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52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CSI : LV + NY混同 Who are you? (第10章)全文完

現在是晚上八點半,這星期他們不用輪夜班,才有機會在這個時間坐在丹尼家的沙發上。進門瞥到咖啡桌上擺的東西之後,麥克就試圖控制自己狂笑的衝動,『至少要等到丹尼坐在我身邊後才笑』,他心裡加了一句。 丹尼打開冰箱,彎腰往裡面尋找飲料。他的冰箱裡其實沒有什麼可吃的東西了,和很多警察一樣,靠外賣食物維生下場就是如此,加上他已經有兩個多星期不在家,正確來說,該丟掉的食物,比可以吃的食物多。 「麥克…你那是什麼表情?」丹尼終於注意到自己老闆那詭異的微笑,他在麥克身邊坐下,看著微笑變成大笑。『哼,我就知道,他看到那個會笑我。一定要他保證不准在辦公室裡提起這件事,否則我會變成全紐約警局的笑柄。』 「我猜…是葛瑞森送你的?」麥克終於能夠稍稍喘口氣。 丹尼瞥了一眼咖啡桌上的書---那是一本封面印有彩色圖片,標題非常顯眼的『100種可食用昆蟲』圖鑑。 「他只差沒有送我花粉圖鑑了。」丹尼諷刺的說,一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花粉圖鑑?」 「forensic palynology…」 「嗯…我聽過,但是實際應用就…」 「葛瑞森是活動搜尋引擎沒錯,但他會在辦公室養蟑螂、還有把內臟冰在休息室的冰箱。」丹尼很有效率的總結了他對葛瑞森的印象。 「你知道嗎?葛瑞森曾經問過我,可不可以讓你調職去拉斯維加斯。」 「哦,他有提起….『你想不想來全國No.2的實驗室?』」 麥克沒有繼續說下去,但他的眼神分明在問:你怎麼回答? 「…我怎麼可能答應?...再說,那裡每天都像地獄一樣熱。」 麥克聽到後面的評語,忍不住微笑。 「麥克…我是你的CSI,一直都是。」丹尼盯著眼前的電視,小聲說。 麥克轉過頭去想要說什麼的時候,才注意到丹尼脖子上已經結痂的傷口,那場挾持人質事件,及後來的小槍戰他都知道,感謝上天沒有人受傷---至少拉斯維加斯警方是這麼說。 「你什麼時候受傷的?」 「喔,那個啊,費隆開槍時,打中籬笆,木片飛過來刺到我,沒什麼。」 那個傷口很小,丹尼回來紐約之後這三四天,麥克也都沒有發現。但近距離細看的時候,你很難騙過一個海軍陸戰隊出身的CSI。 麥克看出來木片曾經刺的很深,他微微皺起眉頭。 「嘿,真的沒什麼,這種小傷舔舔就好了。」 丹尼梅瑟終於再次體認到,為什麼其他人有時候會希望他閉嘴。自己剛剛到底說了什麼呀? 麥克愣了一下,然後他發現丹尼臉上懊悔的表情。哈,這種機會怎麼能放過? 「問題是…你舔的到嗎?」麥克帶著戲謔的聲音說,一邊伸手輕輕沿著丹尼的下顎往上摸。 丹尼沒有回答,他像個彆扭小孩般,偏過頭去不想看麥克,卻正好讓脖子上受傷的地方露出來,就在耳朵後面和頸部相接之處。 當溫熱的嘴唇靠近時,丹尼驚跳起來,扭動著要閃開麥克。 「哇啊,你在幹嘛?」不過…有點來不及了,麥克輕輕捏住丹尼的下巴不讓他逃開。 「嗯…你不是說舔舔就好嗎?」麥克每說一個字,吹出來的氣息都噴在皮膚上,讓丹尼想打冷顫。 麥克聞到丹尼身上混合了實驗室、在大城市搭地鐵、洗衣精、還有淡淡古龍水的味道,但是耳朵後面那片溫暖又出奇細緻的肌膚,只有…丹尼的味道。 『逮到你了!』麥克在心裡想。 耳朵後面是丹尼身上異常敏感的地方,至於到底會癢呢?或者是別種…感覺?他死也不肯說出來。 總之,麥克已經被警告過很多次,不准碰那裡。可是你知道,已經有如此親密關係的人發現那種…呃,不用脫衣服就碰的到的敏感之處,怎麼可能會放過? 輕吻變成了舔舐,但麥克小心避開了傷口周圍幾處紅紅的抓痕,那大概是因為傷口快要痊癒,讓他忍不住想抓造成的。 丹尼忍耐了幾秒鐘,又開始掙扎起來,去扳開捏住他下顎的手,一邊試圖推開麥克的頭。 「不要…碰那裡…」 紐約警察vs.當過海軍陸戰隊的紐約警察...嗯,一個知道自己會輸,一個知道自己會贏。不過麥克已經領教過,丹尼不想讓人碰到時,寧可扭打著也要把他推開。 所以他放手了,稍稍退開,看到丹尼灰藍色的眼睛直直瞪著自己,一副『你敢試試看?』的樣子。 呵,在這種時候也不讓步的嗎? 但是當麥克伸手拿下丹尼的眼鏡時,他沒有抗拒,慢慢閉上了眼睛。 輕吻從額頭往下,停留在薄薄的眼瞼上,麥克可以感覺到那微微撲動著的睫毛,刷過他的嘴唇,「那…我可以舔別的地方嗎?」 吻已經移到鼻尖,「…嗯…可以…」 兩人的微笑消失在重疊的唇之間。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