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Speedy Boy 第4章

「沒事就好,那我不打擾你了。」Viggo說完就要轉身離去。 因為沒料到敲門的人會是Viggo,還聽到自己撞上牆的聲音,這幾秒鐘太驚慌、太尷尬,Orlando完全忘掉背痛,現在看到唯一可以幫他拿止痛藥的人要走了,Orlando突然覺得,自己能體會要掉落山崖的人努力抓住最後支撐物的感覺。 「等一下。」他忍不住說。 Viggo回頭,「怎麼了?」 「請你…請你…」天啊,自己就坐在離床旁櫃子不到五步遠的椅子上,還要讓別人替自己拿東西?「幫我把床旁櫃子上的塑膠袋拿來好嗎?」 Viggo愣了一下,不明白Orlando為何會突然冒出這句話,他有點遲疑的看著Orlando。 『他一定覺得我是怪人。』Orlando想著,卻看到Viggo走向櫃子,拿起裝著幾顆白色藥片的塑膠密封袋。 「安眠藥?」 「不…啊,對,那是安眠藥,我大概需要多吃幾顆才能睡著。」Orlando勉強忍住背痛,尷尬的笑著,這個藉口爛斃了,說謊固然不對,但是現在說出真相會更糟。 Viggo看著Orlando,雖然燈光昏暗,但是Viggo灰藍色眼睛裡探究的眼光並沒有減少,「Alan知道你在吃這個嗎?」 「知道。」有句話說,編了一個謊言,就得用更多謊言掩蓋它。Orlando伸出手想從Viggo手裡拿走袋子,他害怕再被問下去,自己只好說出背痛的事。 Viggo沒再多問,他把袋子給了Orlando,慢慢走出去。Orlando看著門在眼前關上,終於鬆了一口氣,通常他不願意欺騙別人,其實車手出意外並不是多可恥的事,賽車需要人和車子都在最佳狀態才行,出錯並非全是車手的責任,Orlando的心結在於他不想讓別人知道那次車禍留下的舊傷讓他如此難以承受。 現在可好,他不想說謊,因為也很少有別人問到吃藥的事,偏偏卻對一個自己幾乎天天見到的人說謊,Viggo說不定會去問Alan… Orlando決定現在別想這件事。 ~~~~~~~~~~~~~~~~~~~~~~~~~~~~~~~~~~~~~~~~~~~~~~~~~~~~~ 2002年7月 比賽開始前15天 Argentina 「全程平均海拔大約600公尺,氣溫在5到11度之間,氣象報告預計比賽當天…」 Viggo、Sean和所有工作人員聚集在一起聽著阿根廷這站的環境路況,通常WRC的路線是大致固定的,但是怎麼能奢望沒有舖柏油的荒野道路每年都保持一樣的狀況? 這一站全程風景很美,比起紐西蘭或澳洲毫不遜色,但是海拔高又是南半球的冬天,和之前的冰天雪地或夏日高溫的情況都不同,如何讓引擎在高海拔比賽,又能保持速度?這是另一種考驗。 而車手呢?---只能憑經驗。 Viggo希望Orlando今年參賽能獲得寶貴的經驗以準備明年的比賽,當然,他會全力協助,從一月開賽之後,他就看出Orlando絕對會是未來J車隊的明星,對陌生路況的適應相當快速,而且幾乎是本能的知道如何在崎嶇路面上掌控方向,再加上有David,只要車子和維修配合得當,明年Orlando有機會爭取更好的名次。 「這一站是碎石路,不會比土耳其更崎嶇,別以為是之前的上下坡山路,我們從起點到終點全在山上。」 David坐在電視前,拿著遙控器一會兒快轉、一會兒倒帶,Orlando在他旁邊,一起看著去年參賽車手的車內錄影。David已經是第五年在WRC當co-driver了,他所提供的資訊有助於第一次來阿根廷參賽的Orlando更快進入狀況,FIA允許的探路時間是比賽前兩天,但是在比賽路段以外,各個車隊已經開始試車了。 「嗯…」Orlando有點茫然的哼了一聲,一邊把湯匙伸進手上拿的紙盒子裡,他現在的樣子和半夜坐在電視前吃宵夜的高中生沒啥兩樣,不過Orlando吃的是麥片---沒錯,是麥片,用來煮早餐桌上麥片粥的那種,但是他沒有煮,也沒有加牛奶或其他任何東西,就直接吃。 