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493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House同人翻譯]Spin the Vicodin

無 聊 House用黑筆在自己手臂上胡亂塗鴉著,他辦公室裡的電源『正好』被切斷,大概是Cuddy的錯。因為她說過,『有一天我要把你鎖在辦公室裡,順便斷電』,但他從不認為她是認真的。 House嘆了口氣,接著一個絕妙的主意冒出來:他發現門可以從外面打開,但是從裡面就不行,所以他用呼叫器叫Wilson過來。 幾分鐘之後,Wilson沿著走道過來,輕易就打開門,接著在身後關上,「你要什麼?」他聽起來被激怒了。 「沒什麼。」 「沒什麼?」 「沒什麼。」House強調。 「沒什麼?!?!」 「這裡是有回音嗎?」 「對,隨你怎麼說吧…我要走了。」他走向門口,很自傲沒有被House纏住。 「Bye!」 「Bye!」House愉悅的說。 Wilson抓住門把,試圖開門。見鬼了,「House! 你做了什麼?」他可憐兮兮地說。 「沒什麼。」House再次回答,臉上帶著奸笑,他不只騙Wilson進來,還呼叫了三隻小鴨,順便再把Wilson惹惱。他愛死了多重挑戰。 他們全部走進來,「你要什麼?」三人齊聲說。 「沒什麼!」Wilson憤怒的替他回答,House又笑了,「他把我們叫到這裡,只是想虐待我們!!!!」 「嗯….為什麼我們不開門出去就好了?」Chase問,試著想讓自己聽起來很聰明,不過失敗的很慘。 「嗯….或許你沒考慮到這個事實:門卡住了。」Wilson不慌不忙地說,像是要教一個完全處在狀況外、金髮帶澳洲口音的小孩。 喔,等等,剛剛那句形容每個字都是真的,雖然這只是個比喻! 「嗯…」House打破沉默,「我們來做點什麼吧?」 「我們來玩真心話大冒險!!!!」Cameron提議,一邊尖叫著跳上跳下。(芒果亂入:原文是Truth or Dare,我在台灣有玩過,大家稱為真心話大冒險,就借用來翻譯了XD,總之被抽到的人,要誠實回答一個問題;或照指示去做一件事) 所有男人看著她,像是要說:搞什麼鬼? 「來嘛!很有趣的!或者我們來玩傳話遊戲!!」 「我要玩傳話遊戲!」Chase宣布 . 其他人轉轉眼睛,開始玩遊戲,Cameron要當第一個。 「我喜歡獨角獸。」Cameron低聲對Chase說,他詭異的看了她一眼,把話傳給Foreman。 我喜歡獨角獸? Chase對Foreman說,接著Foreman坐直身體大叫:「OMG! 我也喜歡!」他站起來跑向Cameron,兩人抱著一起大叫「GAL PALS!!!!」(芒果亂入:實在不知道這辭要怎麼翻譯,Gal pal是指學校裡和每個女孩子都很好的那種男生,實際上女生們只把他當朋友,不把他當”男生”看。) 當一切安靜下來,Foreman完全忘記剛剛的傳話內容,但他把自認為聽到的話傳給House。 「我會看Telly tubbies。」(這好像是小孩子看的卡通)Foreman傳給House,他怪異的看了Cameron一眼,但聳聳肩把話傳給Wilson。 「House很性感。」他對Wilson說,Wilson頓了一下,「我聽到的是”House很性感”。」 每個人都盯著House,知道是他搞的鬼。 「幹嘛盯著我看? 那是事實啊! 我很性感! Wilson全部都知道….」他催促似地說,故意裝出假聲:「喔,Jimmy! 他們不該知道我們的事! 對不起啦!」他抓住Wilson的手臂把對方拉過來,Wilson掙脫向後退開,臉上非常驚恐。 「原來的句子是:我喜歡獨角獸!」Cameron告訴他們。 House決定這次要從自己開始傳話:「House可以釣到任何女人。」 他傳給Wilson,Wilson哼了一聲,傳給Cameron:「House釣不到任何女人。」 Cameron傳給Chase:「House可以釣到任何男人。」 Chase開始大笑,傳給Foreman:「House可以叫任何男人替他做點什麼。」 「House可以叫任何男人替他做點什麼。」Foreman一邊大笑一邊重複。 「嘿!」House抗議,「原來的句子是:House可以釣到任何女人。」 大家互相看了一會兒,直到House說,「我又覺得無聊了。