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ouse同人翻譯 Personal Interactions

 
House像是彆扭小孩一樣哼著,「是你的錯,你做了蛋糕。」
 
「對啦,」Wilson同意,「而我只吃一片,我覺得沒事。」
 
兩人在沙發上坐的很靠近,House故意把左腳往旁邊踢…如他所願,正中Wilson的小腿。
 
「不會痛耶,」Wilson像是沒事一般的說,把電視遙控器從House腿上拿過來,「那…我們要看什麼? The O.C.?」
 
「The O.C.被取消了。」House誇張的嘆了口氣,Wilson眼角瞥到他兩手按在腹部,「噢…」
 
Wilson無視House裝可憐,在電視節目單上搜尋,「One Tree Hill如何?」
 
「你讓我的胃不要再痛,如何?」
 
「如果你的醫藥箱裡除了Vocodin和放三年的咳嗽糖漿之外還有別的東西,我就可以讓你的胃不痛。」
 
「拿啤酒給我。」House要求。
 
「喝酒只會更糟,」Wilson一邊說一邊看著螢幕,E!Hollywood關於Anna Nicole Smith的特輯似乎還可以。
 
「我們該去買電影DVD。」他喃喃說。
 
「我有啊。」House想表現出誘惑的樣子,但接著胃痛讓他哼出聲,變成一點效果也無。
 
「色情片不算。」Wilson反駁,節目開始了之後他總算轉頭看著House。
 
House臉色蒼白,冒冷汗,手還是按在腹部。
 
「還在痛?」這問題很笨,House不悅的哼了一聲,「酒,」他最後說,「去拿酒給我。」
 
「現在喝酒不是好主意,你知道的,」Wilson把電視音量降低,「等下就會好了。」
 
「但是伏特加比較有效。」
 
「你明天就會宿醉。」
 
「只是個小小的代價。」House聳肩,Wilson無奈的轉轉眼睛,House因為疼痛而咬著嘴唇。
 
最後Wilson嘆氣,把遙控器丟到咖啡桌上,換了個姿勢,靠在沙發最旁邊,一手抬起來放到椅背上。「靠過來,」他用半是惱怒,半是溺愛的語氣說。
 
House注意到他換了姿勢,誇張的轉轉眼睛,「我們是要『依偎』在一起了嗎,Jimmy? 我想我有留一集Dr. Phil在---」他把頭轉向正在閃爍的電視,「那裡,詳細講到心理學上關於這個的反應。」
(芒果亂入:Dr. Phil是知名的談話節目,Dr. Phil以心理醫生的角度(當然會用一般人能懂的解說),分析每個參與節目的來賓。他們其實都是普通人,但各有難題,譬如妻子發現丈夫外遇、把小孩鎖在房間好幾天的爸爸、無法教養自閉症小孩的媽媽。來賓幾乎都毫不忌諱在鏡頭前談起最痛苦、最傷心、最可恥的事。)
 
Wilson只能說出一句:「你把Dr. Phil放到TiVo節目單?」
 
「我喜歡對電視丟東西,」House想了一下又說,「喝酒打賭的時候很好用。」
 
「我們哪天晚上要來試試看,」Wilson很感興趣的說,接著注意力又回到眼前,「現在…過來這裡。」
 
「霸道鬼,」House抱怨,但完全沒有反對的意思。
 
House緩慢的把腿抬到沙發座墊上---他得兩手抱著右腿才能抬起來---,然後向後躺,頭剛好移到能靠在Wilson肩膀的位置。
Wilson在House靠過來的時候盡量往旁邊移,最後終於放鬆身體,兩手抱住House的腰,讓他能舒服的躺著。Wilson緩慢輕柔的在House的胃附近揉著,House很明顯平靜下來。
即使才過了幾秒鐘,House眼睛閉上呼吸變的平緩,很難說他是不是還醒著。
 
「好點了嗎?」Wilson問,聲音介於低語和即將通過喉嚨中的振動之間。
 
他咳了一下,感覺卡在喉嚨的東西消失了。
『那是少有的好運,』他告訴自己。
『看著Greg House信任你的時候會有的反應』,Wilson知道。

-------------------    5/18 更新       ------------------------------

 
「嗯,」House模糊的說,安靜了一陣才又接下去,「我不知道你的病人怎麼說,不過你真的有神奇力量。」
 
「Alka-Seltzer也一樣有神奇力量,」Wilson強迫自己用指責的語氣說,但同時環在House身上的手稍微大力抱住,「我們該去買一些,尤其像你吃我做的食物那種方式。」 (芒果亂入:Alka-Seltzer是一種中和胃酸藥物)
 
「是『你』該去買,」House糾正,語氣慵懶,「我不相信雜貨店。」
 
「好吧,」Wilson同意,他知道為什麼House不喜歡任何雜貨店---無庸置疑,腿不方便和擁擠的公眾場所絕對不合,「我會寫在購物單上。」
兩人安靜了幾分鐘,Wilson感覺到House胃附近的緊繃減輕了,他因為吃太多造成的疼痛漸漸消失。
 
