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5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Generation Kill同人翻譯Seven Encounters

時間還早,才晚上九點,但他們的排長已經睡死了,就躺在車尾旁邊地上的坑裡,36小時完全沒休息過是有代價的。Nate的眼睛下有黑圈,即使在他們臨時營地的黯淡燈光下依然很明顯。

Nate已經比他實際年齡25歲看起來要年輕,但當他睡著毫無防備時,簡直像小孩子穿軍服混在大人中間玩角色扮演遊戲。 Brad知道自己該繼續和士官長的對話,卻忍不住盯著那睡著的人看,但Mike沒在意,只是微笑。

「很瘋狂,對吧?」Gunny Wynn用他拖長音的德州腔說,「這個排有史以來最好的長官只是個死小孩。」

Brad漫不經心的哼了一聲。

「他X的25歲,我去Parris Island的時候他還在念小學。」Gunny Wynn笑著搖搖頭。(註:Parris Island在美國南卡羅萊納州,是海軍陸戰隊的新兵訓練基地)

「你比我們年紀都大,對我們其他人來說沒什麼。」Brad靠在車子後面的篷蓋旁---他們出任務時Christeson通常坐的地方,在自己的防護服口袋裡摸索那包沒有濾嘴的駱駝牌菸。大部分有菸癮的人喜歡的是菸吸進去時那種感覺,但對Brad而言抽菸像是種安慰性的儀式,他拿出一根菸,也給Mike一根。

「你偷帶菸來? 我真想不到。」Mike的微笑在沙漠昏暗的光線中很顯眼。

他們兩個都不太抽菸---畢竟這樣要維持五分鐘跑完一英哩是很難的,但他們坐在車後深深吸著,在連續數日的壓力和槍戰後終於放鬆下來。兩人安靜了幾分鐘,營地一片寂靜,Brad正把最後一截菸彈出去時, Casey Kasem大踏步走過來。

Mike Wynn跳下車,表面上是去打招呼,但實際上是要阻擋他吵醒中尉,「有什麼事嗎?」

Casey Kasem瞇起眼睛,「可以向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們的陣地外圍有輛俄國T-72坦克?」
 
一瞬間Brad緊張起來,但接著想起Kasem指的是什麼,「士官長,那輛坦克已經被炸毀,我和我的小隊不到一小時前才確認過。」

Griego靠近瞪著他看,「你確定嗎,Colbert士官長?因為如果那坦克還可以運作,就要全部怪在你頭上。」

Brad挑起眉毛,「他X的非常確定,sir。」

Griego吸了口氣準備開始長篇大論教訓Colbert士官長不敬的態度, Gunny Wynn插嘴,「如果你覺得有必要,那我會派一組人再去查一次,」Brad聽到之後很惱怒,但他沒說話,「說到底,確保安全總是很重要的吧?」

「我要叫醒Fick中尉來確定這命令會被執行。」Casey Kasem看著Nate睡覺的地方。

Mike嘆氣,「我覺得沒必要。過去50小時內他大概只睡過一小時,我要讓他再睡一下。所以現在我是這排的士官長和副指揮官,」他轉向Brad,Brad已經跳下車尾,站在Casey Kasem和睡著的Nate中間。「Colbert士官長,帶一組人去沼澤,確認那輛T-72是無法運作的。」

Brad把他的M-4槍帶拉到肩上,拿起槍,「是,是,我很樂意。」他瞪著Casey Kasem很長一段時間,足以讓對方感到不自在,尤其想到Brad被稱為 ‘Iceman’ 不是沒原因的。但最後Brad轉身走向他的車,把Person和Trombley搖醒。

Mike看向Griego,「還有別的事嗎?」
 
Casey Kasem擺著臭臉走回連上的指揮車,Gunny Wynn笑著看他撤退,然後到前面駕駛座從他的背包裡拿東西。他回到車尾蹲下,確定Nate沒有被吵醒,呼吸仍然緩慢平穩,但晚上的低溫讓他微微發抖,Gunny Wynn伸手在Nate的睡袋外再蓋一件毯子,幾分鐘後他沒再發抖了。那晚剩下的時間,Mike坐在他的排長身邊看著他睡覺。

