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5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CSI : LV+ NY 混同 Who are you? (第8~9章)

“啊!老闆,丹尼他……”實驗室寵物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沒關係,他知道輕重的。”葛瑞森笑笑,不過沒有安撫大家的意圖和作用。 尼克張大眼睛看著費隆:“哦,華瑞克,你騙我!他看起來明明就像個茄子一樣了,不可能只挨了幾下……” 莎拉對尼克完全同意,那些淤青看起來真恐怖,只過了幾個小時而已吧? 華瑞克在玻璃屏前叉起雙臂,輕輕搖著頭:“確實只有幾下,他好像拿著什麼短棍,金屬的,大概是碳鋼材料。” 凱薩琳不可置信的眨眼,這是在拍功夫片嗎?怪不得斯黛拉總是說她有個全武行的老闆…… 布拉斯有些警惕的看著老虎一樣怒氣勃發的小個子男人,他那樣子簡直是想把律師也一起吞了。 這些天老員警已經從各路警員那裏聽過他不少傳聞,之前的脅持事件更是達到了輿論的頂峰,警官們都覺得這個CSI實在是有夠勁爆,還相互打賭誰能先約到他一起打個球什麼的。 真不知道為什麼NY那個以穩健著稱的麥克會調教出這麼個手下,簡直像從鬥獸場裏出來的。 “不好意思,我沒有聽太明白,你的意思是?”丹尼牙挫挫的面沖律師。 律師選擇面對布拉斯,勉強維持氣勢的說:“我要投訴拉斯維加斯警署!我的當事人受到了嚴重的傷害,這是令人髮指的暴力執法! 布拉斯抬眼看了看半張臉青腫,左臂還吊著繃帶的費隆,涼涼的說:“哦,那太好了,用不用順便慶祝一下你吃的是棍子而不是槍子?而且是在脅持沒有武器的現場調查員時。” 費隆冷哼了聲,引得丹尼看向他。 “你應該感謝我,費隆,我不喜歡用槍。”紐約客撇撇嘴巴,滿臉“你很幸運”的表情。 “隨便你怎麼說,警官,”扭動著腫脹的嘴唇,費隆的聲音好像沙礫粗糙,“我太習慣你們把罪名安在我頭上,一個有性犯罪前科的人,在發生謀殺案的社區裏。” “如果你們要控告費隆先生襲警,沒問題,”律師靠進椅背中,“連環謀殺?那就拿出證據來。” 布拉斯皺起眉毛,拉斯維加斯有錢人真TMD多啊,連帶的狗屎律師也四處孳生。 訊問室的氣氛一下就僵硬起來,布拉斯為了方便紐約客猛然發飆翻桌,很識時務的站起身。 大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丹尼冷靜的重新坐回位子上,把眼鏡摘下來,細心的放進眼鏡盒裏面。 “啊哦~有人要倒楣了。”凱薩琳第一個發現不對。 “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叫丹尼梅瑟,NYPD,CSI。”他微微偏過頭,目光在費隆和律師臉上迂回。 律師不解的反問:“那又怎麼樣?” 丹尼摳摳鬢角,散漫的樣子痞氣十足:“不怎麼樣。不過你可以看看這位受害人,莫妮卡 格萊亞斯基,21歲,正在上大學。” 費隆雖然竭力想裝著不在意,但是目視線仍舊被吸引過去了。 把胳膊架在桌子上,丹尼探身向前,鼻音使他的話好像是某種充滿挑釁的咕噥:“她很漂亮,甜妞兒,母親是墨西哥人。所以莫妮卡有金棕色的長髮,眼睛是祖母綠色的,她喜歡帶閃亮的銀飾或者綠寶石映襯自己的眼睛。” 律師開始不安了,他沖著布拉斯叫:“我和費隆先生不需要在這裏接受一個外調警官的審問……” 老警官嚴厲的瞪著他,命令道:“坐下,小子,坐下。” 沒有了鏡片的阻斷,丹尼的眼光幾乎能咬下費隆的肉來:“她是格萊亞斯基家最小的孩子,只有莫妮卡能讓她兩個哥哥在同張桌子上吃飯而不打架。” 費隆面無表情的看著照片。 丹尼轉過頭來,和藹的問律師:“你不知道格萊亞斯基家?哦,那真是太不幸了,先生。他們是在美國發展的最大的俄羅斯黑幫,毒品,軍火,傾倒核廢料,各種違法事件都有他們一份,出身酷寒的西伯利亞,整個家族的人都像老虎一樣。” “格萊……什麼?”