但Wilson沒有移開手臂,也沒有停下手上揉的動作。平常他不太有機會讓House願意靠在身邊,除了做完之後或是喝醉。對他習於冷靜克制的愛人來說,和人依偎在一起表現出來的感情實在太多---House常常這樣說。
內心深處,Wilson的確相信House喜歡人與人之間非關性愛的接觸---甚至是渴望。因為剛才除了一開始說幾句諷刺話之外,House沒有真正反對,但他也從不會否認Wilson有『依賴症』---這又是House的一套說詞。
 
Wilson很珍視這點,他比任何人都了解Greg House,他知道這個人的恐懼和弱點,喜歡和厭惡的東西。所有這些大事更重要的,還有那些小事。
 
他知道因為某種原因,House受不了鳥叫聲,搬進現在這間公寓是因為周圍沒有樹。他知道House總是比較喜歡光著腳,鞋子一脫掉就會把襪子也脫掉。
他知道House髮際那細小幾不可見的傷痕從哪來;知道House最喜歡的早餐穀片是Lucky Charms。
他知道House記得每個看過節目的劇情---即使只是開著電視沒在看,腦中永無止盡想著要解謎---而且任何節目都可以隨意討論。
Wilson知道當兩人躺在床上時,House會故意把所有被子都拉過來,像是繭一樣包在自己身上,但只要燈關掉了,他會翻身過來抱住Wilson。



他知道在床上的時候咬House的耳朵會產生不可思議的效果;他知道House哪裡會怕癢以及會說多少種語言;他知道House不同的心情,光用看的就能察覺---太累、太煩、太痛,或是太高興。
但這當中Wilson最愛的是,他知道所有關於Greg House的小事…和大事,而他的愛人也同樣了解他。
 
這個現在佔據他思想全部、讓他湧升起強烈感情的男人一隻手和他的手指交纏,跟著一起按在自己腹部。
 
「嘿,Jimmy,」House平靜地說,他的胃痛已經完全消失了。
 
「嗯?」Wilson回過神來,微笑著。
 
「我要問你一個重要的問題。」
 
「Oh, yeah?」Wilson了解House;就像他是James的時候了解Greg;同樣的,Jimmy對Greg也是。House對Wilson來說是House的時候,他了解Jimmy,而他是Greg的時候一樣了解James。
他們兩人之間已經在各種可能的層次都有聯繫,這就是為何Wilson現在知道,無論House想要問什麼,絕對不會是嚴肅或重要的事。但他配合下去,就像House知道Wilson一向都會如此,「是什麼?」
 
House想了一下,然後說:「你覺得如果Anna Nicole Smith維持胖的身材,沒有成名,她最後遭遇會不會還好一點?」
(芒果亂入:Anna Nicole Smith是美國知名藝人,最早以Playboy雜誌女郎成名,當過模特兒、演員、實境節目主持人。私人生活有點複雜,2006年,她生下女兒時,20歲的兒子前往醫院探視,卻突然死在醫院,檢驗是抗憂鬱藥和美沙酮(戒毒時的代替藥物)混合導致,無人知曉他如何取得美沙酮。2007年2月她因多種藥物混合服用意外致死,才39歲。她一歲的女兒,經過紛擾的法院判定才知生父是誰,而她早年立下的遺囑中唯一繼承人卻是已死去的兒子,因此留下許多爭議)
 
Wilson笑出來,這種問題不應該覺得好笑,但House知道他會笑。
「大概吧。」他回答。“
兩人都知道為什麼要提這種幼稚的話題。
 
「如果我真的變很胖,你還會覺得我性感嗎?」House故意用可憐女孩子的聲調問。
你會永遠愛我,對吧?
 
他們都知道彼此沒真正說出來的意思。
 
「你吃那麼多?」Wilson嘲笑,低下頭在House臉側輕吻,「如果你吃到現在都沒變胖,我真的覺得以後也不會了吧。」
我會陪你,永遠。
 
「那好,」House露出頑皮的笑容,讓他看起年輕了十歲,幾乎像小孩子,「因為現在我覺得不痛了,我想---」
 
Wilson一感覺到House坐起來想走開,原本放在他身上的手立刻用力抱住,無視House的話,堅定地說:「不准再吃蛋糕。」
 
House誇張的大力嘆氣,再度靠向Wilson身上。
「好吧,」他無奈的轉轉眼睛,「Enabler。」(這個詞很難找簡潔又貼切的中文,意思是縱容他人自我虐待,或提供藉口或讓他人無視行為後果)
 
「Junkie。」Wilson回嘴,忍住不要大笑。(過度沉迷執著某件事的人)
 
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
 
 
 
 
全文完


 
芒果的廢話:
第五季末被編劇虐待的太慘,House編劇們的後媽等級總是登峰造極,第四季末已經夠虐了,沒想到…
需要甜蜜文來安慰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