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The Boondock Saints同人翻譯

Murphy開始笑起來,不是那種肚子用力的笑,而是高聲咯咯傻笑,他只在真的很自豪時才這樣笑。剛剛被作弄的受害者,正快速爆出一連串咒罵,試圖從Murphy之前故意排好再弄倒的椅子堆中站起來。 「他X的見鬼去,Murph!」Connor大喊,往弟弟身上打去,「你這他X的混蛋 !」 Murphy沒有閃躲,最後跌坐到了公寓地板上,還是不停咯咯笑,一邊想要正常呼吸,「你應該看看自己臉上的表情,」他喘著氣說,模仿他的雙胞胎兄弟剛剛的表情,「如果我是他X的混蛋,那麼你也是。」 Connor踢了弟弟的腿,但是眼角卻露出一點柔和的表情,「閉嘴趕快站起來。我想在打烊之前到Doc的店裡。」 Murphy臉上露出頑皮的笑容,伸出一隻手想求哥哥拉他站起來,一句『去你的』是他唯一得到的回答。 Connor轉身從廚房一堆椅子中找回自己的靴子。Murphy輕輕笑著站起來,他知道現在不應該繼續開玩笑,要在他老哥真的被惹毛之前停止,否則Connor會躲著他,直到在今晚在酒吧喝到爛醉為止。他知道這點,真的知道。 「噢,Con,你記得我們在Cork (註)過的那個夏天嗎?」 「嗯,」Connor不假思索的回答,因為他正在綁鞋帶,「我他X的喜歡Cork。」 Murphy哄堂大笑,Conner只花了一下子就想起來,自己的愛爾蘭腔讓『Cork』這個字聽起來像『cock』。Murphy還沒發覺之前,一隻靴子往頭上飛來,重重打到臉頰,但他還是止不住大笑。 Connor不發一語拿回靴子,把腳伸進去,甚至連鞋帶都沒綁,很快拿了掛在門邊的念珠,就大步走出去了。 那壞掉的門被甩上後又微微開了個縫,Murphy的笑聲漸漸變小,他知道Connor沒有因為自己故意讓他說出那個字而生氣,Connor生氣的是Murphy幾乎每星期都要騙他說一次,總是用不同的話題來開頭。Murphy有點後悔的嘆了口氣,現在可好,自己的報應就是今晚喝酒時Connor不會在旁邊。他開始尋找自己的靴子。 McGinty的氣氛不錯,雖然有點煙霧瀰漫,Connor享受著和其他老顧客聊天,但一邊漸漸生氣起來。他無意間瞥見弟弟坐在酒吧另一端,忍不住搖頭。他現在不生氣了,從走出公寓大門後就忘記了Murphy的惡作劇,但是他得教教那小子什麼叫尊重,不是嗎? 而且他知道Murphy有多恨喝醉時自己的雙胞胎兄弟不在旁邊講笑話什麼的。 幾小時後,酒吧幾乎空了,Connor終於決定要去坐到弟弟旁邊,他站起來,只有一點搖搖晃晃,幾乎要走到Murphy身邊時,酒吧的前門打開了。五個高大的男人直直走向Rocco,粗暴地抓著他的頭髮。 Rocco在大喊著什麼,投降似地舉起手,Conner聽到一個字「錢」。 「這個蠢蛋欠你錢?」Connor問,走向那些人,一邊感覺Murphy移動到了自己旁邊。 抓住Rocco的其中一人上下打量眼前的兩人,「愛爾蘭人,這不關你們的事。」 Murphy哼了一聲,簡單的說:「但這是我們的事。」 「嘿,」Connor拿出皮夾,「他欠多少?我兄弟和我可以先付一些表達誠意。」 那個高大的人猛力拉扯Rocco的頭髮,「我不想要愛爾蘭錢,我要他的錢。」 另一個人的拳頭往Rocco的腹部打去,然後一切就開始了。兄弟倆一邊歡呼大叫,一邊往混亂的中心撲進去,那幾個人立刻開始反擊,Murphy對付兩個,Connor對付兩個,他們把最後一個留給Rocco。 這場打鬥很難搞定,那幾個人壯的像是一堵牆,但Connor的速度和靈光乍現占了不少優勢,他還發現了一個有用的新方法,拿店裡標示洗手間方向的守護神像來利用。對付的最後一個人倒下後,Connor轉身要對Murphy說話,卻感覺自己簡直要反胃了。 他的目光立刻集中在Murphy被連續毆打腹部的景象上,他們還打他的臉,那個應該由Rocco對付的人緊抓他不放。Connor甚至在自己發覺之前就穿過房子,撲到他們身上,Murphy一被放開,就瘋狂的開始對付剛剛打他的人,Connor負責那個『應該』由Rocco對付的人。 Connor瞥到Rocco毫無反應躺在地上,不過看起來不像是死了,他一邊揮出另一拳,不屑地哼了一聲。