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lash

1. (v.)砍下,使受重傷,刪除修改

2. (n.)用來分隔數字或兩個詞,ex. 20km/hr

3. (n.)同人小說用語,A/B代表文中兩個主角

此處充滿多年生芒果坑,不慎跌落敬請見諒
  • 1052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House同人翻譯 Allowable Losses


House往後陷進沙發坐墊裡,開始用遙控器轉台。

「打開來看,」他提議,注意到Wilson的遲疑,他轉轉眼睛,「別擔心,裡面沒有東西會咬你。」

Wilson仍然小心翼翼地掀開硬紙版盒蓋,他皺起眉,盒子裡裝滿了小紙條;揉皺的、撕裂的、有些甚至看起來像被點火燒過,然後一隻沾滿泥濘的靴子慌忙踩熄。
 
「這是----整盒的碎紙嘛。」

「收據。」

「收據?」

「這裡是有回音嗎?沒錯,收據。我要你全部翻過一遍,告訴我哪些可以合法申報。」

Wilson盯著他,「House。」

「嗯?」

「House,請告訴我你已經填好報稅資料了。」

House隨便地揮了下沒拿啤酒的那隻手,「我已經填好了,」他說。
 
Wilson繼續盯著他。

「大部分。」他更正。

Wilson把頭靠在手裡。

「你根本還沒開始,對吧?」

「技術上來說?」House想了一下,「還沒。」

Wilson往後倒回沙發上,「噢,天啊,House,星期二截止,今天是星期六。你知道那代表什麼嗎?」

「你必須現在就開始看這些收據?」

Wilson咬著牙說,「House,I.R.S.不是很容易取悅的政府機關。」

「你可以別這麼緊張嗎?天啊,你比Chicken Little還糟,天不會塌的啦---星期一早上我們可以打電話給你的會計師,讓她報個延期或什麼的。」

問題解決。House按下遙控器上的鈕,電視的音量增高到小型地震的程度。

Wilson嘆氣;有時候即使House只對了一部份,他還是對的。
 
繼續回到手上的工作,Wilson隨意抽出一張紙。「Horny Sluts in Hot Leather (穿火辣皮衣的妓女),」他唸出來,「House,這見鬼的是什麼?」

「雜誌,」House回答,「研究用。」

「你用那種雜誌做什麼研究?」

House瞟了他一眼。

「算了。」Wilson迅速地說,拿起另一張收據,這張已經被弄皺,他把紙撫平,凝視上面印成藍色的小寫字母。

"Supreme Reggie老鼠飼料,數量:3,單價:5.69。Bobby Ray的菸草、飼料和肥料店。」他翻找盒子,裡面至少還有一打以上這類收據。(原作者註:老鼠飼料可以在這裡找到)

「House,你不能把Steve McQueen的飼料算在扣除額裡面。」

House沒轉頭,「為什麼?我有申報他。」

「不---不能,他是寵物,再說他需要社會安全---」Wilson停下。一個恐怖念頭突然出現,「你沒有吧,」他呻吟著,「你替Steve McQueen申請…社會安全卡號碼?」

「非做不可,Jimmy,」House回答,「否則就不能申報他的名字。」

Wilson盯著他看了很久。

「我不想知道。」他最後說。

「好吧,假裝你不知道。現在覺得好點了嗎?」

「一點也不。」

Wilson把收據拿得遠遠的,像是它有放射性一樣,小心放在一旁,回去繼續翻著鞋盒。
 
很快他就發現,鞋盒裡不只有紙。漏水的原子筆散亂在底部,Wilson把它們拿出來丟在咖啡桌上時,手被染成藍色、黑色和紅色。閃亮的玻璃和瑪瑙從他搜索的手指間滑過,Wilson拿起一顆特別美麗的貓眼石,深深凝視進那天鵝絨般的棕色和金色裡。還有遺失的襯衫紐扣,以及翻領別針,迴紋針和粉紅色橡皮擦。Wilson拿出其中一個翻領別針,上面那個嚴肅的禿頭男人,襯著背景上的美國國旗看著他。Adlai's Our Man! 那著名的宣告,1956年代的新美國。
全部東西都和漏水的筆一起到了咖啡桌上,其中一塊瑪瑙溜出去,沿著桌邊掉到地上,發出小小『碰』一聲。它滾進桌子下,從視線中消失。

Wilson瞇起眼睛,但House仍然拒絕看著他,Wilson嘆口氣,繼續回到亂七八糟的碎紙裡。

他發現熱敷袋、冰袋、消炎藥和止痛劑的收據,還有幾張是買新柺杖的。他很小心地收集成一堆,在心裡標記『醫藥』。剩下的他放到第二堆,根據收據上的項目,分別標記為『色情刊物』、『怪東西』,或是『House』。