之前車隊裡的一個人知道Orlando吃的零食是這種東西,當場脫口而出:「Orlando,你是馬嗎?」 David從十分鐘前就發現Orlando已經進入恍惚的狀態,他按下放影機的暫停鍵,「喂,你還醒著?」 「我當然醒著…只是這裡不但有時差,還四季顛倒,天啊…我想想,墨西哥、紐西蘭、塞浦路斯;土耳其、阿根廷、芬蘭,如果我可以參加航空公司的里程累積,大概這兩趟跨越赤道就夠換一張免費機票了吧。」 「過幾天你就會習慣時差了,背不痛的話一切都好談?」 「對,你應該說避震器不壞的話一切都好談,喔,別再回想我做的蠢事了!」 「在土耳其的時候是這樣?」David伸出食指,那是他發現Orlando用來形容背痛程度的一種方法。 Orlando比中指,「是這樣才對。」 David笑了,「你知道Alan有多緊張嗎?我們到了阿根廷之後他幾乎整天跟在你後面。」 「我真的沒事啦,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懷疑了。嗯…我們剛剛看到哪裡了?」 「你不是說你醒著嗎?」 ~~~~~~~~~~~~~~~~~~~~~~~~~~~~~~~~~~~~~~~~~~~~~~~~~~ 「因為海拔高的緣故,必須調整引擎的狀態,馬力最大值在7000轉,汽燃比升高的話…」 Viggo注意到自從那天晚上看到Orlando吃「安眠藥」之後,Orlando總是刻意避開他的眼神,像現在引擎蓋掀開了,Orlando就死死盯著車子裡看,Viggo懷疑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剛剛說的話。 一陣沉默。 「Viggo…老實說,路況我大概了解,但是現在我沒把握…」Orlando突然小聲冒出一句話,視線還是在車子上,完全沒有抬頭看Viggo。 「嘿,」他拍拍Orlando的肩,「別緊張,這幾天你試開過車子就知道那種感覺了,你要習慣換檔加速的時機會不同。」 「你有想過要當車手嗎?」Orlando偏過頭看著Viggo,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問Viggo這種問題,但現在它就是冒了出來。 Viggo一邊移開撐著引擎蓋的金屬支架,把引擎蓋蓋上,一邊說:「你真的想知道?」 「對。」Orlando又不敢看著Viggo的眼神了,雖然他知道這樣不太禮貌。 「Orlando,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就看著我…」 他終於慢慢抬頭。 「我曾經希望能當車手…那是男孩子會有的夢想之一。但是我發現這需要天份,像你25歲就能參加世界冠軍賽,你懂嗎?這種天份是我無法求得的。」 Orlando靜靜的聽著他說完之後低下頭,看著引擎蓋閃亮的烤漆反射著Viggo和自己的倒影,他無限愛戀的撫摸著光滑的銀灰色車身---這已經是他的一部分,就在他握著方向盤的時候。他能理解Viggo的話,職業車手都很早就開始參加各種比賽,這樣才能在體力最巔峰的時候得到參加大比賽的機會,沒有一點天份還真難辦到。 「不要怕,Orlando,盡力去做,你的機會還很多。」 這時車隊的工作人員來叫Orlando去看看試車的路線,Viggo看著他微微低著頭離開了。 ~~~~~~~~~~~~~~~~~~~~~~~~~~~~~~~~~~~~~~~~~~~~~~~~ Viggo一直想著幾天前和Alan的對話… 『那不是安眠藥對不對?』 Alan點頭,『但我不能再說下去了,我答應過Orlando要保密,除非他自己願意告訴你。』 『連Hugo也不知道?』 『對。但是我保證他的身體狀況參賽是沒問題的。Viggo,我是認真的,你不要強迫他說。』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