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NUMB3RS同人 Tension 

「發生什麼事了?」他問坐在旁邊的通訊人員,卻只得到皺眉搖頭的回答,槍聲暫時停下,三四個急切交雜的聲音從無線電裡傳來,Charlie正想仔細聽,槍聲又響起來。 7月炎熱的下午,坐在冷氣辦公大樓裡,聽著「2點鐘方向有三個人 !」、「第4隊在西邊入口待命」、外加槍聲,搞不好會以為只是有人在玩CS罷了… 一分鐘後,對話完全消失,只剩下各種遠近不同的槍聲,Charlie已經放棄問任何問題,開始考慮自己是不是應該先出去,五分鐘後再進來,就可以知道一切都會搞定了。他開始不自覺的在腦中計算這陣槍聲從哪個方向傳來、距離多遠、總共有幾個人在開槍… 現在想什麼都好,只要別去想Don正身在槍戰中。 三分鐘後,槍戰還沒有結束,辦公室裡好幾個探員已經圍過來關切,Charlie坐在椅子邊緣,掃視四周想找紙和筆,他真的得做些什麼來分散注意力才行,要不就得說服自己:和Don一起執行任務的,是LA最精銳的SWAT,軍火走私販也可以搞定。 Charlie數到436秒時---他甚至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開始數的?---槍聲終於停止,無線電裡有一個無論如何都不會認錯的聲音說:All clear ! 他站起來快步走出去。 ------------------------------------------------- 半小時後,Don和屬下的探員回到辦公室,Charlie卻站在最遠的角落,看著哥哥交代其他人處理善後,偵訊嫌犯。 自己可以幫忙分析案子,推測在哪裡準備走私軍火、用什麼一般貨櫃做掩護、那些貨櫃可能在哪裡…但是就到此為止,剩下的風險,他只能當個旁觀者,坐在辦公室等待結果…不管結果是好是壞。 Don走進會議室,接著他的長官匆匆跟了進去(註1),雖然聽不到他們的對話,但Charlie知道今天的攻堅任務突然變成槍戰,兩個嫌犯被擊斃,三個警方人員帶著卡在防彈衣上的子彈回來,現場像是大戰過後四處彈孔的情況,長官絕對不會太高興。 FBI得知有一批軍火要準備從LA的港口走私出國,今天是他們準備攻堅的最佳時機,但情況有點失控,現場是貨櫃堆積的倉庫,太多可以躲藏的地方,子彈射到金屬貨櫃還會偏向反彈。Don知道今天的任務報告會很---難---寫,他不耐煩地脫掉身上的防彈衣,大力甩到桌上,他可不是那種在長官面前絕對必恭必敬的人。 就只是一個小小狀況出乎他們意料,Don除了無奈也不知還能說什麼,感謝上天警方沒有人殉職,否則自己別想從長官的指責裡脫身了。Charlie看著Don憤怒地走出會議室,他想上前說些什麼,卻感到現在似乎不是好時機,他腦中理性的部分想問Don:為什麼攻堅會變成槍戰? 但身為Don的弟弟那部份,其實害怕到想從頭到腳仔細檢查,確認Don還好好活著,從將近十分鐘的槍戰中毫髮無傷的回來。 Megan對Don說了些什麼,他像是沒聽到一般,視線仍然集中在手上的文件,Megan站到他面前出其不意抽走那個檔案夾,Don愣了一下,最後對她點點頭,向電梯的方向走去。 Charlie本能地跟了過去,經過Megan身邊時,她看出Charlie眼中的關切疑惑,小聲說:「嘿,Charlie…你哥哥先去換衣服了,今天的事大概要處理到很晚,我可不想一直跟在渾身汗味的老闆身邊。」她笑著眨了眨眼,Charlie知道Megan的用意,Don需要暫時冷靜幾分鐘,好應付接下來的事。 不過Don表面上可以冷靜,但他自己挑上肩的責任實在太多了,今天的槍戰即使是意外,Don也會在心裡歸咎到自己身上。 Charlie嘆了口氣,在更衣室第三排櫃子之間,找到他的哥哥, 「嘿,我以為你回家了。」Don的聲音在空曠更衣室裡迴響。 『哪個弟弟會在哥哥和軍火走私販槍戰之後,什麼也不問就回家?』Charlie心想,他快速打量著Don---衣服上沒有血跡,也沒有擦傷,感謝上天。 「Charlie…」 「我以為攻堅是出其不意的,為什麼…會變成槍戰?」Charlie沒說出口的,其實是「我很怕你在槍戰中受傷」。 但在Don聽來,Charlie簡直就像剛剛在會議室興師問罪的長官一樣,只是語調不那麼冷酷,比較像…驚慌。於是他沒有回答。 今天Charlie堅持要在辦公室等待任務結果,Don不置可否,現在倒有點後悔起來。 「我不是在懷疑你的能力,只是…那些軍火走私販什麼武器都有…」 「Charlie…我們遇過更危險的情況。」 「槍戰十分鐘還不叫危險? 他們怎麼知道FBI的人準備攻堅?」 Don張口想解釋,他們的任務從頭到尾都是保密的,也沒有人不聽命令突然搞砸,就是一個…小意外。『哼,小意外,如果我可以把這個理由寫成報告就太棒了,不用再去回想誰站在哪裡先開槍。』Don心想。 「我現在不想談這個。」他最後冷冷的說, Charlie愣住了,「我擔心你而已…」 Don盯著弟弟,下一秒,Charlie就被大力推著靠在背後更衣室櫃子門上。 Don不是第一次遇上槍戰,他們有裝備,受過訓練,當然可以大大降低風險,但就像他之前對Charlie承認的:我一直都害怕,只是不表現出來。 有時候他自嘲的想,沒有女友、沒有成家、沒有小孩,就某方面來說,讓世界上為他提心吊膽的人少了幾個。當然他的同事朋友也會擔心,但那不一樣。