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5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CSI : LV + NY混同 Who are you? (第6~7章)

但現在他頭痛的原因,不只是喝了太多冰飲料,還有那天葛瑞森丟給他的一句話:「死者鼻腔裡有花粉,衣服上也有,所以案發現場在別的地方,我們要找出來。」 比對花粉?他又不是植物學家?怎麼會懂這些?沒想到葛瑞森在辦公室的書架上翻找一陣後,丟給他一本圖鑑,然後就去忙別的事了。 如果麥克知道丹尼那天和他講電話時,一手拿著花粉的顯微鏡照片,膝蓋上攤開將近五公分厚的圖鑑,還要抄下他覺得可能的植物名稱,一定會偷笑的。 ----------------------------------------------------------------- 早上七點半,葛瑞格走進實驗室,看到有個人坐在電腦螢幕前,頭向後仰,像是睡著了,等他走近看清是誰的時候,忍不住「啊!」了一聲,不自覺的向後倒退。 丹尼突然驚醒,睜開眼就看到那個頭髮亂亂、穿奇異襯衫的「小孩」站在門口。 「對…對..對不起,我吵醒你了。」葛瑞格說完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為什麼那天他問葛瑞森那裡找來眼神這麼凶惡的人?葛瑞森竟然回他一句:「那是你的心理作用,再說,你想成為正式的現場人員,就要習慣各種眼神嘛。」 然後葛瑞格瞥到丹尼擺在桌上的資料:forensic palynology (註:主要是靠採集到的花粉、孢子,來判斷死者或證物曾經處在某特定地區。它結合了植物學、地理學及生物學的綜合應用。) 啊哈 ! 實驗室寵物知道葛瑞森這次一定又在捉弄新人了,叫一個紐約來的CSI研究這個? 丹尼看了下手錶,連自己什麼時候睡著都不記得了,「我要回旅館去換衣服,如果葛瑞森找我…」 葛瑞格在他還沒說完之前就忙不迭的點頭,如果丹尼繼續待在實驗室,自己今天大概一早就會因為神經緊張而頭痛。 一小時後,丹尼沖過澡,順便把大腦裡混亂不堪的印象一起沖掉,昨晚他滿腦子都是各種花粉的顯微照片,已經快錯亂了。 他換了衣服,回到拉斯維加斯警局,收拾好昨晚堆在電腦旁的資料,然後他發現上面貼了一張小小的便條紙:證物是Sagebrush (Artemisia tridentate)的花粉。 丹尼抬頭四顧,葛瑞格不在。不過除了他,這實驗室裡別的技術人員都不認識自己,怎麼會知道他在比對花粉? 嗯哼,拉斯維加斯警局真是個奇妙的地方。 丹尼不知道,接下來自己將有機會回報一下葛瑞格的幫忙。 ---------------------------------------------------------------- 過去一星期,凱瑟琳也有兩三次輪到和丹尼一起去現場,她在心裡偷偷印證自己對他的印象,以及斯黛拉告訴她的「注意事項」。 1. 刑警、紐約客。嗯,100%符合。 2. 聽說他很帥。嗯,符合。當然他不是電影明星那種程度,但他走路的姿勢,說話的態度,眼神都讓人印象深刻。 3. 凶惡的眼光。嗯,他對嫌犯會投以凶惡的眼光,但對同事嘛…還沒真正見識到,不過可憐的葛瑞格最清楚這點了吧? 4. 不要讓他碰現場的任何開關。嗯,還好這種不能按開關挺少見。凱瑟琳倒是猜想丹尼身上有「事故啟動」開關,因為… 5. 不要讓他一個人去現場。嗯,他單槍匹馬去,可能會發生加倍的事故。在處理車禍現場時,遇上二度車禍,好像比被雷打到的機率還小? 6. 很愛玩,個性不錯。嗯,這要問華瑞克。 7. 他只是表面上像壞人。嗯,這是真的。凱瑟琳在當CSI之前,因為生活歷練,早就學會了看人,而且能夠從微小的言行舉止判斷一個人的個性。 紐約啊…在紐約當警察,沒有強韌的神經應該會崩潰吧? -------------------------------------------------------------------- 華瑞克和丹尼坐在一家酒吧裡,兩個人剛剛還去賭場試了一番手氣。丹尼想起尼克之前告訴過他:「華瑞克一定會找你去賭場的,我用膝蓋想都知道,不過你要小心別被他拖下水把錢都輸光啦!」 「今天的工作還順利嗎?」 「嘿,尼克和我到地下停車場採證,他竟然開玩笑說不敢站在我旁邊,不然可能遇上車禍什麼的….」