尼克啞然。 “格萊亞斯基。”華瑞克輕笑,這個他可知道,費隆死定了。 從椅子中站起來,緩步繞到兩人背後,丹尼看著律師整理著自己的領帶,然後給了布拉斯一個眼神。 老警官低下頭去掩飾嘴角的微笑。 丹尼彎下身子,就好像是個親熱又友好的朋友,一邊拍著他們的肩膀,一邊在律師和費隆中間探頭:“你真該感謝我的,費隆,我發現了你,而且是在遙遠的拉斯維加斯。要知道,莫妮卡的哥哥,安德列,他本來在籌備妹妹的訂婚儀式,他為小姑娘買了一顆最漂亮的綠寶石,不過他現在準備用它做陪葬品了。” “你接近她們,裝著像個熱心的老男人,然後下一些自己配製的麻醉劑……”丹尼湊近費隆的耳畔,吐出的每個字都能在他身上戳出血,“你就沒有想過有天會在紐約的某個監獄裏,像個TMD小男妓一樣每天每天的被那些重刑犯操屁股,唯一的喘息機會就是獄警來巡視的那三十分鐘?” “還有你,律師先生,”丹尼搶在變了臉色的律師開口前說,“我,布拉斯探長,都不會告訴任何人是你企圖把費隆弄出監獄,讓他逍遙法外,一次又一次的殺害像莫妮卡一樣的女孩……” 他站直身體,走回布拉斯身邊,把那些犯罪現場的照片一張一張的丟在兩個人的面前。 布拉斯知道自己該出場了:“好了,先生們,想做個交易嗎?” “……葛瑞格?”莎拉拖長聲音。 “什麼?”辦公室寵物眼睛充滿了英雄崇拜主義,正閃亮到脫窗。 “當我沒說。”黑髮女士歎氣道。 ################################## 09 By 花卷 透過單向玻璃,LV的科學家們仍然能看出費隆和他那個金牌律師鐵青的臉色,布拉斯允許他們做個小型的辯論會。 丹尼懶洋洋的靠在問訊室牆壁上,用目光淩遲人渣和他的幫兇。 只要費隆接受交易,他就會以LV的謀殺事件被控,那麼就給NYPD的CSI以充分的時間完成間接證據鏈,用不了多久,法官會就很快樂的接受給一級謀殺罪的惡棍加刑,或者選擇免費發放他一張地獄單程票。 他動了動脖子,傷口像是有螞蟻在咬。 “酷哦~”葛瑞格喃喃的吐氣。 “啊哦,葛瑞森,你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矯正他?”莎拉皺起眉毛看著預備隊員。 葛瑞森從來都很把黑髮女士的話當成一回事,他轉過頭來,帶著嚴肅的科學精神和父親般的勸告說:“葛瑞格,丹尼這種做法,我們之中沒有人學的來的。” 辦公室寵物眨眨眼睛:“……老闆?” 華瑞克拍拍他的肩膀:“如果你能用15寸的小棍子打倒比你高至少5寸,重至少20磅的持槍連續殺人犯,那麼,去做吧。” “等-等一下,我雖然還不是優秀的CSI,但至少給點信心好吧?”葛瑞格萬分委屈,在犯罪現場被劫持這種狀況手冊裏沒有寫好不好,他會不知所措也是…… 好吧,他表現很差,成了吧? “信心是從經驗和足夠的準備衍生出來的,葛瑞格,但是丹尼和我們不一樣,他是員警。”尼克扮演大家庭中最友好的那個,很和藹的補充。 凱薩琳一直在觀察訊問室的狀況,這時候她開口說:“丹尼要出來了,我們要不要……” 丹尼從訊問室中拿著筆錄走出來,兩個大個子的警官在走進去逮捕費隆時候和他擦身而過,都投以友好的笑容。 駕輕就熟的拍拍他們的肩膀,也沒讓紐約客的動態視力錯過四散逃開的LV科學家們。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他抓抓滿布金色胡渣的下巴,奇怪的問。 “沒啥!”葛瑞格反射性的回答。 這讓丹尼更覺得奇怪了,這怪小孩從來都是頭一個遁走的人,今天居然會留下? 但是他從監護人(葛瑞森)臉上看不出任何可以解釋的表情,乾脆決定不要在意。 “幹的好。”葛瑞森興致勃勃的看著紐約客,“還有,準備好了麼?CSI警官?” “隨時隨地,”丹尼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牙齒整齊雪白,“放馬過來吧,會走路的搜索引擎。” 