最愛的人替他擔心,造成的內疚只會日積月累,光是父親和弟弟就擔心成這樣,如果再加上… Don的手抵在Charlie頭兩側,他沒有真正壓住Charlie,卻令弟弟一時間動彈不得,忍不住閉上眼睛。可是兩人的呼吸聲、Don身上混合了之前槍戰的煙硝和汗水味、大腿上未及解下的槍套因為現在的姿勢壓在Charlie腿上…這些感覺反而在閉上眼睛後更鮮明,他受不了Don盯著自己的視線,再躲下去也沒意義。 Charlie睜開眼睛,下午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Don那雙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深棕色眼睛在瞬間有如半透明的琥珀,可是Charlie看不透他在想什麼。 「我告訴你什麼叫危險,上次那個狙擊手的案子,」Don平常說話語調很乾脆俐落,但他悄聲靠在Charlie耳邊緩慢地說,「你沒有通知任何人就到現場,還直接走進他的射程…」 一陣顫慄傳遍Charlie全身。Don很少很少用這種語氣說話,他們兩人意見不合時,當然也會提高音量吵架,但Don真正憤怒到極點,聲音反而異常冷靜,就像現在,雖然是耳語,卻帶著不容質疑的警告意味,「沒有防彈衣,沒有掩護…那才叫危險。」Don每一次呼吸,都吹上Charlie的耳際。 「數學天才Eppes教授…你一定可以算出來…你這樣做的風險,比我和SWAT一起攻堅要大多少吧?」Don的手猛然抓住Charlie一邊手腕,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他抓的太大力了,Charlie另一隻手按在身後櫃子上,扭動著想要掙脫,Don用一邊膝蓋壓住他的大腿,稍微退開盯著他。「Don…好吧,我們扯平了,我剛剛沒有責備你的意思,只是…」Charlie頓了一下,無法說出接下來的話,『我們已經失去過一個親人,再經歷一次我會崩潰…』 Don知道弟弟想說什麼---他們只能看著母親躺在醫院卻無能為力,時日推移的確讓內疚痛苦減輕,卻從未消失。兩人維持同樣的姿勢僵持了一陣,Don稍微放鬆握在Charlie手上的力量,但沒有放開。 『不准走!』Don的眼神在說。 『我不會離開你身邊的…』Charlie用眼神回答,他感覺到哥哥的身體放鬆下來,接著那個恢復平常語調的聲音,像誘惑一般靠在自己耳邊說:「你想要證明嗎?…我可以證明我沒事,還好好的在你眼前…」 Charlie微微倒吸了口氣,他一直很懷疑,是不是只有自己才注意過Don的聲音?或是FBI同事屬下平常聽慣他職業化的命令語氣,所以從來沒發現Don的聲音有多令人難忘? Charlie把一隻手環上Don的肩膀,下巴靠了過去。沒錯…他還活著,危險的嫌犯不會減少、槍戰無法避免、自己不可能每次幫忙辦案都推測準確,Don選擇的職業讓他必須犧牲某些珍貴的東西,那像一面鏡子,Charlie從裡面看到的反射,是自己單純、安穩、平順的教授生活。他怎麼能如此自私,拋下哥哥躲在鏡子另一端? Don微微側頭,沿著Charlie耳邊輕吻,往下滑到了頸部,Charlie嘆了口氣,今天的槍戰不重要了;情況為什麼失控一樣不重要了;他坐在辦公室聽著無線電時,擔心其中一聲槍響可能擊中Don的憂慮也不重要了….『沒錯,我需要證明…證明Don還活著…』他在心裡對自己說。 握在手腕上的力量漸漸鬆開,Don移向Charlie手指,互相交握著,他原本抵在Charlie身上的膝蓋曖昧地磨蹭到了大腿內側,Charlie突然伸過另一隻手來捏住他的下顎,稍微推開兩人間的距離。 「Don…我需要你---我需要你來提醒我世界並不完美,生命也不全由邏輯和機率組成…」接著他毫不猶豫吻了下去。 Don很快伸手到Charlie後頸,按著他的頭靠向自己,今天在槍戰中擦身而過的危機感,突然一下子湧出來---他並非不害怕,而是這個職業訓練他壓抑所有恐懼冷靜思考,才能從任務中全身而退。 (待續) (註1) 非常閒閒沒事才會做的無聊考據: FBI 在每個州都有辦公室,但大城市像是紐約或洛杉磯,另外特別設置辦公室。 一般的州辦公室,通常由一位主任探員 (Special Agent in charge)負責,是最高職位,視情況還會有兩到三位副主任探員( Assistant Special Agent in charge)。 洛杉磯之類的大城市,因為人口眾多,需要FBI處理的業務繁雜,主任探員有兩到三位,另外主任探員之上還有一位副主任局長 (Assistant Director in Charge…這翻譯真是鬼到不行,連我自己都看了彆扭 XD)。Don是主任探員的話,他的長官(我記得第一季有出現過吧?)應該就是副主任局長。 --------------------------------------------------------- 芒果的廢話: 我知道…挖坑是不道德的行為,(默默回頭數自己到底挖了多少坑) 認真回想,這篇文的點子大概半年前就有了(汗,等這麼久才寫), 花卷、熊和芒果三人在MSN上『仔細』的討論,如果綜合我們三人的花痴,絕對會變成一篇十分令人噴血的PWP, 可惜芒果寫不出激動(?)PWP (被熊用鞭子抽飛),所以前面冒出了案件敘述 (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