
「說的好像我會相信一樣,」Carson哼了一聲,搖搖頭,「但我給你一個機會,首先你要好好吃一餐,然後睡覺。如果你的體溫沒再上升,我就讓你回房間,但我要安排一個人守在門外。」
 
「什麼…你不相信我?」John開玩笑著說,他知道自己是個難搞的病人,他不是故意這樣,只是厭惡什麼都不能做的感覺。
 
Carson伸手按在他額頭上,「目前為止還可以,我去叫人送食物來,但你別想搞怪。」
 
John點頭,「我哪也不會去,」他看著Carson轉身離開,但大聲叫,「他們修好星門了嗎?」
 
「還沒。」
 
「所以那一小隊的人還不能回來?」
 
Carson轉身搖頭,「不能。」
 
John咒罵了一聲,他沒辦法幫他們,沒辦法讓他們回到安全的Atlantis,「無線電連絡?」
 
「沒有。」Carson看起來同樣擔心。
 
「我可以和其他人見面嗎?」John想要和Elizabeth和Rodney討論
 
Carson瞪著他,「當然不行。我們已經盡一切可能在修復星門,你現在只要好好休息,了解嗎?」
 
John當然了解,他作了個鬼臉,抬起手假裝敬禮,「Yes sir。」他看著Carson對自己搖手指,然後轉身走出去。John一確定醫生已經走遠,立刻拔掉手上的靜脈注射針頭,滑下床時差點站不穩,他不再覺得頭暈,只是有點虛弱,這沒什麼。頭痛也消失了,至少大部分消失,只剩下太陽穴兩旁隱隱作痛,但可以忽略。他想找自己的衣服,卻發現找不到,這代表得穿著病人服溜出醫護室,還好他仍然穿著襪子,能安靜的走路。
 
醫護室裡很神奇的沒什麼人在,John溜出去走到轉送機,幾分鐘後他在自己房間裡換上平常的衣服,他知道Carson會很生氣,但那可以等一下再處理,他擔心的是無法回Atlantis那三個小隊。穿好衣服後他去Rodney的實驗室。
 
「我放棄 !」
 
John在門口就聽到這句,他看到Rodney拿起什麼東西丟出去,咚一聲撞上牆,「那樣沒用,」他輕聲說,一面走進實驗室裡。
 
Rodney瞪著他,「我又沒有問你,」


 -----------------------------   11/20更新    -------------------------------


我可以幫什麼忙?」John不想和Rodney爭辯,現在不是時候。
 
「你不是應該在醫護室?」Rodney反問。
 
John縮了一下,「你不說我就不說。」
 
Rodney想緩和氣氛,「聽好…你什麼也不能做,沒人想得出辦法。所以你何不回醫護室,至少在你昏倒之前。我才不要被你絆倒。」
 
「謝謝你關心,」John拖長了聲音回答,Rodney想從他旁邊繞過去,但John擋住他,「我們一定可以想出辦法的 !
 
「你以為我沒試過嗎?」Rodney大叫,「”沒人有辦法”這句話你是哪裡不懂,少校?」
 
John瞪著Rodney,生氣他竟然這樣就放棄還用吼的,「我所知道的是你放棄了!」他自己的聲音也很尖銳,但沒那麼大聲,他想說出重點。「我們的人還在外星球,Rodney,要想辦法帶他們回來!」
 
「我沒在開玩笑!我當然知道!如果我能修好…早就修了,但什麼方法都沒用!」Rodney說。
 
「到底哪裡不對勁?」John問。
 
「沒什麼不對勁!」Rodney咒罵著開始踱步,「我們找不出星門可能被鎖死的原因,現在你懂了嗎?」他邊說邊走向門口。
 
John還沒準備讓這件事就這樣過去,「McKay,回來!」
 
Rodney繼續走,「你有辦法的話就阻止我啊!」
 
甚至在John還沒想到那個念頭之前,門呼的一聲關上,McKay直接撞了上去。
 
「噢…噢!我的鼻子!」Rodney叫出來,捏著鼻子,他轉身瞪著Sheppard,「打開那該死的門!」
 
「不。」John聽的出自己聲音發顫。
 
Rodney一臉震驚,「不? 你說『不』是什麼意思?」
 
John走向門邊,碰了一下,然後轉頭看Rodney,「我沒有關上它,我只『想著』要關門…但沒機會。」
 
「你說你沒關上門是什麼意思?」Rodney忘記自己鼻子在痛,不可置信的盯著Sheppard,「當然是你關上的,Atlantis城裡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光憑意念來控制事物,你忘記了嗎?」
 
「我沒忘記。」John退後好坐在附近一張高腳椅上,他的腳感覺很無力。
 
McKay似乎注意到不對勁,「你還好嗎? 或許我該叫Beckett !」他轉身去找無線電耳機。
 
John伸手阻止他,「不…Rodney...」他突然理解到底怎麼回事,如果真的是這原因,實在太嚇人了。不過或許只是巧合。
 
「怎樣?」Rodney擔心地看著他。
 
「我想…是因為我。」John小心地說,他的頭痛起來,但突然間那輕柔的聲音又出現在腦中,他打了個冷顫。
 
Rodney皺眉,「什麼?」
 
John按著額頭,「我想…或許是我關上了星門。」
 
「你在說什麼? 不可能的,我是說…沒有透過代碼和程式那些東西不行,你甚至都不知道星門怎麼運作,對吧?」
 
「對…但我打賭Atlantis知道,」John說著就笑了,自己的念頭和推論真是…瘋狂。
 
Rodney看著John像是他長了第三隻眼睛,「我想我該通知Beckett。」
 
John站起來抓住Rodney的手臂阻止他,接著低聲說,「我希望燈光暗下來。」
 
甚至他才說到一半,燈光就開始閃爍,然後變暗。
 
「你怎麼…怎麼…?」Rodney一句話都沒說完,他只是吃驚地看著Sheppard。
 
「現在你可以離開了,」John想著門,甚至沒命令它打開,但它呼的一聲開了。他顫抖著,在他腦中迴響的聲音聽起來像在唱歌。
 
Rodney臉色發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John希望自己有答案,「我不知道,但我猜…是因為我。」這念頭帶來的震驚像是一巴掌打在臉上的感覺,怎麼可能發生這種情況?
 
