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and of Brothers同人翻譯A Walk on the Line

那天晚上他走在荒涼的前線,經過一個又一個傘兵坑,確保身邊隨時有個拿槍的人在附近。士兵們在睡覺,但大部分沒有。有些向他敬禮,幾個則是很訝異,其餘分散在幾英哩之內的範圍。聖誕節一般的白霧大概可以一路遮蔽到諾曼地的天空,但Nixon只能憑運氣看到眼前短短的距離。
 
氣溫很低,他幾乎沒喝到幾口酒,該死的冷斃了,他想知道到底是誰的主意要在地上挖洞作戰,像是腦筋有問題的齧齒類動物才做的事。但更重要的是,他想找到Dick Winters。

白霧讓視線不清,Nixon覺得自己的腳趾可能早就冷到不存在了,他跌跌撞撞的走著,血管裡像是要結冰。
一塊眼熟的黑色毯子出現在雪地上,Nixon知道下面蓋著一個紅頭髮皮膚蒼白的人。他的靴子有如灌了鉛,痛苦困難地抬起腳前進,他差點跌進Dick的傘兵坑裡,一邊想慢下來好滑著進去。「Dick,」他大聲低語,不過沒什麼必要,結冰地面刮過背部、塞滿裝備的口袋裡隨著動作發出的聲音早就會讓Dick知道有人進來了。

Dick Winters背對著前線躺著,綠色軍服被雪灑成了白色,臉色蒼白,鬍子沒刮…戰爭留下的痛苦痕跡。Dick蓋了兩件毯子---大概是他願意在旁人面前示弱的唯一表現,他即使對自己都不願意示弱。頭盔斜向一邊遮住他的眼睛,Nixon進來時他甚至沒動一下,只哼了一聲。

「我差點就可以睡著了,Nix。」他說。

「你才沒有,我用我的傘兵徽打賭,」Nixon喃喃說,慢慢爬過去,小心別讓頭盔把蓋在傘兵坑上的布掀開,至少要留住這裡面少的可憐的熱度,就像在慢慢烘培一個紅頭髮的蛋糕…用慢死人的速度。

Dick轉頭看向Nixon,微弱的星光從他眼睛裡反射,臉上從下巴到鼻子是鬍渣和塵土,睫毛因為沾到泥屑黏在一起,但他的眼睛仍然是純淨的灰藍綠色,帶著熟悉和親切,即使寒冷讓他的臉僵硬到沒辦法笑一下來表示歡迎。
 
Nixon不怪他。晚上睡在像石頭一樣硬的地方、周圍有敵人,要某種程度的瘋子才能笑出來。

「你需要什麼嗎?」他說,聲音還不是那種準備好要作戰的語調。

「媽的,你剛剛真的睡著了?」Nixon問,一邊移近,他可以聽出Dick的聲音是早上剛起床時,喉嚨裡像有小石頭卡著一樣。倒不是說Nixon聽過很多次,因為Dick總是很早醒來…早的可怕,「真不像你。」
 
Dick輕輕笑著,「我知道,」他含糊地說,但仍然看著Nixon,他垂下視線,眼裡只剩微弱星光下的反射,「怎麼了?」
「我去巡了一下。」

「大家都沒事?」

「是,Dick,大家都沒事,」他說,「只差你沒把你的衣服全給他們,還有這條很棒的毯子---」他指著一個被蟲咬過的洞,「你沒辦法替他們多做什麼。醫官也在外面,他會照顧好其他人。」

「那就好,」Dick灰藍色的眼睛因為疲憊而顯得帶點棕色,「所以…你在這裡幹嘛?」

「外面他媽的太冷了,」Nixon承認,覺得自己像在發牢騷---但是該死的,神經病才會享受這種夜晚,想找死的人才會單獨睡,不然還有別的方法可以避免隔天早上起來發現自己結凍嗎?

Dick露出疲倦的微笑,轉頭閉上眼睛,Nixon以為他竟然這樣什麼也沒說就睡著了,但在Nixon要搖醒他開口抱怨之前,Dick掀起蓋在身上的毯子。Nixon脫掉頭盔躲進毯子下,聽著Dick深吸口氣,然後是帶著睡意的嘆氣。兩人靠在一起, Nixon的手臂放在Dick胸前,而他的下巴靠著Nixon的頭。
 
Nixon讓自己快冰凍的鼻尖貼近Dick身上最暖的地方---至少是他目前可以碰到的地方,脖子、腋下,然後把毯子拉緊包住兩人。Nixon知道其他在散兵坑裡的人不會這麼靠近睡,但這一定是最溫暖的---他用Dick的傘兵徽打賭。
再說,外面實在冷的叫人無法忍受。
 
 
全文完
 
 
 
芒果的廢話:
紅頭髮的蛋糕(噗),本來以為是不是看走眼,redheaded cake…
能在下雪時的傘兵坑裡睡著的人,大概世界上什麼地方都能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