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PN同人翻譯 Guardians of a Rare Thing

 
他們迅速解決那半吊子小鬼口中「還沒死的軍隊」,輕輕鬆鬆,但在最後一個笨手笨腳的殭屍被擺平之後,那死小孩拿著一把12發散彈槍追來,Dean先看到他,反射性的彎身,大喊著 Sam的名字,但Sam正專心把那堆變回屍體的殭屍灑上汽油,來不及反應,Dean同時聽到槍響和Sam的叫聲,看著Sam像慢動作一般倒向地上。
 
Dean長年來的訓練沒出錯;即使在他感到極度恐懼時,他仍然可以精確致命的出擊,Sam倒下去的同時,Dean瞄準了那小子的頭,眼都不眨一下就把子彈射進去。這不是他第一次殺人,甚至也不是第一次殺一個比Sammy年輕的人,但卻是他第一次不覺得自責,現在不會,以後也永遠不會。
 
接下來發生的事一團混亂,從Sam被擊中到Dean跪在他身邊頂多只過了不超過十五秒,但在Dean的記憶裡像是幾小時,不知道他弟弟的生死。當他趕到Sammy身邊,看到弟弟蒼白無力的臉,以及手臂上被子彈擦過留下的傷口,Dean跪下,用自己幾乎都快認不出的聲音叫著Sam。Dean把Sam抱在懷中,然後…不知怎麼的,兩人吻上對方,就像每部俗氣愛情片裡一定要有的場景一樣。
 
Sam的吻像是溺水的人要吸氣,Dean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恢復,同時又鬆了口氣,他同樣激動的吻著Sam。Sam沒受傷的手環住Dean,緊抱著他,兩人親吻直到開始喘不過氣。他弟弟口中帶著咖啡的熱和苦味---無論Sam加了多少糖都一樣---,和明顯的血腥味、以及腐爛屍體上的味道。Dean同時感到震驚、恐慌和興奮。
 
之後他們沒談起這件事。當兩人分開後,Sam抬頭看他,就像是他知道了全部的答案,像是他從以前就一直這樣看著Dean---在去Stanford之前;遇到Jessica之前;在他計畫中完美的大學生活裡,不會包括像Dean這樣的怪人。
但現在有更重要的事得考慮:Dean包紮Sam的手臂,把他推上Impala,一路開到急診室,同時違反所有想的到的交通規則。接著警察來問問題,沒想到這比Dean想像中來的輕鬆。地方當局發現一堆被挖出來的屍體,終於願意相信有個像Jeffrey Dahmer一樣的殺手要準備開始殺活人。他們撤銷了告訴,感謝Dean除掉鎮上的怪物。
(芒果亂入:Jeffrey Dahmer是美國的連續殺人犯,在1978~1991年間曾殺害17人,他入獄後在1994年被監獄內一個犯人毆打致死)
 
幾小時內Sam就出了醫院,Dean被拘留了一兩天,直到他們發現Dean其實才是英雄。Dean一被釋放,兄弟倆就迅速閃人,Dean通常不會對事情後悔,但他有時候希望自己可以多留一下,在那死小鬼的墳上吐口水。之後幾星期,Sam狡詐的為這件事嘲弄他---沒有我就搞不定了,是吧,Dean? 你知道我才是每次用大腦的那個人---但從未提到那個吻,Dean甚至不確定Sam是否還記得。

 
 
--------------------------
 
 
那天和魯蛋討論的結果:所有主角出現兄弟的影集,哥哥都是弟弟奴 ! (蓋章)
(除了SPN,NUMB3RS是這樣,Heroes也是這樣)
弟弟奴的特徵可概括為:
無論弟弟做了什麼事,哥哥都會諒解;
弟弟提出不可思議的要求,哥哥最後都會屈服而答應;
哥哥可以受傷/被綁架/被打,但是…敢對我弟弟罵/打/開槍/或用任何武器者….死!
 
尤其請千萬不要懷疑最後一點 (嘆)


-------------------------     5/1更新          -----------------------------------


第二次,是凌晨三點在Boise一個廉價汽車旅館裡,兩人邊玩牌邊喝Jack Daniels(芒果亂入:一種威士忌),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碰撞聲和斷續的呻吟,忍不住竊笑。自從他們上次真的有去抓鬼以來,已經過好幾星期了,兩人都無聊的要命。
 
他們開了七百英里的車到天殺的Idaho去調查一個吵鬧鬼(芒果亂入:半夜亂開門開窗,弄翻東西搗蛋的那種鬼),結果只是個被女友拋棄的男人。沒有任何值得探查的新案件,更讚的是,Jessica的兩周年忌日剛過,Sam有好幾天一直抱怨發牢騷。
 