 
---------------------10/3 更新  ----------------------


4. Combat Jack
(Brad Colbert發覺Nate Fick到底有多像個不切實際的理想家)

Brad敲鐵槌的聲音很大,為了要弄掉Humvee底盤下黏滿的沙和焦油,碎屑落在他的臉和睫毛上。車底下很安靜,沒人打擾,不用再被同僚盯著…他們都以為 ‘Brad竟然也有驚慌失措的時候’。

Rudy Reyes來和Brad談了幾句,和他一起躺在車下,直到Brad清完了一塊,要換位置到反方向去。他在車底下已經好幾小時,忽略咕嚕作響的胃(平常他不會這樣)、比沙漠還乾的嘴,好繼續把自己和外面的世界隔開。

Brad的計畫在Nate出現時被打斷,Nate躺到地上後扭動身體移到車下。

「這個給你,」Nate給他一個裝著MRE的封袋,還有一瓶水--- 好的水,不是他們平常灌進儲水桶裡的那種爛東西。

Brad無視他,繼續敲著車底盤,落下來的灰塵和鏽斑讓他不停眨眼。

「Brad,」Nate的聲音很輕柔,幾乎可以被忽略。

「Brad,」這次比較大聲,帶著一點威嚴,Nate的屬下開玩笑稱之為他的”軍官腔調”。
 
「Colbert士官長,」

Brad停下手上的槌子,轉頭看著Nate,陽光在他金色頭髮周圍形成一圈光暈,Brad瞇起眼睛。

「吃完你的MRE。」Nate的語調不容反駁,但這從未真正阻止過Brad。

「Sir,我今天已經吃過了,如果我沒記錯,目前食物還是配給一天一次。」

Nate躺在Brad旁邊,車底盤下這種地方和他實在很配不起來,「我們有多餘配給,Brad,」Nate沒有說出來的是他覺得Brad需要別的事來分散注意力,別再想他們身處的戰爭---即使20分鐘也好, 「還有,這包裡面是jalapeno cheese。」(芒果亂入:我記得影集裡Brad說只有這種口味才吃得下去)

Brad瞥向Nate,皺起眉毛,「我們沒有多餘配給,而且我他X的不會吃你的MRE。」即使壓力讓他緊張,Brad仍然是Iceman,他查覺事物的能力無人能及。

「軍官最後吃,Brad。」Nate的聲音很溫和。

Brad轉過頭仔細看著Nate…對方很認真的注視自己,臉上帶著像是蒙娜麗莎的微笑,他脫掉了防護服和軍裝外衣---Nate不顧軍官規定是很少見的---只穿著長褲和橄欖色t-shirt。

Brad見過Nate沒穿著全套制服的次數五隻手指就能數完,兩人很靠近,他可以讀出Nate軍籍牌上的刻印--- Fick, N. C. 血型AB陰性  517 33 9821  USMC M40防毒面具中型  基督教 盤尼西林過敏

除了軍籍牌,Nate還戴著一個小小的銀色馬蹄鐵,綁在一條黑色降落傘繩上。Brad好奇地看著,Nate回答了他沒說出口的問題。
「我媽媽的父親是海軍軍官…他的船艦在二戰時被神風特攻隊攻擊,海軍醫院的人從他腿裡取出金屬碎片,他把碎片融掉做成這個,」Nate頓了一下,閉上眼睛,「兩年前我取得IOC資格後他就過世了,去年聖誕節我的外祖母把它給了我。」
(註 : IOC = initial operational capability,在軍方用語裡,代表有資格指揮佈署單位軍力以操縱武器、設備及系統)
 