有一天他們要教教這義大利人怎麼打架,或至少給他個頭盔什麼的。最後一次把對手的頭往牆上撞之後,那個人跌到了地上,Connor轉身掃視四周尋找弟弟。 Murphy站在房子中央,劇烈喘著氣,像是要殺人般盯著Connor,「那見鬼的是在搞什麼?」他擠出一句。 「那是打架。」Connor輕鬆的說,為弟弟臉上的憤怒感到困惑。 「不。」Murphy比著剛剛Connor把人從他身上拉開的地方,「那個。」 Conner微微抬頭,「嗯,我救了你,不是嗎?」 Murphy的眼光變的更強烈,「搞什麼鬼?」他小聲說,接著大吼,「他X的搞什麼鬼! 我不是你他X的小妹妹 ! 我不需要你他X的過來救我,只因為你他X的認為我需要幫忙! 如果我沒他X的昏倒或有槍指著我,我就他X的不需要你幫忙! 我自己可以搞定的!」 Chest還在喘著氣,但現在是憤怒多於疲累。Murphy走出門口。 Connor臉上還是帶著困惑的表情,看向Doc,「那是他X的怎樣?」 Doc聳聳肩,「下次你---你---你---們開始打---打---架什麼的,你不認為你---你---你...啊,下次他X的要清理善後。」 Connor點點頭,走向門口,希望自己回到公寓時,Murphy的憤怒會消下去一點。 他回到公寓已經兩小時了,Murphy還沒有回來。Connor放棄做任何事,除了來回踱步。當他想到剛剛的事…沒錯,他了解弟弟從哪裡來,以及他們在工作中要投入多少,但是要他站在那裡看著Murphy被打,他X的不可能。 在酒吧那時,Murphy他X的不可能掙脫從背後抓住他的人,尤其是前面另一個人正在痛打他。真是放屁,Murphy的愚蠢逞英雄有一天會害他喪命,Connor去X的才不會在葬禮上致詞,他會在他身邊的棺材裡。 他正把怒氣醞釀到很好的程度時,公寓的門打開了。 註:Cork是愛爾蘭南部的一個郡,其首府也叫Cork Murphy 離開酒吧時,本來是要回公寓,但他半途改變主意,決定到河邊去。他拿出一根菸含在嘴裡想要點燃,但當手碰到臉頰時,感到有東西黏黏的,他停住了,自己臉上大概是一團糟,這些他X的混蛋每一拳都是來真的。 菸點著後,他開始繼續前進,祈禱自己不要遇上警察----任何一個看到他的樣子,都會立刻逮捕他。這是他今晚最不需要的情況。 通常打完架後,他會直接回公寓,但Connor現在會在家,他真的不想重複在酒吧說的那些話。去X的Connor,他知道,兩人其實都很清楚誰年紀大,但那不代表他哥哥要當他很脆弱或什麼的。出生差幾分鐘?他X的不算什麼,但是Connor有時仍然對待Murphy像對待小孩子,就像Murphy無法照顧好自己一樣。 他回想今晚稍早的打鬥,縮了一下,他今晚陷入困境了,至少可以對自己承認這一點----在別人面前承認就免了。承認這點讓整個痛苦的情況更加難以忍受,如果他真的需要保護呢? 如果每次Connor打他的手叫他閉嘴時,都算是他應得的報應呢? 他X的,Connor只是需要被教育一下,什麼叫尊重。 Murphy轉身走回公寓。 他弟弟進來時,Connor猛地轉頭看向門口,Murphy看起來糟透了,右眼已經瘀青,左邊臉頰上有一道血跡,看來那人的戒指劃破了他的皮膚, Connor的憤怒立刻被丟到一邊去,走向弟弟想幫他清理傷口。 「他X的,Connor。」 Connor 走到一半停住了,他放下伸出去的手臂,「Murph,我...」 Murphy打斷他,「不,Connor,不要照顧我,我他X的受不了。我不懂為什麼你去X的一直堅持…堅持照顧我,好像我自己做不來似的。」 Connor感到一些怒氣又升起來了,他向前走了幾步,靠到弟弟身邊---很靠近很靠近,「你是個他X的低能。」 「謝啦。」Murphy擦過哥哥身邊,「這不就搞清楚了,但是…真好笑,我去X的不記得被送到特殊學校,我是你他X的雙胞胎兄弟! 我可以照顧自己。」 「我是指你得問出來才知道,讓你像個低能。」Connor伸手去拿菸,「對,你是我去X的雙胞胎兄弟,我愛你勝過任何事,我不想一天沒照顧你,就發現你他X的死了!」菸還在他手上,沒點火,他又開始來回踱步,背對著Murphy,「你屬於我,Murph,而我他X的不會讓上帝帶走你,除非無可避免。