「我們需要進一步測試,」Rodney喃喃說,一邊扭著手指,但他的眼神充滿期待,「嗯…現在專心想著把星門的鎖定解除。」
 
「好,」John知道這很重要,如果真的是自己造成的,他得修好,讓那三個小隊的人回來。他閉上眼睛,想著讓星門的動力恢復。
 
Rodney不耐煩地問,「如何?」
 
John睜開眼,「我不知道。」他沒感覺什麼改變,除了腦中的聲音安靜下來。
 
接著Rodney的耳機響起來,他一把抓過,Elizabeth的聲音傳來。
 
「Rodney...星門的動力恢復了。」她說。
 
「太棒了!」Rodney向空中揮拳,轉身看Sheppard「你辦到了,但是…怎麼回事?」
 
John搖頭,「我不知道,」腦中的聲音又回來了,但現在一點也不輕柔,他手按著頭兩旁,想讓那聲音消失。
 
Rodney皺眉,他正要開口時,Elizabeth問: 「Rodney...你在嗎? 你有沒有聽到?」
 
「我聽到了,我馬上過去。」Rodney回答。
 
John聽到他們的對話像是來自遠方一般模糊,突然間四周物體開始旋轉起來,他感到自己往下倒。
 
Rodney看到John倒下去,剛好來的及他在撞到地上前扶住,「該死的,」
 
「Rodney...怎麼了?」Elizabeth問。
 
「找Beckett來,」Rodney回答,「少校剛剛昏倒了。」
 
「馬上辦,」Elizabeth說。.
 
Rodney低頭看著John蒼白的臉,「你別給我死掉,少校,你得解釋剛才怎麼恢復星門的,聽到沒?」但沒有回答,John一動也不動。


  -----------------------------   11/23更新    -------------------------------

John清醒時聽到很多聲音,但不是從他腦內傳來,感謝上天。他沒睜開眼睛,不用看也知道自己在哪---醫護室。他等了一會直到不再胡思亂想,好面對張開眼睛後一定會有的大堆問題。他注意到第一件事是頭痛消失了…完全消失。他輕輕嘆氣睜開眼睛。
 
Elizabeth最先注意到他醒了,走到他身旁,「你覺得如何?」
 
「好多了,」John說了實話,「那三組人?」
 
「安全回來,」她說,「這要感謝你。」
 
John搖頭,「他們無法回來是我的錯。」
 
Rodney走到他另一邊,「你到底怎麼做的?我知道你可以控制一般的東西,但這次你像是進入城市控制系統裡面。」
 
「我不知道,」John看著Rodney和Elizabeth,兩人不太相信的樣子,「我真的說不出怎麼發生的?」
 
「我可能有個解釋,」Carson插嘴,過來加入他們的討論,「我想你傳送潛意識給城市本身。」
 
John想了一下,點點頭,「有道理,就像我能讓jumper上出現狀態顯示。」
 
Rodney沒被說服,「但你為什麼會想鎖住星門? 你喜歡探索新世界。」
 
「沒錯…但Atlantis是安全的,我想的是這個,」現在一切就可以解釋了,Atlantis感應到他作夢時,潛意識裡的恐懼。
 
「我不了解,」Elizabeth繼續問。
 
「被蟲咬那件事之後…我很高興能活著回來,在Atlantis很安全。所以我猜…或許潛意識中我不想離開,也不想冒險讓任何人或東西接近Atlantis。」
 
Carson點頭,「完全合理。」
 
「但你還能控制這些嗎?」Rodney想知道。
 
「我不知道,」John不確定自己真的想知道。
 
Elizabeth拍拍他的手臂,「你何不試試看。」
 
John點頭,「好吧,」他專心想了大約一分鐘,然後看著燈光閃爍暗掉又恢復,「我猜大概還可以,」他微笑著說。
 
「真不可思議,」Carson說。
 
「這以後可能很有用,」Rodney回答,接著開始思考Sheppard這個新能力以後可以用在多少種不同情況下。
 
Elizabeth對John微笑,兩人暫時不理會Rodney的碎碎念,「或許你可以想出辦法控制Rodney什麼時候閉嘴?」她提議。
 
John笑出來,「我會試試看。」
 
「所以你真的覺得沒事?」Elizabeth的聲音和眼神都顯示她很關心。
 
「我很好,」John微笑,「真的,」他沒說謊,他覺得很安全、放心,或許噩夢終於可以消失,「沒有頭痛也沒有聲音。」
 
「聲音? 什麼聲音?」Rodney突然停下來問。
 
John做了個鬼臉,接著閉上眼睛,「我有點累了。」他很明白地說。
 
Carson示意大家出去,「現在讓他休息吧,你們可以晚點再回來騷擾他。」
 
John聽著腳步聲走遠,漸漸陷入沉睡,這次沒有作夢。
但他的確聽到Atlantis輕柔地唱著歌。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