「你們家族裡還有其他人在軍隊裡嗎?」

Nate笑了,「我爸是陸軍,然後現在輪到我。」

「是啊,」Brad說。

Nate動了一下,手放到頭後墊著,「那你們家呢? 有人從軍嗎?」
 
「我父母移民到美國之前,在IDF工作,」他笑著,但毫無幽默成分,「我母親…她就和我一樣是金髮,她的雙親住在德國,直到被送去Dachau…然後1949年他們搬到以色列,我父母在1971年搬到加州。」
(註: IDF = Israel Defense Forces以色列的國家軍隊;Dachau是德國南部鄰近慕尼黑的城市,曾為納粹集中營所在地)

Nate伸手拍著Brad皺巴巴防護服下的膝蓋,Brad繼續把車底盤的髒污敲掉,兩人什麼也沒說,直到營部派人來叫Nate。

Brad抬眼看他,「Sir,帶著你的MRE,我會沒事。」

Nate從車底下起身,拍掉背上的塵土,拿起他的槍和頭盔,「Brad,在IOC有三件事我們絕不忘記:隨時準備碰上突發狀況、沒有命令也要能發動攻擊,還有…軍官永遠最後吃飯。」
 
 
---------------------10/11 更新  ----------------------



2. The Cradle of Civilization
(Brad Colbert士官長了解到他的中尉也只是凡人)

「中尉要見你,Brad。」Gunny Wynn走過第一小隊的車旁邊時,拖長的聲音從黑暗中傳出。
 
Ray在車裡嘆氣,「噢,媽的,我忘記告訴你,他在無線電上找你。」Ray被Brad瞪著他的視線嚇到,「對不起啦 !」

Brad跳下車,無視Ray的喃喃抱怨,走到他們營地邊緣,Nate站在那裡,他的身影背後是Nasiriyah被火焰和爆炸吞噬的景像。

「長官,你要見我?」

Nate指著眼前地獄般的場景,看起來更像好萊塢動作片,而不是真實世界,太超現實了。「你認為怎樣,Brad?」

「我認為夠讓他們目瞪口呆了,sir,你得承認陸戰隊的空中武力優勢。」Brad沉默了一會,「BBC報導說一支陸軍補給護送隊被攔截,全部士兵在任務中失聯,他X的十一個---有兩個是女的---全部他X的失蹤。」

中尉皺眉看向前方的城市,「這是惡夢成真,陸戰隊的人在那個城市裡陣亡,而我們卻坐在這裡看。」螺旋槳聲從他們上空呼嘯而過,兩人的視線從炮火交織的城鎮移開,瞥向直升機,「情況不妙,傷亡後送直升機從日落後就一直來回。」

Brad皺眉,「長官,該死的陸軍竟然宣布已經守住Nasiriyah。」

Nate眼中閃爍著每次爆炸和火焰的反光,那顏色讓Brad模糊地想起大海,讓他無法移開視線。

Nate搖頭,「無論那裡發生什麼,但我聽起來軍方不像有守住任何陣地。」

Brad有點訝異Nate語調裡夾雜的苦澀。

「你有從原始—」Brad立刻改口,「從Schwetje上尉那裡得知我們在Nasiriyah會有什麼任務嗎?」他轉身看著比自己年輕的軍官。

「很不幸,一點屁消息也沒有。」Nate很少咒罵,他的好小孩外表和髒話很不相配,「我開始不耐煩了,」他嘆氣,「在這裡停留、在那裡開火、炸掉這個、轟掉那個,全部像隨機任務,我只希望知道全盤的計劃是什麼,下一步是什麼。」

「我們來這裡要解放伊拉克人,那就是全盤計畫。」Brad的聲音比平常溫和。

「我們做的事,絕對見鬼的不像是解放他們。」

「Sir,我相信你像每個海軍陸戰隊員一樣,知道部隊的歷史。你覺得德國人會認為被解放了嗎? 即使是那些不支持希特勒的人;或義大利人、法國人和利比亞人? 但我們解放了他們,都是那套說詞,現在對伊拉克人也一樣。」