丹尼眼睛一轉,「你該不會對所有的同事都講過了吧?」 「呃…啊…」華瑞克故意裝傻,『不只講車禍,還形容了你對酒醉駕駛大吼的樣子呢!』他在心裡偷偷加了一句。「你知道嗎?尼克大概是我們所有同事裡最勇敢的。」 「什麼?」丹尼有點訝異話題突然轉到這上面。 「哈,我知道,你心裡一定覺得尼克看起來是好學生的類型,對吧?」 「這麼說,他是下班後都不會去酒吧的人囉?」丹尼問,紐約市之複雜,很難只生活在純粹的單一層面,紐約警局唯一還保有『好學生』個性的警察,大概是剛從警校畢業的。 「從某方面來說,是的。」華瑞克低頭看著自己的杯子,「去年我們遇上一個父親,對警方處理他女兒案件的態度不滿,所以設計綁架警方人員。」 「你是說….尼克被綁架?」 「對方表面說拿錢來贖人,實際上他根本不在乎錢,他要的是我們所有人眼睜睜看著尼克被活埋在地下。」華瑞克嘆了一口氣,事情過了這麼久,仍然記憶猶新。 丹尼聽完華瑞克的敘述,一時間完全說不出話,他處理的綁架案,受害者被毆打、被綑綁、下藥迷昏他都見過,但是這個父親恨警察恨到什麼程度,才會如此報復?把人埋在地下,給他一把槍,裡面還裝攝影機讓同事只能看,卻不能救他?更別提在下面埋炸藥了。 「世界上的變態還真多。」丹尼終於說了一句評語。 「嗯…尼克很倒楣的,他還遇過跟蹤狂。」 「什…」 「跟蹤狂,沒錯,跟到他家裡去了。」 丹尼決定明天見到尼克的時候,要改變一下對他的想法。 註:sagebrush (學名:Artemisia tridentate)….我勉強找到唯一的中文翻譯是:山艾樹。 總之,它生長在(半)沙漠地區,是內華達(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州)的代表植物。 ####################################### 07 By 芒果 丹尼覺得這個現場似曾相識。 死者是年輕美麗的女人,陳屍床上,沒有掙扎跡象,胸口插了一把刀。 他不是行為側寫專家,但當警察這麼久,他已經可以自動區分案發現場的類型。就算在睡夢中被殺害,也很難一刀刺在心臟就斃命,死者可能已經先被迷昏,兇手可能認識死者,有她家的鑰匙,或是她帶兇手進家門。 太像了,真的太像之前他在紐約遇上的案子,只不過找到嫌犯,竟然在傳訊前讓他逃脫了。 丹尼在客廳、廚房、走道間尋找兇手可能留下的證據;華瑞克在臥室蒐集證據;葛瑞格在外面車道和庭院裡檢查有沒有強行闖入的痕跡。 他走進客廳時,透過敞開的大門,看到葛瑞格正在外面和某人講話,而那絕對不是在現場維持秩序的警察。同事?朋友?親人?男友?警方有這麼快就讓命案消息傳出去嗎? 丹尼慢慢走向門口,想仔細看一下那人是誰。拉斯維加斯可怕的烈日,像火山熔岩般覆蓋在每樣東西上,丹尼其實不想離開有遮蔭的地方,所以他站到走廊就停住了。 那不是費隆嗎?從紐約逃走的嫌犯? 丹尼為費隆逃走的事耿耿於懷,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上,看來的確有嫌犯會在犯案後回現場,甚至配合警方訊問,因為他們覺得如此警方會減少對自己的懷疑。 他想也沒想就衝出去了,很不幸,這位被害者家實在太大,光是前院可能就相當於隨便一間紐約公寓面積的十倍。 費隆在丹尼靠近之前就發現了,他抓住葛瑞格的脖子,很快拿出槍抵在個子較小的男人頭上。 「放開他!你逃不了的!」丹尼已經拿出槍指著費隆。周圍的幾個警察都被嚇了一跳,有人拿起無線電請求支援,有人拿出槍慢慢的從側面包圍過來。 「你以為從紐約逃走就沒事了嗎?」丹尼大聲說,接著看到對方露出『你怎麼知道?』的表情,「你不記得我,我可是一直記得你!現在給我放開他!」 葛瑞格的大腦已經呈現完全停滯狀態,丹尼認識這個人?他在紐約也犯過案?還有…自己要怎麼脫身啊?身後這個人比自己高了五吋以上,而且脖子被他抓的好痛。 「把槍放下,否則…」費隆打開了槍的保險,那小小的「喀!」一聲在葛瑞格耳邊聽起來就像定時炸彈倒數最後一秒,他被強迫拖著向房子外面的馬路上,往停在路邊的一輛休旅車移動。 上次已經讓他逃走,這次丹尼怎麼可能會放過機會?誰叫他什麼地方不逃,逃到拉斯維加斯?而且還繼續犯案? ------------------------------------------------------------------ 槍聲響起的時候,在離門口最遠的臥室的華瑞克被嚇了一跳,之前他沒聽到也沒看到葛瑞格被挾持。