Dean無可奈何的買了第五次酒--- 他不認為自己可以在清醒狀況下受的了Sam今晚繼續碎碎念。但Sam很高興和他一起喝,幾口之後,他甚至大發善心願意陪Dean玩牌。Sammy的酒量從來就不怎樣,還沒喝完半瓶他就醉了,玩牌一直輸,下注荒謬的金額,一邊說低級笑話。當免費黃色笑話廣播開始的時候,他輸了1萬3,等到結束時,輸了3萬5,而Dean威脅要把他推到街上去賣身來付賭債。
 
Sam笑著說Dean才是適合穿皮衣皮褲的那種漂亮男孩子,當Dean不悅的瞇起眼睛時,他還加油添醋說出「沒事就和女人調情是故意逞強的象徵」。
忍耐是有限度的,當Sam閃著眼睛加上一句「The Todd」,Dean哼了一聲,把Sam扭向床上。已經好幾年Dean都沒有在打架時佔過上風---該死的Sammy拼命長高---但現在Sam喝的太醉,笑的太大力,沒什麼力氣反抗,Dean輕易就壓住他。
(芒果亂入:純粹不準確解釋,因為光憑The Todd實在不能確定作者是不是指這個:NBC的影集Scrubs,裡面一個醫生Todd Quinlan就被叫作The Todd,這角色性向很曖昧,常常拿男性或女性開玩笑,甚至假裝過自己是同性戀)
 
「你還想再說一次嗎? Sammy?」他說,用那種大哥威脅弟弟的聲音,但Sam只是笑的更大聲說:「故‧意‧逞‧強~~」每個音節都刻意加重,接著…像是沒喝醉一樣,把Dean翻過去,勝利般的壓在他身上。
 
Dean掙扎著一邊大罵,Sam一直笑,毫不費力就壓著哥哥,Dean第一百萬次咒罵不公平的世界讓弟弟比自己高四英吋,重二十磅。接著情勢突然變了,就在呼吸心跳的一瞬間,Sam動了一下平衡住身體,兩人的下半身靠在一起。Sam的笑容消失之快,像是剛剛根本沒笑過,他的眼神變的深沉,「Dean,」他的語調帶著誘惑的罪惡,Dean可以感覺到Sam高漲的慾望壓在他臀部,自己也開始有了反應。
 
震驚感貫穿全身,同時又帶著可恥、激動和恐懼,他腦中回到在Nebraska那時,散彈槍巨大的聲響,空氣中黏膩的腐爛氣味。他想著,『終於是時候了』,卻不知道這意謂什麼。
 
但他可是Dean Winchester,任何時刻的任何氣氛都可以被他破壞,脫口而出:「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但其實這根本不是他原本想說的。Sam睜大了眼睛,接著笑的像是剛聽到了最爆笑的事。他坐起身拿過酒瓶,喝了一大口,然後把酒塞到Dean手中,而Dean還來不及細想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當威士忌燒灼般流過喉嚨裡時,Dean猜想自己胸口的壓迫感是鬆口氣,還是後悔。
 
老爸傳簡訊要他們隔天啟程,他們前往德州追查一個好色吸血鬼,專門對Dallas有錢的寡婦們下手。
 
Dean又再對一個美麗的金髮女服務生調情時,Sam喃喃低聲說:「故意逞強,」Dean從後面打他的頭。
 
接下來幾個月,兩人都只喝啤酒。


-------------------------------------------------------------------

第三次,他們在Oregon一個大學城,花了十六小時除魔後終於可以好好睡覺。一個街區外,就是整校園到處都有年輕女人的大學,Dean搞不懂為什麼一個惡魔會選上85歲的退休老人,但總之最後他搞定這件事,鑽進汽車旅館的床單下,滿意地想著工作終於結束。
 
Sam驚慌的叫聲把他吵醒,Dean在黑暗中下床趕到弟弟身邊時,差點被該死的尖銳床腳給刺傷,他把Sam搖醒,一邊喃喃說著安慰的話--- 「只是夢而已,Sammy,除了我們這裡沒別的東西」---就好像他們沒遇過致人於死的噩夢,就像是Sam的噩夢從來沒有成真。Sam安靜下來,像小孩子一樣。Dean想起身時,Sam抓住他手臂,「不要走,」Sam用疲倦、懇求的語氣說,而Dean從來就無法拒絕Sam任何事,他什麼也沒說就爬上床。
 
他們一起躺著,好幾分鐘都沒說話,呼吸的頻率變的一樣,然後Sam靠向Dean,把頭躺在Dean肩上,「我們這是賀卡上的溫馨兄弟畫面嗎?Sammy?」Dean說,但他已經伸手抱住Sam,當Sam回敬一句:「去你的,」他的呼吸拂過Dean的喉嚨。
 
幾小時後,陽光從廉價窗簾透進來,Dean安靜的從還在睡的Sam旁邊起身。他一邊淋浴一邊自慰時,非常小心不要去想Sam那雙什麼都知道的棕綠色眼睛,或者寬大強壯的手。