Nate搖頭,就好像突然想起自己在和誰說話,「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抱怨。」

「Sir,我知道這大概違反所有『好長官手冊』裡的規定,但你不必一直都這麼認真。」

Nate嘆氣,「我當然要,Brad,我的工作就是要確保你們出任務後完整的回來。」

Brad一手按在Nate肩上,雖然只是很小的舉動,但Nate知道那是支持自己的表現,「中尉,我們的排上沒有人不願意攻進Saddam的宮殿,只要是由你帶領,因為他們知道你一定會在最前線。我已經在第一偵查營待了六年,sir,你無疑是我們有過最好的軍官。」

Nate對上Brad的視線,有一瞬間Brad說不出話。中尉笑了,是他那種傷感又無奈的微笑,Brad也回以一笑。「再加上我有這行裡最好的非軍官人員。」Nate說。

兩人什麼也沒說,互相看著彼此,直到無線電裡傳來Gunny Wynn的聲音。當他們走回那一排蓋滿灰沙的車旁邊,Nate拍拍Brad的肩,「我很高興有你和Gunny Wynn。」

「我們也很高興有你,長官。」
 

--------------------------------- 12/28更新  -----------------------


 
1. Get Some
(Nate Fick中尉發現有個稱職的連長是什麼感覺)

「Hitman,這是Hitman-2。有兩輛載著武裝伊拉克人的車輛接近,收到嗎?」Nate可以感覺到腎上腺素在身體裡造成那種又冰又熱的感覺,他已經準備好要行動,幾乎等不及聽連長的回應命令。

「Hitman,收到。」無線電裡夾雜靜電聲,即使他們有天才無線電通訊員Josh Ray Person下士。

「Hitman,我看到穿平民服的武裝伊拉克人,坐在白色小卡車後面,車上有紅色菱形標記。」同時,第二排的人都準備好武器,在Humvee後找掩護以防等下發生槍戰。

Doc Bryan的聲音很堅定,「長官! 我們該採取行動 !」

「Hitman-2,這是Hitman,他們有敵意嗎?」

Nate點頭,即使在營部的長官看不到,「他們的AK直接對著我們。」

「Hitman-2,這是Hitman,待命。」Patterson上尉轉向執行官Barrett,要他連絡營部關於改變交戰規則的事。一會之後,他在無線電裡回應:「Hitman-2,這是Hitman-actual,上級允許改變交戰規則,任何可能有敵意的伊拉克人都可還擊,收到嗎?」

「收到,Hitman。請求逮捕一人來訊問他們的計劃行動。收到嗎?」

「收到。很好,照你說的做,隨時報告進度。完畢。」Patterson上尉把無線電還給Gunny Barrett,他很滿意這個最新來的排長Nathaniel Fick中尉。Shoup少校--- Patterson長年的好友---對這位年輕軍官非常推崇。目前為止,Fick的表現沒令人失望。

Nate把無線電話機交給Gunny Wynn,從自己的M41A瞄準鏡裡看領頭那輛車的駕駛,「Brad,你和Espera帶你們的小隊行動,我要一個伊拉克人來問話。Hitman-2,準備好瞄準輪胎。」兩人點頭,在Nate指揮下開始行動。
 
一陣喊叫和混亂之後,第一小隊逮捕了看起來像是那群伊拉克人的頭頭,很短的時間內,其他八個伊拉克人跪在路上,手放在頭後,槍都被踢開,同時Stafford和Baptista拿著M-16在旁戒備。

Brad帶著那個人走回指揮車,Gunny Wynn用纜線綁住他的手,給他水喝,然後等翻譯員Meesh和Patterson上尉走來。同時其他伊拉克人被集合起來,坐在MSR Tampa曬的滾燙的路面上。
(註:MSR Tampa是橫跨伊拉克境內的主要公路之一,有經過首都巴格達)