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吧」 「那是我先提議的!」Cameron叫出來。 「但我比較酷。」 他們圍坐一圈,把House的藥瓶放在中間,House開始轉,它停在Cameron面前,「Okay,Cameron,真心話或大冒險。」 「呃….真心話。」Cameron等了像是有一小時之久,終於決定。 「好…你真的有失去過小孩嗎?」 其他人很訝異,因為以前從沒聽過這個對話! Cameron看著地板,最後終於說,「有。」 接著Cameron轉動藥瓶,這次輪到Foreman,「真心話或大冒險?」 「大冒險。」 「我要你喝下這個。」她說,給他一杯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玉米糖漿。 他把杯子靠在嘴邊,其他人急切地看著,House開始唱著「CHUG! CHUG! CHUG!」大家很快跟著一起唱起來。 那詭異的飲料滑下喉嚨時,Foreman扮了個鬼臉。 接著藥瓶停在了Wilson面前,他選大冒險。 「我要你吻House。」Foreman奸笑著說。 House沒有被嚇到的樣子,他靠近Wilson,說:「這就像在我家的時候一樣,只不過有人旁觀罷了!!」 Wilson拉起House的手,吻了一下很快放開。House把手在Chase身上抹著,讓對方尖叫起來。 換Chase轉的時候,藥瓶停在House面前,他選大冒險,「我要你去那面玻璃牆。」 「好吧。」House隨意地回答,這和他在大學做過的事比起來實在不算什麼。 他走到玻璃牆前面,開始做起來,外面走道上的人驚恐地尖叫,一邊跑開。「我可以停了嗎?」House問。 「可以。」 House轉藥瓶的時候,停在自己面前,「我要吃一顆Vicodin。」他說,一邊打開瓶子。 他轉第二次,輪到Foreman,Foreman倒抽口氣,House陰險地笑著,復仇總是甜美的。 Foreman選了大冒險,這事馬上解決最好。 「Foreman,我要你吻Wilson,在嘴唇上,一分鐘!」House勝利般的宣布。 兩人驚恐倒抽著氣,「為什麼是我?」Wilson大叫。 他們彆扭的移向對方,House在背後咯格笑著。 兩人嘴唇靠在一起數了60秒,忙不迭快速分開,抹著嘴,一邊喃喃自語 「噁…噁…噁…噁!!!!」Foreman差點嗆到,Wilson已經吐出來了。 Foreman轉藥瓶之後輪到House,Foreman這次絕對要討回來,「House,我要你打電話給你老爸,告訴他你愛他,並且承認你過去的錯誤…還有,他是最好的老爸。」 House震驚的吸氣,接著拿起電話,顫抖著撥了號碼。 ----------------------------------------------------------------------------------------------------------- John House聽到手機響,上面顯示是‘Greg’。嗯,這還是第一次發生呢,他告訴自己。「Blythe! Greg打電話來!」 「喔! 快換到擴音器上!」 「哈囉,兒子?」 「哈囉,爸,只是想告訴你,我---」他緊張的停下。 「別說到一半,小子! 全部說完! 你沒學過嗎?」 「對! 我學過什麼不該做! 你就是我的榜樣!」House大吼回去。 「那你到底要說什麼?!?!」John對電話大吼。 「我要說,我愛你,還有以前都是我的錯,你是有史以來最好的老爸!!!」 非常長一段沉默後,John說話了,聲音裡帶著感情,「小子,你嗑藥了嗎?!?」 「沒錯。」他說,掛了電話。 John和Blythe看著對方,「他愛我們! 他愛我們!!!!」他們快樂地大叫。 ------------------------------------------------------------------------------------------------------------------------------------- 大家一片沉默,House和他老爸甚至沒辦法不吵起來,House交叉手臂坐著,像小孩子般悶悶不樂。 接下來Chase問Cameron她是嗑過藥,或真的愛他。 她說自己那時是嗑藥。 換Wilson轉之後,輪到House,他選大冒險。