我會和你一起,就陪在你旁邊。」 Connor感到一隻手抓住他的肩膀,整個人被轉過去面對Murphy。突然間,Murphy大力地吻他,兩人的唇之間沒有手隔著,只有他和他的雙胞胎兄弟,Connor急切地緊抓著Murphy,他所有的恐懼都傾注在這個吻裡面。 Murphy退開,皺起眉頭看著哥哥,「那就是原因?」 Connor點頭,不確定要怎麼解釋剛剛的吻。 「嗯,他X的我可以接受這個。」他的嘴角彎成一個微笑,接著警告似地說,「但只有在必要的時候。」 Connor點頭,Murphy放開手,但又被拉回來,發現Connor仍然抓著自己。 「Con?」 Connor的手收緊了,「輪到我問你,那見鬼的的是什麼?」 困惑的表情掠過Murphy的臉,Conner看的很清楚,「什麼? 我以前親過你,不是嗎?」 「沒有在嘴唇上,Murph。」Connor嘆氣。 Murphy的眼睛裡現在是貨真價實的驚慌了,「我們今晚要談這個? 比其他事重要?」 「對,我們他X的要談這個! 你今天到底他X的在想什麼,Murphy?」 驚慌被悲傷和渴望取代了,Connor知道怎麼解讀那個眼神,不需要聽他弟弟說一個字。不過Murphy也真的他X的不說一個字。 Connor想說些什麼,他靠過去輕吻Murphy,洗去剛剛那個猛烈的吻留下的感覺,Murphy的手移到他背上,把他拉近。 當兩人分開時,Murphy看著他雙胞胎兄弟的臉,「你了解這是種罪惡。」 Connor沉默了一下,思考著,然後他回答,「愛不是罪惡,Murphy。」 突然間Murphy拉著他往最近的床邊去,惡作劇的微笑和精力充沛的樣子又回來了。 「他X的,Murph,搞什---」是Connor唯一能擠出的字,接著他就被丟到床上,發現自己只能抬頭看著弟弟,他知道那個表情,Murphy正在打鬼主意。 「等等,Murph,什---」,他又被打斷了,Murphy突然撐著身體趴在Conner上方,兩人只有唇相觸,Connor輕輕哼了一聲,把手壓在Murphy背上,試圖把他的身體拉下來,但是Murphy不肯讓步。 相反的,他跪坐起來,把體重壓在Connor的腹部,把襯衫脫過頭上,Connor只來得及瞥一眼他身上的刺青,接著Murphy彎下身來吻他。 他被拉著坐起來,身上的衣服被一吋吋緩慢脫下,Murphy感激地看著他。Connor下半輩子不想看著他弟弟臉上那個表情?他心裡曾經閃過的懷疑? 這些都見鬼去吧。 他以前有夢過和Murphy在一起,他猜想有手足之親的人都夢過,但這個... 這遠超過作夢。他正要伸出手擦掉弟弟臉上的血,視線卻被脫過頭上的衣服遮住了,接著他被推倒回那陳舊的床上。 這次Murphy吻Connor時壓在他身上,兩人的慾望隔著牛仔褲相觸時,Connor弓起身體,吻突然停住了,Murphy的身體不自覺地微微抽搐著。 Murphy離開哥哥身上,手立刻伸向自己的皮帶、釦子和拉鍊。Connor坐起來,「Murph,我們有一整晚的時間,不用---」 Murphy的手按住他胸口,把他推回床上。 「Connor,他X的閉嘴。想要我證明我可以照顧自己嗎? 我會證明給你看。」 當Murphy的牛仔褲和內褲滑下髖骨,脫到了大腿上,Conner決定要閉嘴。 Murphy一脫掉身上的衣服之後,就立刻靠向哥哥身邊,把他的臀部抬起,脫下他的褲子。 Connor聽到自己的衣服被丟向地上,但眼前Murphy跪在自己腿間的景象,還有他身下高漲的慾望,讓Connor幾乎無法去想別的。他的視線移向Murphy的臉,發現弟弟幾乎用同樣的眼光在看自己,兩人的視線相交時,像是要發出「啪」的一聲。 Murphy很快壓回他身上,急切地讓兩人的下半身靠在一起,Connor用幾乎可以撞斷肋骨的力量想要更貼近弟弟一點。突然間Connor甚至無有餘力去吻Murphy,只能把頭向後仰,無法克制地小聲喘息著,Murphy的嘴靠在他肩上,交替親吻或是咬下去。 隨著無聲的呻吟,Connor達到了高潮,接著是Murphy,壓在身下弓起來的身體上。 兩人像是被抽乾一般躺在那裡好久好久,然後Conno喃喃地說,「我他X的喜歡Cork。」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