Meesh和營部的參謀官Nixon上尉訊問那帶頭的伊拉克人,他們似乎是非正規的游擊隊成員。Patterson上尉拉著Nate走到另一邊,離其他人稍微有點距離。
 
「Fick中尉,到目前為止你都做得非常好。很多排長會先命令開槍,才想到要問問題。我很高興有你來當第二排排長。」

Nate點頭,「謝謝你,長官。但說真的,是Colbert和Espera士官的功勞。他們是很棒的陸戰隊員,老實說我很幸運有他們。」

Patterson上尉脫下頭盔,用圍在脖子上的中東人頭巾擦掉頭上的汗,「我想告訴你,Nate,現在情況還不確定,但一旦我們這趟任務結束,我可能會回Pendleton負責BRC訓練,」他看著Nate領子上的銀色橫條軍階徽章,「我想到時你會有第二個。帶領一個連會是適合你的職位,那該算你的長期目標。」
(芒果亂入:BRC = Basic Reconnaissance Course基礎偵察課程,加州Pendleton是第一偵查營基地所在)(兩個橫條代表美軍上尉軍階,一般連長都是上尉。GK的主角(至少軍官)其實有配軍徽...在防護服胸前中間,超級小...有圖有真相,我下次來貼。沒有向高階軍官敬禮這是真的。)
中尉訝異地抬起眉毛,他是整個營最年輕、也是最近才結束BRC訓練的軍官,「老實說,長官,我還沒想過這種可能性。」

Patterson上尉笑了,「考慮一下,Nate。我不會騙你,指揮一個連有一大堆官僚狗屁事要處理,但這是值得的。如果你繼續待下去,可能有機會得到橡樹葉。」
(註:上尉再高一級是少校,軍徽是金色橡樹葉)

Nate也笑了,「我會記在心裡,長官。謝謝你。」

「我們去看看Nix從你抓來的人那裡問出什麼? 我猜可能會是很有用的情報,如果我們問對問題。」

兩人走回指揮車,Meesh和Nixon上尉按複雜的慣例要用上威脅、擔保和其他私下交換條件的手段,來取得對戰情有用的資訊。

最後,他們把這些游擊隊的人送上一輛往科威特的憲兵卡車,Patterson上尉從袋子裡倒出幾顆Skittles給Nate,「中尉,今天做的很好,也順便告訴你排上的人。」
 
 
 
 
芒果的廢話:
拖這麼久才更新真是無能,因為被無線電對話打敗了,怎麼翻譯都很彆扭 (淚奔)
看影集的時候也有幻想如果A連連長和B連交換…另外,叫Nixon的參謀官大家應該都猜出是哪裡借來的名字吧(笑)
今年結束前翻譯完這篇大概是不可能了,因為還有兩段(扣掉我覺得太驚悚不敢翻譯的)。先來寫完看GK的感想比較實際…



--------------------------------- 1/24更新  -----------------------


3. Screwby
(中尉遇到他的第一小隊隊長也有崩潰的時候)

「交戰規則表明,我們要給當地人他們平常所能得到的醫療照護。這裡醫療照護標準他媽的根本是零。我們遇到狗屁倒灶情況,但沒人用槍指著我們的頭,我們是自 願的,」Godfather頓了一下,皺眉看著差點要抗命的第二排屬下,「各位,我很抱歉,在這種時刻我不能拿陸戰隊員的生命冒險。解散。」

Nate聽到這決定,心沉了下去,但無能為力,除非他想讓所有人被送上軍事法庭。大家轉身離開指揮部,除了Brad,他盯著Ferrando中校離去的身影,臉上是震驚和被背叛的表情,Nate叫了他兩次,Brad才回過神來。

Doc Bryan在停機坪的路面上搭了臨時救護站,Stiney站在他旁邊,拿著生理食鹽水的點滴袋,血仍然從那個伊拉克小男孩的傷口中湧出,他忙著從盒子中拿出可能需要的東西。營部的醫官Roe中尉從營帳裡拿著醫療器材過來。

