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5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NUMB3RS同人翻譯 Sent Away

「你就是受不了我的工作成果得到肯定!」
 
「什麼?」Don Eppes不可置信的大喊。
 
「沒錯,」Charlie繼續說,「每次我得獎,你臉上就是那種不爽的表情。但願我從沒要求你來參加頒獎 !
 
「有案件發生!」
 
「是喔,」Charlie轉轉眼睛。
 
「那好,Charlie,」Don的語氣變成嘲諷,「下次我會叫搶匪改天犯案,因為我弟弟要領獎。這樣行了嗎?」
 
「隨你怎麼說。」Charlie轉身,想要衝到樓上他的房間---卻撞上Alan Eppes。
 
「抱歉,爸,」他道歉,「你的大兒子很很難搞,你得和他談談。」
 
「我會的。」Alan告訴小兒子,Charlie對Don露出一個『我早就告訴你了』的眼神,接著想走過父親身邊,但被堅定的手拉住。
 
「我也要和我的小兒子談談,你們兩個---現在去沙發那邊。」
 
兩兄弟不情願的順從父親的命令。Alan嘆著氣走到壁爐邊,鍾愛地看著他們母親的照片,「她會很失望的,」他看向兒子,「你們兩個最近相處的這麼好,我不敢相信你們為了這種事爭吵。」
 
「我得的獎對我來說很重要。」Charlie抗議,「但是Don似乎不在意。」
 
「你的事總是比較重要,對吧?」Don憤怒地說,「真抱歉我有工作---很重要的工作---,那是第一優先。」
 
「所以我的工作不重要?下次你要我幫忙時,我會記得這句話的。」
 
Don苦笑,「嘿,天才兒童,你知道FBI在你來當顧問之前,也有破案。我們不是一群笨蛋,我們是受過訓練、有能力理性思考的探員。」
 
「我說錯的話你來指正,但是你們的破案率在我開始當顧問之後不是上升了?”」Charlie自傲的語調就像是要刺激Don,在他能表達憤怒之前, Alan決定要插手。
 
「夠了! 你們兩個就像小孩子。你們都有重要的工作,對社會有貢獻,但每次都變成你們之間的競爭。」他發覺自己的話沒有透進這兩個固執的腦袋,更加生氣起來,「我要你們兩個離開我的房子!」看到兒子臉上的震驚,他稍稍滿意了點。
 
「你要把我趕出去?」Charlie問他。
 
「對。」他看著Don得意的表情,接著走到房子前面的桌子,抓起兩副鑰匙,他把Charlie的大門鑰匙和Don公寓的鑰匙分別解下來,收進自己口袋裡。
 
「爸 !」Don大喊,「你在做什麼?」
 
「你們得和好,我不管用什麼方法,但是要搞定它。」他從自己的鑰匙圈上解下一隻鑰匙,和Don的車鑰匙一起丟給大兒子,「那是Art的小木屋鑰匙,我會告訴你們路。」
 
「小木屋?」Charlie問。
 
「對,」他們的父親回答,接著用溫和的語調說:「記得你們小時候,我們去露營和釣魚嗎? 我們全家人在一起多麼快樂? 現在是不一樣的小木屋和湖,但我希望這個環境能讓你們好好思考一下。」
 
兩人正想開口反駁,讓Alan的怒氣升到另一個層次,「沒什麼好說的了。你們和好之前,我不想看到你們其中任何一個!」
他憤怒地上樓,留下兩個兒子目瞪口呆。
 
--------------------------------------------------------------
 
Charlie翻來覆去,想在那老舊的沙發上找個舒服的姿勢,真是太有趣了---老爸忘記提起小木屋裡只有一間臥室,一張床。Don擺出『我才是老大』的態度,就睡到床上去了。
 
「噢 !」另一條壞掉的彈簧從沙發上刺出來時,Charlie大叫,『夠了!』他想,『就算這是我能做的最後一件事,也要讓Don把床分一半給我睡。』他起身,抓著枕頭悄悄往臥室走去。
 
他看到Don在床上,靠著床邊緣蜷成一團,『他看起來根本不需要整張床嘛。』Charlie憤怒地想,盯著哥哥,一邊移向床空著的那面,月光下有某個東西引起他的注意,Don的內衣稍微捲起來,露出大約六英吋的皮膚。
 
Charlie靠向前,仔細看著那裡,一陣擔憂襲來,讓他很快深吸了口氣,Don的身側是深紫色的嚴重瘀傷,有一道紅色的割傷被縫了八針。
『8,』他心裡開始想,『2乘4、2的三次方、16的一半…停! 這不是數字,是你哥哥!』Charlie發現自己帶著病態的好奇,想更仔細查看那傷口---似乎是和車禍擦身而過。
 
這就是「有案件發生?」為什麼Don不說出事實就好了?『因為他想保護你,』Charlie腦中的聲音同時回答。
Don知道他的家人會擔心---知道自己危險的工作對他們來說一點都不刺激。他會把這類事保密,只為了讓他們的生活容易些。互相衝突的感受在Charlie心中交錯著:沮喪、尊敬、愛和驕傲。他突然覺得,責怪Don沒來頒獎典禮真是太沒器量了。
 
