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翻譯 QAF同人 The Man Behind the Mask

「多到可以殺了我為止.」 「嗯,那我們得耗上一段時間了?」Brian帶著諷刺的笑容說. 「為什麼你不能為我做這件事?」Justin傷心的問.Brian坐起身,抬起他的長腿跨在沙發旁邊. 「因為你要我做的事很愚蠢.」他回答. 「才不愚蠢.」Justin生氣地反駁,伸手梳過自己亂七八糟的金髮,繼續來回踱步. 「所以你認為,要我去參加你媽媽的"正常人"鄉村俱樂部聚會一點都不蠢?」 「不,我要說的是,我想花時間和你在一起---在除了床以外的地方.」 「那為什麼我們不能像其他普通同性戀一樣去Woody’s或Babylon就好 ?」 「因為我認為,花點時間和我媽媽在一起還不錯,這樣就像---」 Brian打斷他. 「什麼?像一家人?噢!然後在路上我們可以停下來,和Brady Bunch玩跳馬鈴薯袋的遊戲!(註1)」Brian極盡諷刺地說,點了另一根煙. 「算了吧,Sunshine,我不會去和你媽媽還有她自大的WASPy(註2)朋友待在一起,然後覺得我像他們每月救濟的對象.」 Justin憤怒地盯著他. 「你知道自己不是慈善救濟對象.雖然你吃的夠少,我可以一個月花10分錢就餵飽你.」Justin說.他抓起外套,往門口走去. 「你要去哪?」Brian問,試著讓自己聽起來冷淡,但是他語調中的擔憂很明顯. 「Daphne家.我今晚沒辦法待在這裡.」Justin一邊說,一邊快步走出去,在他甩上大門之前,丟下最後一句評語, 「你知道,我真希望有一次能搞懂你,Brian Kinney.」 他關上門,下了樓梯到街上. ~~~~~~~~~~~~~~~~~~~~~~~~~~~~~~~~~~ 一到了街上,Justin點了根煙.他很沮喪又憤怒,真的需要感覺一下尼古丁在血液裡流動.他沿著Tremont走,邊抽煙邊想,為什麼Brian得像這樣呢? 這一分鐘他還是Justin所知道的那個愛人,下一分鐘他表現的就像大家公認的混蛋.Justin快被這種模式煩死了. 「適合散步的晚上,對吧?」Justin聽到背後有個女人的聲音在說話.他嚇了一跳,轉身看到一個不超過16歲的女孩站在街心,穿著帶有白色珠子的露背洋裝,以及高跟鞋.Justin很訝異她竟然不覺得冷. 她有金色長髮,皮膚甚至比Justin還白,是個令人驚豔的美麗女孩,但Justin現在沒心情開玩笑. 「現在不是已經過了你的睡覺時間?」他問,邊吸了口煙. 那女孩咯咯笑著,走近他.「當你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你沒有睡覺時間的.」她說,「我想真正的問題是:你已經有了自由大道上最性感的人,就在那間頂樓房子裡,幹嘛還要半夜走路去好友家?」 Justin困惑地看著她,「你怎麼知道我要去哪?」他問. 「我知道的比你想像中多,Justin Taylor.」她帶著詭譎的笑容回答. Justin的藍眼睛中閃過一絲恐懼,那女孩又笑了,「別擔心,我沒有跟蹤你,至少不是非法的那種.」 Justin挑起眉毛.「那是說...?」他問,等她接下去, 「我被大人物派來的.」她模糊地說.現在Justin更疑惑了, 「誰?」 「你知道,」她指向天上,「在上面那裡.」 Justin無精打采的嘆氣.「你是重生基督徒嗎?」他惱怒地說,那女孩畏縮了一下. 「見鬼的,我才不是呢!那些人讓我都毛骨悚然起來了!」她一邊發抖著,等到平靜下來後,她繼續說,「不.我叫Angelina,是你的守護天使.」. 「真的?」Justin不可置信地說. 「貨真價實,」Angelina自豪的回答,「我自己覺得這是不錯的外表.我老是被祂賜給我的身體嚇到,上次,我是加爾各答的牧羊人. 我比較喜歡現在這個身體.這鞋子是Minolo的呢...你別笑了行嗎?!」 Justin勉強笑了一下,準備走開. 「你是個瘋子.」他回頭說,在他能走出三步遠之前,Angelina出現在他面前. 「那是對待想幫助你的人的態度?」Angelina假裝出被冒犯語氣.「嘿,你想了解Brian Kinney,這正是我要來幫你的事.」 「你怎麼…」Justin說到一半,Angelina抓住他的手臂. 「你問太多問題了.來吧,我有很多東西要讓你看,可是時間有限.」