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5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Speedy boy 第2章

Leg 2 Viggo是眾多車隊技師中的一個,他原本在J汽車公司美國的維修場工作,和妻子離婚後卻渴望過不同的生活,憑著他的實力獲選為J車隊參加WRC的工作人員,已經五年了,一年有9到10個月要跟著車隊在世界各地比賽。 通常維修人員需要車手提供許多實際開車的情況來做最好的調整,讓車子可以發揮到極限,Viggo雖然不是車手,但是他就是有辦法輕易了解那些只有開車的人才知道的感覺,所以很快成為Hugo認定不可或缺的車隊成員。 Orlando在希臘這站全程結束後排名第9,Karl則是第5,本來有機會爭取更前面的名次,但是最後一天他的車子跑第五個special stage(註1)時,懸吊系統故障,後來進維修站也來不及修好。這件事讓負責維修Karl車子的Sean Bean耿耿於懷,雖然比賽前已經盡可能的讓車子保持最佳狀態,這種野外的比賽仍然充滿不可知的變數。 WRC是車手的挑戰,也是工作人員和車子本身的挑戰,每一次只有短短二十分鐘維修,沒有經驗累積是辦不到的,所以維修人員自成一個團隊,他們之間的默契是幫助車手奪冠的重要關鍵之一。 待在希臘的最後一個晚上,車隊裡的人決定要去離比賽地不遠的雅典一遊。為了不離車子和設備太遠,過去三天他們都待在山下這個小城鎮,簡直快悶死了,向來不愛熱鬧的Viggo也被拖去,在車隊這種幾乎沒有女性的團體裡,一群男人起鬨的本領可不是蓋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沒人能保持冷靜---連領隊Hugo都說不出自己有多少次被其他人整到。 現在他們在一家小酒吧裡,Viggo其實很疑惑為何希臘的店面都小的可以,偏偏大部分希臘人的體型都「不瘦」,整間房子裡充滿了大笑、談天、唱歌的聲音,不過在希臘,很少人在乎喧嘩這回事,Viggo看到Orlando拉著四個車隊裡的人,包括一臉吃驚的David,圍在兩個希臘人身邊,一面大笑一面斷斷續續的學他們的腔調唱歌---沒錯,是希臘語,和法語之類比起來,算是不太常聽到的語言,那兩個希臘人每唱一句還不時停下來指點Orlando. Viggo實在很難把眼前這個愛笑鬧的年輕人,和比賽的時候冷靜沉著的Orlando聯想在一起,或許只有David才最了解開車時的Orlando表現出來的那種氣勢。 Viggo覺得自己好像已經過了可以和年輕人玩樂的年紀,他現在開始昏昏欲睡了,大概是喝太多酒的緣故,他走到外面想讓自己清醒一下。 「嘿,Viggo!」 他轉頭看,原來是Sean。五年前,Sean和Viggo同時加入J車隊工作人員的行列,Viggo和他算是比較熟識的朋友,他們年紀差不多,而且都是有小孩又離婚,其他工作人員都說,想聽到Viggo說工作以外的事,簡直比拿冠軍還難。 「Hugo還在裡面嗎?」Viggo問。 「大概吧,他只有在比賽的時候才像領隊。」Sean邊說邊笑。 「我在想…去土耳其…」 「Orlando的車沒問題的啦,」Sean心裡想Viggo果然是念念不忘車子的人,「你只要告訴他別把車子開上太凹凸不平的地方就好了。」 Viggo忍不住大笑,「凹凸不平的地方?嗯…你怎麼不去告訴Karl?」 「沒辦法,他相信我替他把車子調整成有吉普車的懸吊系統,還可以保持時速110公里。」Sean狀似無奈的攤開手。「那,你覺得Orlando怎樣?」 「他好像小孩子,」Viggo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當然,開車的時候不是。」 「他很…特別,對吧。」認識Viggo五年來,Sean知道他看人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本能,絕對不是光看外表就判斷。 「對,我從來沒遇過像他這樣的車手,他很有潛力…」 「說不定明年可以和Karl一較高下了?」 「我們等著看吧。」 ~~~~~~~~~~~~~~~~~~~~~~~~~~~~~~~~~~~~~~~~~~ 今天車隊就要準備往下一站土耳其出發,那天早上Orlando在太陽升起前就醒了,地中海的早晨,天空出乎意外的湛藍,隱約可見幾顆還未被晨光掩蓋的星星,他睡不著想去旅館外走走,發現一樓的庭院裡有個人影---是Viggo,本來打算偷偷從後面靠近嚇他一跳,不過想起自己幾乎和車隊裡每個人都開過玩笑,認識Viggo到現在卻一次也不敢,他隱約覺得Viggo會是除了David以外,少數能看透自己除了好動之外個性的人。 「嘿,你這麼早就起來了?」 Viggo聽到聲音轉身,很驚訝Orlando會在這時候出現,而且過去幾天的比賽中,每天開車將近十小時,這絕對會是讓人想多睡一點的理由。Orlando穿著T-shirt和短褲,看上去實在不像一個成年人,他太瘦了,平常穿著賽車服看不出來,現在衣服和褲子都鬆垮垮的掛在身上,Viggo甚至在想自己十四歲的兒子搞不好都和他差不多重了。 「我想看看這裡的日出…你不會想再睡一下嗎?」Viggo問。 Orlando搖頭,「不,今天在飛機上還有的是時間睡。」 天空開始變亮,面對東方的旅館籠罩在一片金色陽光之中,Orlando深棕色的眼睛此時有如半透明的琥珀一般,但是Viggo知道世上任何琥珀都不會閃耀這麼美麗的光芒,那是生命的華采,所有無生命的物體都無法與之比擬,讓他有一瞬間的失神。 