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線異世界

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3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OB同人 一步之遙

如果之前Janovec車禍身亡是意外,那Grant被槍擊簡直是荒謬,他們經歷了這麼多險境,最後竟然可能被自己人害死。
 
Roe很慶幸他們的連長知道這附近有腦科醫生,身在敵境有時候很難說是福是禍,Grant如果在他們一路經過被炸得亂七八糟,平民四散逃難的荷蘭或比利時受這種傷,大概翻遍方圓一百公里也找不到什麼腦科醫生。幸好Saalfelden並不太遠,Roe知道頭部受傷拖太晚處理的後果會很糟。
Speirs下車敲門時,覺得自己的憤怒已經超過擔憂,如果有必要,他會用槍指著德國醫生的腦袋叫他動手術。當醫生說:「我來開車,這樣比較快。」,Speirs沒再爭論坐到副駕駛座,Roe不禁鬆了口氣,這個醫生面對Speirs竟然如此鎮定,E連的人看到一定不敢置信。
 
德國醫生接手開車後,Speirs轉身看著Grant,然後抬頭對上Roe的視線,Roe向他點點頭,『他還活著…』
Speirs摸著Grant沒有被繃帶包住的一小部分額頭,彷彿要再度確定他真的活著,然後像是安慰一般拍了下Roe抓住車子邊緣的手。
 
就某種程度上來說,Roe比身為軍官的Bulk還了解「和士兵保持距離」的意義,因為你永遠也不知道,下一次大叫「醫護兵!」的聲音,會帶你看到哪個人血流滿地。
那個人在部隊最好的朋友們可以驚慌大叫、可以衝回去再殺幾個德國兵洩憤、可以意志消沉…但是Roe要帶著那個人到安全的地方、要拿出繃帶、止血、要用自己的身體當掩護別再讓任何砲彈或塵土碎屑打中那個人。他不能憤怒、傷心或意志消沉;他要安慰受傷的人,即使知道自己可能救不了他;就像軍官要寫那些『您的兒子光榮為國捐軀』的信給士兵家屬一樣。
 
Roe當然也聽過之前傳遍E連,關於Speirs給德軍戰俘抽菸,再對他們開槍的事;以及在Foy突圍時,Speirs單獨跑過德軍火線去聯絡I連再跑回來。在戰場上,要有好同袍、好長官和一點運氣才能活下去,Roe覺得他們已經很幸運了,至於之前關於Speirs的傳聞到底是不是真的也無所謂。
 
兩人待在醫院走廊,Speirs來回踱步,腦中只有一個念頭,他要讓對Grant開槍的人死的很慘。
 
「我不在乎誰對Grant開槍,我只在乎他能不能活著。」坐在走廊椅子上的Roe,盯著眼前牆壁說。
 
醫院裡明亮的燈光下,Speirs才猛然注意到Roe臉色有多蒼白,眼下黑圈襯的他深色眼睛顯得很大,他的表情不是擔憂也不是憤怒,只是抿著嘴微微皺眉。
進入奧地利後,那種稍微放鬆的氣氛是無可取代的,不用再擔心德軍迫擊砲、坦克或危險任務,但Speirs不記得有看過Roe露出笑容。他們活過了這場戰爭,卻再也無法回到以往的樣子,此生都將帶著戰爭留下的痕跡。當然,比起家園被破壞轟炸的歐洲人,他們還有個和平完整的美國可回去,但想要忘記Bastogne、Haguenau、和Landsberg的集中營…是不可能的。
 
幾小時後,醫生出來告訴他們Grant能活下去,但腦部功能有無受損,必須等他清醒才做檢查。
 
「等醫生確定Grant可以移動,我再派車來送他回團部醫護站。」Speirs說,一邊要往門口走。
 
「長官,你先回營部,我留在這裡陪Grant。」Roe知道Speirs必須回去處理那個開槍的人,而且連長總是不能離開部隊太遠。
 
Speirs很想直接命令他上車,如果是對E連其他士兵,Speirs不會有任何猶豫。話說回來,E連其他士兵看到Speirs稍微露出嚴厲的眼神就會嚇到趕快照做,不需要再說什麼。
 
「長官,」Roe輕聲說,但那是一個令人無法忽視的聲音,「這裡是德國人的醫院,我不會把Grant一個人留在這裡。」
 
-------------------------------------------------------
 
「把這個混蛋交給憲兵。」Speirs說完大步走出去。
 
「長官! 長官,Grant還活著嗎?」後面某個人急切地問。
 
「當然,他會沒事的。」
 
Speirs終於能一個人待著,剛剛自己差點就要開槍,但他知道即使這麼做也無法改變什麼,當時他腦中想著Roe那句話…
『我不在乎誰對Grant開槍,我只在乎他能不能活著。』
 
-------------------------------------------------------
 
「沒多久他們就找到開槍的人了,他在I連,我想是補充兵吧…聽說被打得很慘…」
 
Roe聽著旁邊開車的駕駛兵一路說著那個對Grant開槍的士兵被帶回去之後,有什麼下場,看來這件事已經傳遍整個營。Speirs回去後,在下午派了兩個人來,一個留著陪Grant,一個載Roe回E連駐紮地。
 
「嘿,Doc,Speirs上尉要見你,」Malarkey對剛下車的Roe招手。接著Bull、Talbert和Perconte都靠過來問Grant的狀況,Roe告訴他們再過幾天Grant就能回到團部醫護站,大家就可以去看他。
 
Roe走近E連的臨時辦公室時,Lipton對他說Speirs馬上就會回來,Roe坐在角落椅子上不知不覺開始打瞌睡,他已經將近24小時沒睡覺了,而且四周如此安靜平和,沒有奔忙傳文件和命令的人、沒有車聲、槍聲或爆炸聲…
 
Speirs走進辦公室時,瞥見坐在角落的人,他輕手輕腳走到桌邊,放下手上的文件。Roe猛然睜開眼睛,立刻想站起來。
 
Doc,沒關係,你可以坐著。」Speirs靠坐在桌子邊緣,「我知道你不想讓Grant一個人留在那醫院,可是你留在那裡一定會忘記吃飯睡覺。」
 
Roe有點不好意思的轉開視線。他想起還在Landsberg時,明知隔天部隊就要離開,自己卻半夜偷跑回集中營,把所有能搜刮到的藥品和食物通通給了團部派在門口守衛的憲兵。如果有時間,他會進去幫那些人,但萬一被發現擅自離開部隊可能讓他的長官惹大麻煩。
 
「我從來…沒奢望能看著大家都平安回國,就像我們當初離開Toccoa營一樣。可是…現在這種犧牲實在太…」Roe說話的時候仍然沒有看著Speirs。
 
「你先去吃飯,」Speirs走到Roe面前,低下頭看他,「然後去睡覺,」Roe訝異地抬頭,「這是命令。剩下的等你醒了再談。」
 
「是,長官。」Roe低著頭站起來往門口走去,Speirs輕輕拉住他的手臂,
 
「謝謝你…在醫院陪Grant。」
 
Roe終於看著Speirs的眼睛,露出微笑。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