她說著開始跑起來,Justin沒有選擇只能跟上. ~~~~~~~~~~~~~~~~~~~~~~~~~~~~~~~~~~~~~ 幾秒鐘之內,Justin和Angelina停在城市邊緣,一棟有點老舊的房子前,時間不再是晚上,天空飄著小雪. 「我們他X的在哪裡?」Justin問,被突然轉變的時空和天氣嚇到. 「我們在Brian Kinney先生從小長大的房子外面.不過我想更重要的問題是:我們在什麼年代.」Angelina像唱歌一般說出最後一句,拿起草地上的報紙給Justin,他注意到了日期:1977年12月25日 「這...這怎麼發生的?」Justin倒抽口氣,Angelina只是皺了下鼻子,再次抓著Justin的手臂. 「來吧,現在是聖誕節! 我們進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她邊說邊拉著Justin往房子走去. 「我們不能就這樣進…」Justin開口,但在他能說完之前,兩人就已經在房子裡了. 「我們怎麼...?」Justin難以置信的問. 「你好像還沒搞清楚"我是天使"這件事.」Angelina說. Justin環視房子裡,就像Brian形容的一樣:雜亂堆著基督教裝飾品,以及看來太陳舊,讓人不想坐下的家具.接著某樣東西吸引了他的目光:一個小男孩坐在聖誕樹旁,快樂地推著玩具消防車. 「那是…?」Justin指著那個小男孩. Angelina點頭,「沒錯,那是五歲的Brian.如果你還懷疑,看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了.」她說. Justin走近了點,小男孩轉過身,推著消防車繞圈子.Justin看到那雙自己終將會愛上的淡褐色眼睛,一切都無可置疑了. 他的手按在嘴上好壓住自己的驚嘆. 「哦,天啊,那是他沒錯.」 Justin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 Angelina微笑著,直到她想起他們來這裡的原因.她想說些什麼,但是知道Justin得親眼看才行,Angelina振作起來面對接著會出現的場景. 「他媽的要我告訴你們這些小鬼多少次,別把東西到處亂放?」一個聲音在房子裡轟然響起. Justin馬上退回去站到Angelina旁邊,看著Jack Kinney蹣跚走進房間,手上拿著一瓶幾乎空了的Jim Beam,Justin簡直可以聞到從他毛孔裡發出來的酒精味. 他這才注意到和Brian一起坐在地上的女孩,他猜那是Claire,以及坐在沙發上讀聖經的女人,無庸置疑是Joannie. 兩個小孩聽到父親憤怒的聲音,就閉上了嘴,只是看著他,不知道要說什麼好.Jack無視Claire,直接走向Brian. 「你他媽的在看什麼?這可悲的混蛋.」 小男孩拚命忍住眼淚,他臉上受傷的表情讓Justin縮了一下. 「噢,你要像個小娘娘腔那樣哭嗎?那就哭吧,你這沒用的混蛋,我才不在乎.」Jack邊說邊穿過房間,走進廚房,Justin確信他要再去拿一瓶酒.Claire震驚地看著她弟弟,而Joannie只是翻過聖經的一頁,頭都沒抬. 即使聽過Deb和Michael告訴過他的恐怖往事,Justin仍然不敢置信自己剛剛目睹的場景,他嚇呆了,只是盯著眼前的這幕,彷彿過了幾小時之久. 「那是他們第一次聽到Jack那樣大吼.」Angelina說,她的聲音第一次變的陰沉起來,「他剛失業,全部的時間都在喝酒,愈來愈怨恨Brian的存在,一個他根本不想要的新生命.Brian從未忘記這天.這是他一生中最糟的幾天之一,排在第三,僅次於12歲時,Jack第一次打他,還有...他以為會永遠失去你的那個晚上.」 Justin抬頭看Angelina,她很快捏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後握著他的手,「我想這已經夠了.我們來看一些比較快樂的事.」 房子旋轉著,眼前那個傷心的小男孩消失之前,Justin再看了他最後一眼,接著取而代之是個剛進入青春期的少年. Justin馬上認出那是Brian,從舉止就能判斷:優雅的姿態,令人驚歎的美麗...全部都預示他將會成為自由大道上最性感的人. Brian坐在一張Justin已經太熟悉的床邊,看著某人--Justin發覺那是Michael. 