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5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CSI:LV+NY混同】 WHO ARE YOU? (第1~3章)

01 By 花卷 凯瑟琳打开耳麦,一边检查棉质枕套上的痕迹一边接听电话。 “嗨,凯丝?” “哇哦~斯黛拉!” “自从上次聚会后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我真想你!” “我也是!感觉自己离正常世界和美好生活有几万光年那么远啦~罪恶的拉斯维加斯……” “哼哼,纽约也一样。” 斯黛拉嘴角上的魅力微笑把旁边的围观者迷倒五成。 斯黛拉在地板上用镊子小心翼翼的夹起带血的木屑。 “那个被从纽约派去你们那里的CSI,是我们组的人,所以事先跟你打个招呼。” “等等,斯黛拉?你以前可没这么小心翼翼的。” “……好吧,去的是丹尼。” “是‘那个’丹尼??” “完全正确。” 凯瑟琳对着紫外线灯下的死亡面具眨眼睛。 凯瑟琳举起照相机,清脆的咔咔声记录着犯罪痕迹。 “我听说过他,以前是做刑警的,纽约客,嗯?” “你那个口气可不是听说而已,凯丝。纽约的CSI是属于警察机构的,丹尼是个好家伙。” “嗯哼—听说他很帅?” “哈-哈,这倒是没错。” “斯黛拉,我听出来了,这是个‘下面要注意了’的口气。” 斯黛拉脱掉沾上污渍的手套,放进杂物袋中,Mac为他打开车门。 看着面前拥堵不堪的车流,斯黛拉大口吸着加冰的汽水,神态悠然。 “我想想……啊,首先,不要怕他凶恶的眼光,瞪回去,不然他会吃定你。” 凯瑟琳看着最近努力升级成为CSI的实验室宠物,正在DNA检测器旁边跳摇摆舞。 “还有,不要让他碰现场的任何开关,上次把丹尼关密室的犯人现在还在治疗眼睛。” 凯瑟琳看着曾经拿同事和下属当试验品的昆虫狂人,正在办公室对着宠物蟑螂碎碎念。 “嗯,不要让他一个人去现场,即使仅仅去搜证,丹尼乘地铁回家都碰上过尸体。” 凯瑟琳看着一向有召唤罪犯功能的乖宝宝,正在休息室里看科学杂志。 “其他的就随便啦,哦,当然,他很爱玩的,个性也不错。” 凯瑟琳看着组里那个土生土长的拉斯维加斯帅哥,正用一杯爱心咖啡从女同事手里换得检验的优先权。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感觉好像突然多了好几个孩子要照顾。 “你确定把所有的注意事项都告诉我了?斯黛拉?” “最后一项,他只是表面上像坏人。” 在拉斯维加斯的CSI办公室大厅内,有个个子不高,但是看上去生气勃勃的金发男人。 他在这种高温里还穿着外套引起大部分人的注目。虽然确实挺帅气。 丹尼推了推眼镜,把目光从一个黑色头发、满脸雀斑,门齿上有道缝的女人脸上移开。 瞥嘴的同时,带着轻微鼻音,口音有些怪怪的自言自语:“赌城真是个地狱。” ####################################### 註:本來想用英文直接寫人名,因為大家習慣的中文翻譯都不一樣,可能會搞混。 但為了和花卷的文統一,來個對照吧! Grissom:葛瑞森 Greg:葛瑞格 Nick:尼克 Warrick:華瑞克 Sarah:莎拉 ------------------------------------ 02 By 芒果 「嘿,你有聽說一個CSI要從紐約暫時調過來嗎?」華瑞克走進來問。 「葛瑞森說他今天會到。」凱瑟琳回答,一邊把剛剛拍過照的證物先收進袋子裡。 「喔…」華瑞克露出很感興趣的笑容,「葛瑞森有提起過他是怎樣的人嗎?」 凱瑟琳突然想起電話中,斯黛拉說的那句:「哦,當然,他很愛玩的。」這不也是華瑞克的寫照嗎? 哼哼,愛玩的兩個孩子湊在一起,不知道會搞出什麼麻煩…凱瑟琳想著。 「我們今天就會知…」她說到一半的時候,廣播器裡傳來葛瑞森的聲音:「請CSI現在到會議室。」 丹尼和葛瑞森站在會議室裡,還暫時沒辦法從剛剛的震驚中復原。 十分鐘前,丹尼走進葛瑞森的辦公室,看到他正專注的盯著一個靠牆擺放的塑膠昆蟲箱,丹尼差點以為自己走錯地方,這裡不是CSI主管的辦公室,而是某個技術人員的研究室。 葛瑞森聽到腳步聲轉過頭來,「喔,你一定是紐約來的那位…」 「丹尼梅瑟。」他邊說著靠上前要和葛瑞森握手。 看到一堆昆蟲標本、培養箱都還好,但是當丹尼靠走近,能看清剛剛葛瑞森盯著的箱子裡,到底養了什麼….他得竭力克制自己不要露出怪異的表情。 蟑螂?在辦公室養蟑螂? 拉斯維加斯警局的CSI主管,會在辦公室裡養蟑螂? 『相比之下,麥克真是太正常了。』丹尼忍不住在心中下了評語。 ----------------------------------------- 「這位是丹尼梅瑟,他從紐約警局借調來這裡兩星期,將會和我們一起辦案。」葛瑞森向其他人介紹著。 丹尼看向拉斯維加斯的CSI成員們,心裡想:『嗯,剛剛遇到的女人…臉上有雀斑的那個,也是CSI? 喔,另外這位感覺好像斯黛拉…呃,那個衣服搞怪的小孩,看起來像未成年。深色頭髮的那個,表情太嚴肅了,該不會是像麥克那種人吧? 嘿...』 華瑞克是最後一個走進來的。 有痞子氣質的人,大概都能很快從人群中辨認出同類,丹尼馬上就猜想華瑞克會是個性和自己最像的人。 葛瑞森還在碎碎唸著什麼的時候,凱瑟琳打量著那個叫丹尼梅瑟的男人。 他有金褐色的頭髮、以及在他這個年紀很少人會留的鬍子、灰藍色眼睛隔著鏡片仍然透出銳利的目光…呃,不過看得出來,現在銳利的目光有點被拉斯維加斯的熱浪擊敗了。 『他在想什麼?這種天氣穿深色外套?該不會還穿著長袖襯衫吧?這裡是沙---漠---地---區---啊….我到要看看他是不是像斯黛拉形容的那樣,嗯..凶惡眼光嗎?』 『美國境內高的男人真的這麼少嗎?還以為離我們一個國家遠的東部,會有高的男人呢…』莎拉心裡想著,習慣性的把手臂在胸前交叉。 『為什麼他讓我想起以前高中班上…那個…在幫派裡混的傢伙?』葛瑞格有點害怕的想著。他其實不知道,丹尼比他大不了幾歲,只是留著鬍子讓丹尼看起來很老成。 『嘿…他可能比尼克有趣一點。』 『嘿…他和華瑞克好像。』 尼克和華瑞克交換了一個眼神,就像高中男孩子準備作弄同伴一樣。 「好,大家回去工作吧。丹尼,華瑞克今天剛剛接了一個案子,你和他一起負責,他會告訴你我們的實驗室部門在哪裡。」 ####################################### 03 By 花卷 NY的同事们刚刚结束了小夜班,一起聚在办公室附近的餐厅里,就连佛雷克也在。 “……我怎么觉得太静了呢?”斯黛拉推开盘子去拿苏打水。 “因为我们中间那个挑起话题的人不在。”佛雷克笑笑。 “而且吃牛排让人觉得太普通了些。”林茜耸耸肩膀。 霍克斯叹气,他的肘部还有些痛。 在追捕犯人和担任四分位方面,他不是缺少勇气,而是缺少技巧。 气氛更加宁静了,所有人都忍不住去看麦克。 “……另外,麦克的表情更加高深莫测了。”佛雷克最后总结道。 “拉斯维加斯现在有多少度?”霍克斯退掉酒精饮料,换成冰水。 “换算成摄氏会让它听上去没那么恐怖。”佛雷克嘬着薄荷酒。 “拉斯维加斯曝尸荒野的几率跟全国离婚率一样,超过50%。”林茜少见的露出怕怕的表情。 “可怜的丹尼,他本来可以去迈阿密的,沙滩,大海,蓝天,美女……”斯黛拉漫不经心的拔拉着杯缘的橄榄,眼睛却盯着麦克。 “迈阿密?”林茜问。 “哦,之前迈阿密的主管曾经想调丹尼走,那边需要能够应付枪战的CSI。”佛雷克作了个怪样。 “哇哦,听起来不错,然后?”林茜眨眨眼睛。 “他拒绝了。纽约客不需要那么多维生素B,二氧化硫的缺少可能会导致抑郁。”斯黛拉半真半假的加入。 所有人都低下头去看杯子或者碟子。 “不过……如果跑路,拉斯维加斯可是好地方,赌城,合法的声色场……”佛雷克决定转换话题。 “哇,我们已经有快一个月不敢说这个词了。”斯黛拉笑笑。 “费隆在传讯前跑掉让丹尼气疯了。”林茜叹气。 “如果他不小心跑到拉斯维加斯……”霍克斯开始觉得这个笑话好冷。 麦克扯了下嘴角。 “听说拉斯维加斯的CSI全都是科学家?”侍者端来了柠檬口味的冰淇淋作为甜点。 “葛瑞森作为法医昆虫学家在全国都很知名,谁记得02年研讨会上关于脚趾甲纹路的报告?那是他的爱将之一,华瑞克 布朗发表的。”霍克斯很向往的说道。 “……我倒是听说他会拿下属作试验。”佛雷克扬起眉毛。 “仅仅是家犬身上的寄生虫而已……”斯黛拉顿了下,举起手,“我保证,我告诉了他们所有的注意事项。” 在佛雷克和霍克斯准备要松口气的时候,林茜放下汤匙:“包括他卡里棍术再次晋级的事情?” 斯黛拉当即愣住,佛雷克张开嘴巴忘了合上,霍克斯在冰淇淋上面挤出一大朵芥末。 所有人都瞪向老板。 麦克皱起眉头,很平淡的说:“只是让他减少对枪支的依赖性。” “M-A-C!!!”所有人都升起一股无力感。 拜托……组里有一个必杀多项全能的主管就足够了,不要再多了啊…… PS.记得卡里棍术来源于菲律宾,曾经在北美也非常流行,双手持短棍,在躲避的同时翻滚。 在血腥派的某花卷看来,卡里是致力于打碎骨头的一种武术,以danny较精悍的个子和白种人爆发力,是非常适合的…… 而且麦克和丹尼单独练习啊~~~~花痴ing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