他衝到前門,看見他們的實驗室寵物被人拿槍指著頭,丹尼蹲在距離十呎遠的地方。 「把槍放下!不然我就會往他頭上開槍!」費隆大吼著說。 丹尼權衡了一下情勢,如果自己想接近,拿槍是不行的,搞不好他會再開槍,再說葛瑞格看起來也不敢趁機脫身。好吧…有個辦法。 他慢慢站起來,放下槍,「嘿,別激動,我把槍放下來了。」 葛瑞格覺得自己很遜,明明是警察…呃,不算100%的警察啦,但怎麼像個沒受過訓練的路人甲一樣呢? 丹尼站起來時,葛瑞格注意到他襯衫領子上有一塊越變越大的紅色痕跡…天啊,他受傷了? 華瑞克站在門口,他知道自己現在過去對情況沒什麼幫助,如果丹尼可以拖延時間到支援小組過來;或是葛瑞格可以出其不意脫身…嗯,後面這點還是算了吧。 接下來丹尼似乎對那個挾持葛瑞格的人說了什麼,慢慢走近。華瑞克還在想他要幹嘛的時候,只見丹尼迅速的從側邊接近,用什麼東西往嫌犯臉上打下去,在他吃痛鬆手的瞬間,把槍打掉。 還好…葛瑞格這時候起碼知道該是逃走的時候了,他跑到一輛路邊的車子旁找掩護。 旁邊的警察這時一起衝上來壓住了費隆,不過在他們把他銬起來之前,丹尼已經狠狠打了他好幾次,連跑過來的華瑞克都忍不住皺眉「噢!」了一聲,不管丹尼用什麼武器…反正絕對不是拳頭而已。 「你殺了她,對吧?假裝約會,然後跟她回家,下藥迷昏再殺害。」丹尼瞪著費隆,「這次我會讓你認罪的。」 葛瑞格慢慢站起來,「你沒事吧?」華瑞克問, 「呃…我沒事。」 「那人怎麼會突然挾持你?」 「我不知道啊,剛開始以為那是鄰居,沒想到丹尼在門口看到就衝過來了,看來他曾經在紐約遇過這個嫌犯。」 「什麼?」 「真的啊,他剛剛說:『你以為從紐約逃走就沒事了嗎?』」 「哇噢,這是什麼巧合吧?」華瑞克開始有點同情那個嫌犯,丹尼對他的怒火應該累積不少了。 「華瑞克,他剛剛好像受傷了。」葛瑞格突然想起來。 兩個人轉頭尋找丹尼,他站在警車邊,看著嫌犯被押上車,似乎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脖子正在流血,已經染紅了襯衫領子的一半。 「我們車上有急救箱嗎?」華瑞克問。 「呃…不知道,基本上我對那輛車還不熟,嘿,你應該知道吧?怎麼會問我。」葛瑞格用手肘頂了同事一下。 「我從來沒遇過在現場採證要用急救箱的情況啊…總之,你先去找找看。」 丹尼這時候才感覺到痛,伸手去摸脖子,除了血跡之外,他摸到一片東西插在傷口上,看來剛剛費隆開槍打中外面籬笆的時候,有碎木片刺到自己脖子上了。 「嘿,不要亂碰傷口!你得先坐下。」華瑞克說著拉住丹尼往他們的車那邊走,葛瑞格半個身體探進掀起來的後車門裡,然後他在一個角落挖出了急救箱。 「有鑷子嗎?」華瑞克說。 「嗯…有。」葛瑞格回答。 「聽好,等下我把木片拔起來之後,你拿紗布蓋住。」 葛瑞格按住傷口的時候,聽到丹尼輕輕的哼了一聲,那木片刺入皮膚至少有兩三公分深,還是去一趟醫院比較保險。 丹尼很不情願的讓一位警官送他去醫院,華瑞克確定他上了車之後,和葛瑞格回去繼續蒐證…不過這次,外加槍擊案現場。 ------------------------------------------------------------ 莎拉正走向實驗室,就看到丹尼怒氣沖沖的從外面進來。 她已經聽到之前在現場發生的挾持槍擊事件,基本上沒有人嚴重受傷,嫌犯剛剛被送來警局。她正要問葛瑞格和華瑞克怎麼還沒回來,卻馬上注意到丹尼白色襯衫上大片的血跡。 「嘿,你沒事吧?」 「剛剛有沒有嫌犯被送進來?」丹尼問。 「他在第四訊問室。」莎拉很簡潔的回答,「喂,等等,葛瑞森說要見你。」 丹尼勉強克制直接衝向訊問室的衝動,往葛瑞森的辦公室走去。 半小時後,華瑞克和葛瑞格回來了。他們拿著證物走向檢驗室,凱瑟琳拿下護目鏡,「嘿,你們回來了?我聽說剛剛的意外…」 「呃啊…那該不會是卡里棍吧?」葛瑞格用一種如夢初醒的表情說,「我在他的人事資料上看到…」 「卡里棍?」華瑞克已經開始好奇了,這個紐約人似乎永遠有令人驚奇的地方。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凱瑟琳聳聳肩。 「他從醫院回來了嗎?」 「剛剛尼克說看到他往訊問室那邊走了。」 葛瑞格和華瑞克交換了一個「不好了!」的眼神。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