「嗯,這裡是Novotny家,八年後.」Angelina解釋著. Michael坐在Brian身邊,手放在他背上.一股嫉妒的感覺穿過Justin全身,Angelina咯咯笑起來,「嫉妒一個外貌智慧都比不上你的人,有點蠢,」她說,「再說,嫉妒過去留下的影子,更是荒謬.」 Justin想瞪她,但知道她說的沒錯,他把注意力轉回兩個男孩身上. 「你不會告訴別人,對吧?」他聽到Brian說,語調裡帶著焦慮. 「我怎麼會做那麼蠢的事?」Michael問.Brian笑了. 「那就好.如果我老爸知道他的小兒子是同性戀,會氣瘋的.」Brian開玩笑的說,但是一點笑意也沒有. 「Brian,我絕不會告訴任何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永遠都是,我們會陪在彼此身邊.我會保守你的秘密.」 Brian微笑著抱住他的朋友,「謝啦,Mikey.我知道可以依靠你.沒有你我怎麼辦?被爸爸痛打之後,我還能去哪裡?」 Mikey更大力地抱住他.「你不需要想那些,Brian,因為你永遠有我在旁邊,我會保護你.」 Angelina看到這感人的一幕,微笑著.「現在你有多了解一點他們的友情嗎?」Angelina問.Justin點點頭. 「Michael是他僅有的朋友,唯一可倚賴的人.所以下次你不滿Michael的時候,記住,沒有他,現在可能就沒有Brian.」 Justin再度點頭,抹掉不受控制流過臉上的淚水,Angelina握著他的手,「這只解釋了一半,關於Brian為什麼會是這種人.另一半解釋來自他的大學時代.」 接著兩人又轉換到另一個地方. ~~~~~~~~~~~~~~~~~~~~~~~~~~~~~~~~~~~~ 幾秒鐘之後,兩人站在一間公寓裡,看著年紀稍長的Brian躺在沙發上看書.「1992年,賓州大學的校內公寓.」Angelina說. Justin環視房子內,很典型Brian的風格,引人注意的家具,四周乾淨毫無瑕疵.突然間門打開了,一個20歲左右的金髮男人走進來,有著雕塑般完美的容貌和深綠色眼睛. 他對Brian微笑. 「Pete!」Brian興奮說,跳起來抱住他. 「嘿,寶貝.」他也抱住Brian,「今天過的如何?」 Brian聳聳肩,「還好,但我想你.」他說.那個男人的笑容變深了,靠上前吻住Brian. Justin幾乎轉開視線. 「不,Justin,」Angelina說,「你得親眼見過,我知道這很痛苦,繼續看下去就好.」 Justin把目光集中在兩個年輕人身上,他們持續吻著對方,退後到沙發上.當兩人分開後,Brian凝視著靠在身上的男人,Justin太熟悉那個眼神了:那是崇敬和愛慕. Brian撫摸著那男人的臉,「你知道,我們沒太多時間像這樣待在一起.」他笑著說. Pete在Brian額頭上落下一吻,「我知道,但只要我們畢業了,就能在紐約找間真正的公寓,我們會有很多時間在一起.」他說. 「你保證?」Brian問.Pete點頭. 「我保證.我愛你.」 「我也愛你.」Brian在嘴唇被吻住之前回答. Justin轉向Angelina,她用哀傷的眼神看著他,Justin知道接下來會看到什麼. 很快地,他就站在同一間公寓裡,看著難過的Brian,臉上帶了淚痕凝視那個叫Pete的男人. 「別對我說那些屁話,Pete! 我看到了,Lindsey也看到了.」Brian憤怒地說. Pete伸出手想摸Brian,卻只讓對方閃開倒退了幾步,「別碰我!」 「Brian,冷靜點,那只是玩玩而已,沒別的.」 Brian苦笑著,「只是玩玩而已? 我看到你光天化日之下和別人在一起,這叫做只是玩玩而已!你還和幾個人"玩"過?兩個,三個?說吧,告訴我到底他媽的有幾個?」 Pete低下視線,然後才抬頭看Brian. 「寶貝,我們是男人,本來就不會只和一個人在一起.這不代表我不愛你.」他說,那就事論事的語氣幾乎讓Justin吐出來. 「噢,是這樣嗎?」Brian小聲但生氣地說,「你去找別人上床,不代表你就不愛我了?」Pete低頭看著地上. 淚水從Brian臉上流下,他抓起沙發椅被上的外套,「你答應過我,Pete.你向我保證,我就是你想追求的一切.我大概是太笨了才會相信你.」Brian說,這次傷心多過憤怒.他打開門,「再見,Pete.」