「Charlie?」Don帶著睡意的聲音從床上傳來,他能模糊地看出弟弟臉上煩惱的表情,「怎麼了?」
 
Charlie驚慌起來,該讓Don知道自己發現了嗎?或許他應該敷衍過去,之後再以別的方法表達自責。他正在想該怎麼辦時,Don察覺Charlie的視線落在哪兒,他嘆口氣,小心把衣服拉回去,「這沒什麼好嗎,Charlie?」
 
「不,」Charlie傷心低語,「這一點都不好。」
 
「Charlie,現在是...」Don停下來瞥了眼鬧鐘,「...凌晨三點,我們能不能稍後再談?」
 
Charlie很訝異自己竟然笑出來,「當然能,但是你知道隔一陣後,我們就不想談了。」
 
Don嘆了口氣,在床上坐起,打開床邊的燈,疲憊地看著弟弟,問:「你想要我怎樣?」
 
Charlie謹慎地在床邊坐下,害怕任何動作會碰到哥哥的傷口,「我不知道,」他低聲說,「但我不喜歡你瞞著我---還有老爸。」他頓了一下,小心想著要怎麼說出來,「我們是你的家人,我們會支持你。」
 
「我知道,Buddy…我很感激,但是爸已經夠替我擔心了,而你…你對這類情況也處理的不太好。現在你懂為什麼我不能去你的頒獎典禮了?」
 
Charlie點頭,「很抱歉我說了那些話。」
 
「別道歉,」Don嘆氣,「你說的那些也沒有太離譜。有時候我的確厭倦看你得獎,不是因為我認為你不配---你絕對有資格。只是爸爸那麼興奮,不停誇耀關於你的事…」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那讓我想起小時候…以前你也是大家注意力的中心,不論我做了什麼,總是「Charlie做了這個、Charlie做了那個」…我猜有時候我還是覺得痛苦。」他抬頭微笑,「但那些是我的問題---和你無關。如果我讓它們看起來像是你的問題,那我很抱歉。我為你驕傲,Charlie,」他伸手捏了一下弟弟的手臂,「你已經是個很棒的人,在你的領域大放異彩,全心投入要幫助別人。我們的破案率因為你而提升---你說的沒錯。」
 
Charlie比著Don受傷的地方,「但是工作都是你在做---承擔所有風險,我才應該覺得驕傲。」兄弟倆靜靜地看著對方,直到兩人笑出來。
 
Don把手放在弟弟肩上,「你明天想去釣魚嗎?」Charlie急切地點頭,「那我們該睡覺了。」Charlie輕拍Don的手,站起身要離開,
 
「你可以睡在床上。」
 
「但是你受傷…」
 
「我不會睡到你那邊去的,再說,我只需要睡這一邊就夠了,剩下的地方給你睡。」Charlie還是有點遲疑,「我知道那個沙發不舒服---剛進來這裡時,我坐在上面就發現了。不然你覺得我為什麼要趕快搶著去睡床?」
 
「喔,你太邪惡了!」Charlie嘲弄地說,小心爬上床。
 
「閉嘴快睡吧。」Don輕輕笑著,關上了燈。
 
---------------------------------------------------------
 
「那麼,經由測量準確的水溫---」
 
「Charlie。」
 
「深度---」
 
「Charlie。」
 
「還有水面下的地形---」
 
「Charlie!」Don挫敗的聲音終於打斷他的思考。
 
Charlie停下來看著哥哥,「怎麼?」
 
「這是釣魚,不是數學。」
 
「但是我們可以用數學找出最適當的釣魚地點。」
 
「魚不看數學書。」
 
「我告訴你,這會有效的。」當他發現船往哪邊去的時候,Charlie皺眉,「以數學機率來說,在湖的另一邊比較容易釣到魚。」
 
「是嗎?」Don笑著問,「嗯,我認為在這邊機會比較大---以目前來看。」
 
「真的嗎?」Charlie諷刺地問,「你根據什麼經驗數據假設的?」
 
Don把船導向湖彎,伸手指向前方,Charlie順著哥哥指的方向看去,一群小孩正在把麵包丟進湖裡。
 
「爸告訴我他們每天這個時候餵魚。」Don看著弟弟臉上不快的表情,笑了起來。
 
「你沒告訴我這個湖不是純天然的。」他噘嘴。
 
Don大笑,「別再發牢騷,拿著你的釣竿吧。」
 
 
 
 
全文完
 
 
 
芒果的廢話:
忘記在哪裡看到一句話:執法人員的家人必須有某種覺悟,工作永遠是他們的第一順位,家人只能排第二。
以前看過FBI一位犯罪心理側寫員的半自傳,大部分是經手的案子,夾雜一點點成長經歷。他處理過很多著名連續殺人案,但是看到他提起自己的家庭生活,豈是一個慘字:
完全錯過兩個小孩的成長過程,甚至因為遇上太多虐待兒童綁架案,過度緊張自己的小孩也會遭遇不測;他的妻子長年以來得處理全家所有雜事,因為他工作到處出差;婚姻曾經陷入危機,差點離婚;還有一次工作過度疲勞在辦公室昏倒,得住院一個月
 
嗯哼…所以我們就不要怪罪Don老是交女友一半就放棄吧 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