Orlando其實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和Viggo聊天,從一月開始比賽到現在,兩人的交談都不外乎車子的狀況,David雖然也是沉默寡言型的人,但是他比較隨和,而且不太會拒絕Orlando平常提出來的那些瘋狂主意---例如在餐廳裡學唱希臘歌。 不過他決定要試試改變這種情況。 「我有點念英國的天氣,這裡好熱。」 「下著小雨、霧茫茫的倫敦嗎?」其實Viggo跟著車隊去過英國很多次,但那是工作,他從來沒時間好好探索去過的所有國家。 Orlando笑了,「不完全是,我小時候在Northhampton長大的。」 「Northhampton ?那你一定去過Silverstone吧(註:Silverstone是賽車場,每年F1的英國站在此舉行)。」 「嗯…我六歲的時候發現那是一個奇妙的世界,和外面馬路上的車子不一樣,開車的人也不一樣,他們好像活在我們前面的時空裡。然後…我放棄所有十三歲男孩會想要的生日禮物,交換一張門票去看F1,因為太貴了,家裡沒人一起去,我還記得隔壁座位的人一直問我:你的爸爸呢?你是不是走丟了?」 Viggo拚命忍住笑,「喔,我都還沒看過F1現場呢。」 他有一種錯覺,好像是在和自己的小孩說話,而不是25歲的車手。他了解當賽車手是多少男孩子夢寐以求的職業,但這和一般的運動比賽又不太一樣,有時候就是要靠某種天份,才能像Orlando這樣,很年輕就有資格參加WRC。 「你跟著車隊四處去,會想念家裡嗎?」 「我會想念兒子。或許我應該去向FIA建議WRC要增加美國站才對。」Viggo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在Orlando面前說出這種近似開玩笑的話。 「你有兒子?」Orlando驚訝的睜大眼睛。 「怎麼?我看起來沒有爸爸的形象嗎?」 「不…一年將近十個月和家人分開,很難忍受吧?我知道有休假,但是…」 「我兒子倒是很希望和我一起到處去,他才十四歲,你知道我不可能答應,連他放暑假我都不敢讓他到這些偏僻的地方來找我。」 「擔心兒子的老爸?Viggo,這和你平常的樣子完全無法聯想在一起。」 「你也讓我無法置信,」Viggo回答,「你不開車的時候真的是很…令人訝異。」他的眼睛裡帶著笑意。 「天呀,這和David剛認識我之後說的一樣!」Orlando邊說邊感覺到Viggo快要笑出來了,只是表情還很正經的樣子。 看來他終於找出除了車子之外的話題可以和Viggo談了。 ~~~~~~~~~~~~~~~~~~~~~~~~~~~~~~~~~~~~~~~~~~~~~~~~~~~~~~~~~~ 2002年6月 Antalya , Turkey 還有十分鐘,第一位車手就要出發了。因為比賽場地的緣故,WRC無法讓所有車手同時出發,而採間隔制,以免前面的車揚起的塵土遮蔽視線,計算的是個人花多少時間跑完全程,而非誰先到終點。 一小群維修人員圍在車子旁,Orlando和David已經準備要坐上駕駛座,Viggo正在和維修站的工作人員用無線電作最後的確認,今天全長594公里的比賽,總共有三次停維修站的機會,維修人員必須先到定點以作準備。 「你還記得昨天shakedown(註2)的那段感覺嗎?」 「記得,」Orlando回答,而David知道他說記得就是真的記得,Orlando對陌生賽道的適應十分迅速,這是他參賽最大的優勢之一。「今天我們又要繼續坐搖搖車啦!」他說著拍了拍David的肩膀。 稍後兩人把車子開到起點等待出發信號時,David用手捂住耳機連著的麥克風問:「你還行嗎?」 Orlando伸出拇指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他知道David在擔心什麼,也知道他為什麼不想讓車隊裡的人聽到他們的對話,但是目前沒有比今天的比賽更重要的事了。 「接下來有連續上下坡,換二檔。」 他們已經從第二個維修站離開,車子的狀況很好,土耳其這裡仍然是碎石路佔大部分,但是沒有像希臘那麼多山路。 「我們快要到第三個special stage了吧?」Orlando問。 「快了,你保持這個速度。」 沒想到,就在快要完成這個special stage的時候,Orlando感覺右後輪壓過特別凸起的石頭,車子顛簸了一下,原本沒什麼,但他們可是以超過100公里的速度開過去,接下來他馬上就知道右後輪避震器不行了,車子還是可以開,在碎石路上震動卻得由車身和輪胎承受。 「David,右後輪的避震器…」 「我知道,前面的左…彎你慢…一點…過去。」David也感覺到車身的震動變強了,雖然其他三個避震器還正常,壞掉的這個卻讓車子受力不平均,使爆胎的危險增加,但他們無可奈何,除非到下一個維修站,否則沒機會修。 他突然想到今天出發前的擔憂,說不定會成真… To be continued (註1)Special Stage是夾雜在每日賽程之中的路段,可能有六或七個以上,要在限定的時間內跑完,最高平均時速規定在110 km。 (註2)Shakedown是Leg 1進行的前一天,開放給車手練習的兩小時,不過不能在比賽預定路段練習。 P.S. 之前忘記提示,文裡面借用的LOTR演員名字有: Orlando是J車隊參加WRC的兩位車手之一,他的co-driver是David Wenham 同隊另一車手是Karl Urban,co-driver是Billy Boyd Viggo和Sean Bean是J車隊的技師之一,Hugo Weaving是車隊領隊 既然是真人同人嘛...有些地方仍然參考演員的真實生活, Orlando是英國人(不過他在Canterbury長大,不是我編的Northhampton), Sean和Viggo真的都離婚又有小孩,Viggo在拍魔戒時,他的兒子是14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