當Bryan和Roe忙著救小男孩時,Brad坐在小男孩身邊好幾個小時。直到太陽開始下山,那孩子的呻吟聲漸漸變的微弱,Nate 問 :「情況如何?」

Dr. Roe搖搖頭,反射的陽光讓他瞇著眼抬頭看Nate,「不太妙,我們沒有必須的藥品。我已經盡力了,但是…他們在海軍醫院沒教我們處理這麼嚴重的情況。」

Nate皺眉,「我知道你盡力了,我們很感激。」中尉轉身去看坐在地上的Brad…他盯著小男孩身上的傷口,「Colbert中士,可以和你說句話嗎?」

Brad抬頭,有一瞬間Nate感到心痛,總是很鎮定的Brad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他沾滿灰沙的臉上有淚痕,嘴唇被咬到流血,「是,長官。」

Nate伸手拉Brad站起來,兩人稍微走遠,到馬路邊緣。Nate坐了下來,看著遠方一大片沙漠,接著Brad也坐下。

「你還好嗎,Brad?」中尉的語調很普通,就像在問受傷狀況,而不是情緒。

Brad聳肩,「我會沒事。」

Nate仔細打量著他,「你看起來很不好。見鬼的,你看起來糟透了。」

「我只是…」他頓了一下,氣憤的用手抹去眼淚,顫抖著呼出一口氣,「我很抱歉,」他向前彎身把頭靠在弓起的膝蓋上,Nate伸手環住Brad的腰,Brad有一瞬間繃緊了身體,但最後放鬆下來,靠在中尉身上。

「不會有事的,Brad。Doc Roe會好好照顧那孩子,你知道的。」Nate低下頭,他的頭盔靠著Brad的。他一直覺得自己像大哥一樣照顧排上每個人---除了Brad、Pappy和Wynn---所以這樣做很自然,即使現在要安慰的人是Brad。

「不,是我的錯。我告訴Trombley可以開槍。如果這個孩子死了,就是我的錯。」

Nate搖頭,「扣扳機的人是Trombley,Brad,不是你。」

「我下命令,是我的錯。」Brad的聲音很平板。

Nate無話可說,拉著Brad靠在自己身邊,只能用這小小的動作來分擔一些Brad的痛苦,讓Brad知道他不孤單。一會兒之後,Brad退開,用Nate從口袋裡拿出的手巾擦掉眼淚。
正是日落的時候,那景緻令人屏息,朦朧黃昏中光線四處散落,直到整個沙漠被染上金色和紅色。當天終於黑了之後,Brad站起來,拉直防護服的褲管,Nate抬頭對他微笑。

「去睡一下,Brad。」

「長官,我應該---」Nate打斷他。

「去睡一下,這是命令。」
 


----------------------------- 2/2更新  -----------------------


芒果的廢話 :
如果你心目中的GK小說只能進展到擁抱或吻一下,請仔細考慮後再看這段。
雖然沒有到NC17,但也絕對不只有吻一下










 
 
8. Beyond Babylon
(無可避免會發生的情況)

現在是凌晨三點,在德國法蘭克福的旅館(註 1)。之前任務中那種只能睡兩小時就要醒來,造成的壓力讓Nate現在睡不著,他在房間地上做伏地挺身,壓低身體直到軍籍牌垂向地毯。Nate從Rudy那裡學來的主意,洗牌之後抽一張,照上面的數目做。敲門聲傳來時他剛做完了十一次。
 
Nate穿著陸戰隊的白色T-shirt和短褲去開門,Brad站在門口,他也穿得很隨便;再說認識到這種程度,兩人實在沒必要在乎衣服隨便之類的小事。Brad癱倒在空著的床上,Nate趴在地上,抽出下一張牌---是九,繼續做伏地挺身。房間裡的聲音只剩下Nate的呼吸,和軍籍牌晃動撞擊的聲響。Brad翻身側躺著。