----------------------------------------------------


第四次他們在Mississippi,Dean被地獄獵犬攻擊,流血差點昏過去,Sam在屍體旁邊幾呎找到Dean---Dean當然是解決了牠,不管有沒有受傷,自己可是天殺的專業人士--- Dean一邊咒罵著下次他會殺了想模仿Buffy影片情節的小子。(芒果亂入:Buffy The Vampire Slayer)
 
在失血和疼痛中,Dean忘記自己之前答應過Sam會等他來,沒什麼事比發現Dean單獨去抓鬼更讓Sam不爽,所以當Sam打他、吻他、然後再打他時,Dean很訝異,但Sam接著開始大喊:『沒有下一次』、『你這婊子養的』、『差點害死自己』以及其他Dean沒聽清的話,他放心讓自己陷入黑暗,知道Sam就在旁邊。
 
-------------------------------------------------------
 
第五次是真正的『第一次』。
 
又一次抓鬼之後,另一個無名的汽車旅館,另一個無名的邪惡生物。Dean正在清槍,心不在焉聽著Sam像是唸祈禱文一般數著還有什麼案子等著他們解決,「他媽的夠了吧,」Sam突然冒出一句,Dean還沒反應過來,Sam把他手中的槍拿走,拉他站起來推向牆上。
 
Dean以為是要打架,但接著Sam的身體靠過來,舌頭探進他嘴裡…所有一切像是不存在,除了Sam在這裡,在他身邊。
 
兩人什麼都沒說,摸索著互相脫對方的衣服,不得不暫時中斷親吻時才慢下來,Sam推著Dean向床上,終於脫掉了所有衣服。當Sam靠上來時,光是他的皮膚接觸的感覺就讓Dean以為自己快要達到高潮了,同時Dean知道即使活到一百歲,也絕對不可以讓Sam發現自己竟然有這種感覺。
 
然後…Sam說:「上我。」
 
Dean緊繃起來,突然意識到現實,猛然退開,想著這是錯的、不應該的,但他身體的反應完全是另一回事。
 
Sam抓住他手腕,「Dean,」聲音低沉又沙啞。
 
「不,Sammy,」Dean說,想把手抽回來,但Sam抓的更緊,「這不是…我們不能這樣做。」Dean聽到自己的聲音破碎又帶著懇求。他的身體因為渴望而顫抖著,但腦中浮現一個難聽的詞,這是Sam,他的弟弟Sam,只要Dean的心還在跳,Sam就是他必須保護的人、全心全意愛著的人,這種執著專注有時候連Dean自己都會害怕。
 
「求你,」Sam說,聲音幾不可聞,但在Dean耳中迴響。
 
他從來無法拒絕Sam任何事,當Sam再度叫著他的名字時,帶著無盡渴求、慾念、希望和愛---完全超出了一個音節能包含的所有意義,Dean屈服了,他不再多想,讓Sam拉著躺向床上,沉浸在他弟弟的身邊。

當Sam再次說「求你,」聲調短促像是槍響,不再懇求而是要求,當他拉過Dean的手到自己腿間時,Dean咬著嘴唇幾乎流血,試著不要哼出聲來。
 
他用護手霜當潤滑劑,手指伸進Sam身體裡時緊張了一下,Sam扭動著身體呻吟出聲,Dean同時努力克制自己不要還沒做就結束了,然後…他終於感覺到Sam身體深處火熱又溼滑,完美至極。
 
Sam高潮的時候唸著Dean的名字,像是在祈禱,Dean跟著到了高潮,Sam的聲音,和那緊緊環住自己的身體讓他無法克制。他無力的靠在Sam身上,全身顫抖著,當他退開時,Sam哼了一聲,那破碎的呻吟直接傳到Dean身上。
 
Sam拉著Dean緊靠在自己身上,移動姿勢好讓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你真像個天殺的女孩子,Sammy。」Dean說, 這句話沒有他原本想用的那種語氣,因為Sam就在旁邊,Dean覺得全身像是化成了液體一般,無法思考。Sam只是哼了一聲,Dean的手臂輕輕環住他,聽著弟弟的呼吸漸漸變成輕柔規律。
 
房間裡聞起來像是滾過床單、擦槍的油和…Sam,Dean想著…『這就是家』。
 
-----------------------------------------
 
第六次,Sam帶著睡意說:「過來。」Dean在黑暗中找到Sam的唇,用身體說出那些他無法用語言表達的一切。
 
----------------------------------------
 
第七次,迷失在輕柔的哼聲和甜蜜熾熱的身體裡,Dean不再算是第幾次了。
 
 
 
全文完




有看過全文的人請原諒我在NC-17的部份唬弄很多....
沒辦法翻譯太詳細 (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