葛瑞格雖然很想跟著他們一起去老闆辦公室,不過…… “葛瑞格?”主人發話了。 “是,老闆,DNA3小時後出報告。”實驗室寵物只得向自己的地盤踱去。 “嘿,我們在這裏幹什麼?”喝著星巴克的咖啡,華瑞克坐在休息室的桌子上。 “觀察,觀察,觀察。”凱薩琳唱歌般的回答。 “這讓我想起來當年的CSI面試……”尼克的聲音帶著心有餘悸。 葛瑞格還記得當時自己對老闆說:“那麼,我考試失敗了?”的感覺。 “哦,那還好啊!”會這麼說的當然只有莎拉。 整組人透過休息室的玻璃窗窺視老闆辦公室,那裏面似乎在進行一場你問我答的危險遊戲。 丹尼聽完葛瑞森流利的背誦——或者說那些東西早就在他的腦子裏時,有半分鐘只是瞪著他。 搞什麼?他花了兩個晚上查出來的資料,讓這傢伙在十分鐘之內就說完了? 葛瑞森面對強大的死光掃射只是很悠閒的抬了抬眉毛。 半分鐘後,丹尼低下頭,歎了口氣。 他不怕輸,但是不會認輸。 LV的怪人No.1在看到紐約客臉上那個“鉚上了”的表情,心中通往“值得培養的CSI”的最後一盞綠燈也亮起來:“你要快點趕上了,丹尼。” 丹尼在辦公桌前坐下,頗挑釁的回答:“我會的,葛瑞森。不過,在‘叮’的一聲前,我還有幾個問題要請教。” 葛瑞森露出一個狡獪的笑容:“你想來全美第二的實驗室麼?” 專心致志的檢查著自己在空白處留下的筆記,紐約客頭也沒抬,含含糊糊的說:“我是Mac的人……老闆。” 接下來的兩周裏,除了緊張的搜證工作,基本上沒有再出意外。 LV的科學家和紐約客相處的更加融洽。 葛瑞格和丹尼去了三次籃球館,其中兩場是同LVPD的警官們在一起,實驗室寵物第一次喝到條子請的啤酒。 莎拉和凱薩琳都同意他是個帥氣而且活潑的可愛男人。 尼克和華瑞克的“推理競爭”又加入了新成員,賭資加倍。 葛瑞森用兩次私人授課換取了用棍棒所能造成的各種傷害的第一手資料。 日子過的很快,借調期的最後一天,LV的科學家們選了家高檔餐廳開送別會。 菜肴精美,氣氛活躍,雖然有點依依不捨,但沒有到傷感的地步。 中間,尼克在去盥洗室的路上被丹尼趕上,他手裏拿著個盒子。 “那麼,送別禮物?”尼克有些驚訝。 丹尼偏了偏頭:“算是吧,呃-我一個在NCIS的朋友送的,只是覺得……你知道。” 尼克打開一看,是條在搭扣上藏著雙刃小刀的軍用皮帶:“哇哦~看起來很酷。” 丹尼仔細的看了看他的表情,確定尼克沒有感到不快後才說:“他的上司是海軍陸戰隊的,所以有這個習慣,以防萬一,對嗎?” 尼克笑著抬起頭:“謝了,很特別的禮物,而且實用。不過,要是我的老闆,就會送昆蟲圖鑒的。” “我的老闆嘛,這個。” 丹尼從西裝口袋裏掏出一根短棍,輕輕一甩,尼克聽到“哢噠”的聲音後,終於目睹了那根碳鋼質的“兇器”。 在燈光下反射著暗質的銀灰色光彩,看起來超級酷,方法得當的話,打斷脛骨也很方便。 真是個有趣的上司,尼克想。 最後的甜點是用仙人掌果實做的果凍,味道很清爽。 在所有人都享用得津津有味時,衣裝筆挺的侍者送來一瓶高級香檳,在CSI的要求下指出慷慨的饋贈人。 在不遠的角落,靠近噴泉的高級餐位裏,坐著幾個男人。 其中一個居然是費隆的律師,他看起來像是噎著了,而坐在律師旁邊的高個子顯然是主人。 那人的眼睛翠綠冰冷,如同上好的綠寶石。 “阿裏克斯•萊迪科。”布拉斯皺起眉毛,“拉斯維加斯的色情業新貴。他想幹什麼?” 凱薩琳眯起眼睛,她總覺得這個傢伙有些眼熟。 “請把酒退回去。”丹尼盯著侍者,語氣堅定,“然後轉告阿廖沙•萊迪科•格萊亞斯基,最好不要做傻事。” 這段話如同在敵我雙方投下重磅炸彈。 在LV同事的“熱切”注視下,紐約客靠在椅背上,用他帶著鼻音的腔掉滿不在乎的解釋道:“在紐約,黑幫總是像超級有錢人,跑車,名牌,和兄弟姐妹一起去最高級的餐廳……吃古怪大餐。” 然後他的手機開始高唱酷玩樂隊的歌曲,丹尼不好意思的說了句:“我老媽。”就飛速走出去接聽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