「我猜你也睡不著,長官?」

Nate哼了一聲,搖搖頭,他做伏地挺身的速度變慢了,肌肉開始痠痛。最後他沒力氣了,趴在地毯上。

「我從阿富汗回來之後不像現在這樣。」Nate翻身仰躺盯著天花板,一邊喘氣。

Brad帶著思索的眼神,還有點訝異,「我總是忘記你也派駐過阿富汗。9/11發生的時候你已經派到海外了嗎?」

Nate的聲調裡夾雜苦澀,「我在澳洲一個他X的酒吧。」

「我在79號州際公路上要往Palm Desert。」Nate聽了挑起眉毛,Brad笑了一下,「去我爸的鄉村俱樂部打高爾夫球。」
(註: Palm Desert在加州)
 
「我不知道你有打高爾夫球。」

「我沒打,」Brad翻身趴著,下巴壓在手臂上,「是我老爸,他打高爾夫時很快樂,所以我去陪他。」

「嗯。」Nate爬到床上,躺在Brad旁邊,兩人沉默了幾分鐘。

最後Brad嘆氣,「去他的,」他跪坐起來,彎腰吻上Nate的唇。Nate發出小小訝異的聲音,接著他靠向Brad,一隻手在Brad有點鬍渣的下巴上,兩人吻著直到不得不換氣才分開。

「我以為你永遠都不會行動,」Nate喘不過氣的說,他往後躺下,拉著Brad靠過來。Brad壓著Nate移動姿勢直到兩人的下半身也靠在一起,只隔著他們的短褲。Nate忍不住哼出聲,一邊腿環上Brad的腰想讓兩人更貼近。

他們總算脫掉所有的衣服躺在床上,那感覺就像高中生躲到爸媽的休旅車後座,在廢棄停車場偷嘗禁果。Brad伸手到兩人之間,握住彼此的欲望。
Nate
吃驚的叫出聲,接著他靠上Brad突出的鎖骨,用嘴在那蒼白皮膚上留下到早晨都還可見的印記。Brad也在Nate身上留下印記,不過是在下顎柔軟的皮膚上。這麼做和嫉妒或佔有欲無關,而是急切地想證明彼此的存在。

Brad先到了高潮,那鮮明的感覺似乎連嘴裡都可以嚐到。體液沾在Nate胸口白皙的皮膚上,那是另一個Brad可以證明這不是虛幻的理由。一會之後,Nate弓起背也達到了高潮,有一瞬間他覺得Brad的呼吸聲在自己耳邊顯得很大聲。

兩人躺著直到急促的呼吸平緩下來,Brad伸手到床旁邊櫃子上那盒面紙,拿了幾張給Nate。他們擦掉身上的痕跡後,Brad並沒有穿上衣服回到他和Poke共住的房間,而是躺回Nate身旁。
 
即使身體得到解放,兩人依然睡不著,躺著靠在一起凝視天花板。最後,Brad打破沉默, 「我在想這週末要開車去Santa Barbara、或Rincon衝浪。從Pendleton開車大概三小時,」他聳聳肩,「現在不是加州海潮適合衝浪的季節,但還是很有趣。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Nate的聲音有點害羞,「我不會衝浪,Brad。我也沒學過。」

Brad用手肘撐起身體,一邊看向Nate思考著,「我可以教你。你信任我嗎?」

Nate微笑,「當然。」

「那就好。」
 
 
 
全文完
 
 
註1: 美軍在法蘭克福有空軍基地,http://en.wikipedia.org/wiki/Rhein-Main_Air_Base#Post-Cold_War_Use,為派往伊拉克和阿富汗地面部隊的轉運點。好像也有軍醫院,在伊拉克受傷的士兵如果很嚴重,後送地就到德國
 
 
有圖有真相之 ---- 超低調軍徽(綠色圈圈處)
Nate胸前也有,但還真難找到一張截圖是沒被槍或裝備擋住的
 
 
 

 ------------------------------------------------

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像....(淚奔)
畫到最後都想丟筆了

 


那些防彈背心,防護服上的帶子和槍帶,讓我畫到眼睛脫窗,迷彩更不用說,我決定完全忽略迷彩...(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