他說完就關上了門. Justin難過地看著Brian離開,接著眼前的畫面突然換到外面走廊,非常沮喪的Brian靠在牆上,無法控制地哭泣.他的神情和當初Justin在辦公室向他吻別時一樣:受傷又心碎. 「他向自己發誓,絕對不會再真心接納任何人,因為他從愛情裡得到的一切,全是傷害---身體和心理都是.他告訴自己愛情不存在,而且真的相信...直到他遇上你.」Angelina說. 那晚,Brian遇上自己的瞬間畫面,在Justin眼前閃過,「你打破了他築起的牆,讓他知道愛情不必是痛苦的.」 Justin閉上眼,一道淚水滑下他的臉頰. 當他睜開眼睛,四周只剩下白光,Angelina雪白的皮膚,金髮和白色衣服幾乎完全融入了背景裡,突顯了她明亮的綠眼睛. 「你真的想要讓你已經做過的努力消失嗎?」Justin垂下視線,「那是你的選擇,希望我已經幫你找到哪個才是正確的.」她很快輕吻了他的臉頰,身影突然間就消失了. ~~~~~~~~~~~~~~~~~~~~~~~~~~~~~~~~~~~~~~~ Justin被獨自留在街上,他抬頭看房子頂樓,燈還亮著,代表Brian醒著而且在家.他開始跑回去,一路爬上頂樓.他進門時,看到Brian坐在流理台邊,拿著一杯Beam,凝視著台面. 一瞬間,Justin看到那個小男孩眼中的痛苦;那個青少年眼中的苦惱﹔和那個年輕男人眼中的灰心.接著這些眼神被他常常見到的面具取代了. 「忘了東西嗎?」Brian頭也不抬,冷漠的說. Justin跨過自己和愛人之間的距離,一隻手指滑到Brian的下顎,抬起他的臉. 「沒錯.」Justin說,靠近輕吻Brian,他向後退開時,看進那雙自己摯愛的淡褐色眼睛,「對不起,我反應過度了.我知道你不想去那個聚會,你不必去沒關係.」 Brian露出罕見的、Justin在他臉上所看過最真心的微笑. 「你現在這樣說真糟,Sunshine.因為我已經排出時間,還挑了穿起來最像WASP的衣服.」Brian一邊說,一邊拉著Justin坐在自己大腿上. Justin微笑著吻他. 「我愛你,Bri」兩人分開時他說,臉上的表情嚴肅起來,「我想告訴你一些事.」他頓了一下,Brian挑起眉毛. 「說吧,我在聽.」他催促著. 「我想告訴你,我絕對不會再離開你了.」Brian低下頭掩蓋臉上閃過的一絲痛苦,Justin注意到了.他再度看向Justin時,眼中閃著真誠. 「你保證?」他問. 如果不是加上親眼看到,Justin會認為那完全不像Brian的聲音.他抵著Brian的額頭,深深凝視他的眼睛. 「我保證,絕對是真的.」Justin回答,抱住Brian,希望藏在面具下將近12年的人,能夠相信自己. (全文完) 註1:跳馬鈴薯袋,小孩們站在袋子裡,兩手拉起袋子,大約到腰部的高度,然後比賽誰跳的快的遊戲. Brady Bunch是70年代美國的電視影集,主角是各有孩子的寡婦和鰥夫結婚,組成一個大家庭.這影集的負面評價比正面多,但有人認為代表了70年代美國的社會縮影. 註2: WASP : 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白種盎格魯-薩克遜 新教徒) 通常指美國上流社會人士,來自歷代都很有錢,或是名望很高的家族.普通中產階級白人看起來也符合字面上的意思,但是不會被這樣稱呼. Brian用這個詞其實是諷刺. 美國不像歐洲國家,曾經歷過中古世紀皇室,貴族,平民的階級區分,所以一般美國社會不太推崇家世身分代表的意義, 他們更崇拜白手起家,最後成功的普通人.被稱WASP有時候是身分象徵,有時候像是諷刺 #################### 坑實在太多了...所以這篇只貼在這裡(汗) 隨緣居那裡就先不貼,再說那裡好像不太有人提QAF 我從未試過,沒真的看影集之前就先翻譯同人文.嗯...在YouTube上看的片段不算吧? 這篇文的安排型式很老土(默),接下來守護天使會突然出現(笑), 但看到後面那句:你讓他知道愛情不會只造成痛苦... 懦弱(?)的芒果當下就決定要翻譯了(啥?) 好啦...這句話也很老土,可能言情小說都用過了(死) 因為我嚐過那句話裡面說的痛苦是什麼滋味, Brian這個角色很諷刺,外貌事業財富,這些普通男人期望自己達到的外在條件,他全有. 但是他沒有勇氣去愛人...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