Wilson因為剛剛被強迫吻Foreman非常生氣,他想讓House說出一件難堪的事, 「House …我要你告訴大家,你為什麼想當醫生。」 他倒抽口氣看著他,「不! Wilson,你已經知道為什麼了! 問你不知道的事情吧。」 「不,我要你回答這個。」 「好吧,我想當醫生的理由,是因為我高中最好的朋友得到不明疾病,最後死了。這樣你滿意了嗎?」 「House! 說實話!」 「喔,好吧…」他深呼吸繼續說,「我14歲時,我老爸駐紮在日本。我和學校裡一個小孩一起去攀岩,他跌下來受傷了,我得帶他去醫院。我們走錯入口,在走道上遇到一個人,他是個工友。我朋友最後傷口感染,醫生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他們叫那個工友來。他其實是醫生,也是部落民,在日本,他們被視為不可觸碰的,這人的祖先們都是屠夫、挖墳人。而他知道自己不會被醫院其他人接受,他甚至不想去試。他穿的很隨便,也不想假裝自己是醫院的一份子,經營醫院的人不認為他有什麼價值,除非在需要他的時候…他的診斷是正確的,這代表其他任何條件都不重要了,大家都得聽他的。」 (芒果亂入:部落民,原文Buraku,是依日語發音而來,日本在幕府時代社會階級劃分中,部落民是最低等的,即使在明治維新後,日本看似進步到民主社會,其實階級並沒有消失,只是被壓抑在平等表象之下。) 一陣不舒服的沉默後,House轉了藥瓶,停在Chase面前,他選大冒險,「Chase,我要你吻Foreman,法式舌吻。」House說,一邊用呼叫器叫Wendy。 當Foreman和Chase驚慌吻著對方時,Wend走進來看到他們。 「OMG! 你是gay! 但我以為你愛我!」她大叫,「一切都結束了,Eric。」她說,接著快步衝出去。 House一邊笑,看著Foreman頭上青筋跳動,「別擔心,我等下會向她解釋。」 Chase和Foreman吐了,因為剛剛實在太噁心,他們吐在House身上作為報復。 House只好甩開他的西裝外套,這動作讓Cameron流起口水來。接下來他們要Cameron和House法式舌吻7分鐘。 當House覺得噁心,Cameron覺得快樂的時候,大約10個女人衝進辦公室,全部都曾經和House有過一段。 「GREG!」她們大喊,輪流走上前打他的臉,一邊哭著,包括Stacy。接著她們離開了。 Okay…那是巧合。 Cameron轉藥瓶,停在House面前,「House,你有愛過人嗎?」 「有。」 接下來換House轉,輪到莫名其妙出現在辦公室裡的Vogler,正在吃…呃…鯨魚,他正在吃鯨魚!!!! 「Vogler….你怎麼進來的?」 「喔…我肥肥的偽足就這樣走進來了。」(原文pseudopod指的是阿米巴原蟲那類,移動時從細胞本身延伸出去的長條狀物,那並不是真的腳,但它可以讓原蟲移動) 「Okay…….你從哪裡搞來的鯨魚?!?!?!」 「水族館。」 「Vogler?」 「嗯?」 「請你出去。」 「好啦!」他說,把鯨魚扔出窗外,跟著跳了出去。 「好了…我要轉..」Foreman說,這次輪到House。「House…?你真的有找過應召女嗎?」 「我要大冒險。」 「Okay…我要你告訴我,是不是真的有找過應召女!」 「天殺的! 好啦! 我有!」 House轉藥瓶,停在Chase面前,「Chase? 你有計畫要向Tritter出賣我嗎?」 「呃…」 「回答那天殺的鬼問題!!!」 「好啦! 好啦! 你吃顆Vicodin吧…Jesus!」 「我吃了你別在意!」他說,一邊倒出一顆吃下去,「還有,那是god,不是Jesus。現在給我回答問題!」 「對啦,我有計畫!」 整個房間裡充滿了震驚的安靜,接著House發現一件事。 「嘿! 那些女人都能離開了! 我們也能!」他試著打開門,結果發現是鎖上的,「天殺的! 為什麼這鬼東西不打開?!?!」 然後Tritter走進來,帶著狡詐的微笑。 大家同時說:「我要殺了Tritter!!!!!」 他們撲上前拖住他,開始用各種東西毆打;柺杖、高跟鞋、聽診器、彎刀、牙籤… Tritter死了。 全文完。這是最好的結尾!!!! 芒果的廢話:從Vogler吃鯨魚之後,就開始無厘頭到不可思議的境界XD 不過我也很想殺了Tritte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