Wilson一點也不訝異,第二疊收據很快堆高到小型聖母峰的高度。他從盒子裡拿出另一張收據。

「Carmen Luvana可充氣式---」Wilson念到收據上剩下的字時,停住了,「... Love Bullet egg vibe?」他小聲說。
(原諒芒果詞窮,無法翻譯成中文,想知道那是什麼嗎?請見原作者提供的網址)

「你還沒試過之前,別批評它,Jimmy。」House神秘的回答,Wilson再看了收據一次。

「124元?」

「每一分錢都值得。」House伸手把盒子移到自己腿上,「嘿,我一直在找這個!」他舉起那個獎品:一顆Vicodin。
「你害怕嗎?」他低聲對那橢圓小藥丸說,「現在沒事了,來爸爸這裡。」

輪到Wilson無奈地轉眼睛。

「House,那顆藥不只被灰塵紙屑蓋住,還可能很久以前就過期沒效了。就像你一樣。」

House抓著胸口。

「你這樣說讓我很受傷耶!」他戲劇化地叫著,「說到這個…」

他把藥放在咖啡桌上,再次翻找盒子裡面。

「找到了,」他說,手指間有個小小的金色物體閃著光,隔了一陣Wilson才察覺那是彈殼,他盯著看。

「House,」Wilson的聲音突然有點沙啞,他清清喉嚨,「那不是---你沒有留著---」

「什麼?噢,不,這是我老爸的舊槍。」他凝視著Wilson,「你認為我會留著它?嘿,那會搞砸一切的。」

「沒錯,因為你是個常態的典範嘛。」Wilson挖苦地回答。

House無視他,「那會像Ahab帶著鯨魚牙齒;Daedalus拿著羽毛;Jean Valjean和一條發霉的麵包;鐵達尼號和---」
(芒果亂入:Ahab是小說『白鯨記 (Moby-Dick)』裡的船長,他被白鯨咬斷腿之後,非常執著要追到牠。
Daedalus是希臘神話中著名的工匠,他製造出了像鳥一樣翅膀而能飛行,他的兒子Icarlus飛得太貼近太陽,翅膀上蠟溶化之後不幸墜地而死。
Jean Valjean是小說『悲慘世Les Misèrables』裡的主角,他因為小時候偷了一條麵包入獄,數次逃獄被抓回,刑期又加重,最後出獄時,已經是中年人了)

「House,我們可以弄完這些收據嗎?」

「好吧,」House悻悻然地說,他從鞋盒裡抽出另一張紙,小心展開,「你想他們會允許這個嗎?」

「是什麼?」
                         
House
皺眉,「我看不出來。你覺得像什麼?」他把紙往Wilson臉上貼過去,離他的鼻子只有一英吋,「海洛因(Heroin)?手銬(Handcuffs)?馬(Horses)?」

Wilson抓住House的手腕,把紙稍微拿遠一點,好看清楚,手指下無意間感覺到House手腕上的脈搏穩定的跳動,他瞇著眼好看清那收據。

「我不相信你真的去買一匹賽馬,所以這應該是...」他瞇眼仔細看,「山葵(Horseradish)?一整箱?」

「喔!」House拿回收據,「對,現在我想起來了,芥末山葵辣醬。」(原作者註:芥末山葵辣醬可以在這裡找到)

「一整箱?」

「你知道嗎,你的嘴張成那樣就像熱帶魚。去年聖誕節,我想把它留在直腸科的聖誕禮物襪裡面,」House聳聳肩,「但是沒機會。」

「你說這房子裡『某處』還有一箱山葵醬?」

「你講得好像那是種壞東西。再說,我用Steve的信用卡付錢。」

「Steve的...」

「嗯,他已經有社會安全卡號碼了嘛。」

Wilson麻木地坐著。

「喔,」隔了一陣,他只能說出這個。

「沒關係,當作你也不知道就行了。」House的眼睛亮起來,「嘿,我們弄完了!」他興奮地抓過盒子裡最後一張收據,掃視著,「沒錯,我們弄完了。」他重覆。

「等等,那是什麼?可以申報嗎?」

「沒什麼。」House說,把那張小紙條塞進胸前的口袋;卻被Wilson大力抓住手臂。

「你確定?來吧,讓我看。」

「沒必要。」

「你就是不想讓我看囉,」Wilson不高興地繃著下巴,「House,那是什麼?更多Vicodin?更強效的?注射器?該死的,House,到底是什麼?」

「都不是!你---噢!」他說到一半變成了大叫,Wilson抓住他的右手,不怎麼溫柔的扭過來,抽出收據。

「我早該知道你不會變的。剛離開勒戒中心,你第一件事就是去訂---」Wilson睜大眼睛,「25磅夏威夷果?」

「早就說你錯了。」House暴躁地說。

Wilson看著House,再低頭看著收據。

「261元,」他低聲說,「85分。」(原作者註:夏威夷果可以在這裡找到)
「含運費及處理費。」

「當然,」Wilson用拇指撫過那皺皺的紙,把邊緣拉平,「House --」

「鬆餅,」House說,一邊又開始轉台。

「什麼?」

「你可能會再做一些鬆餅。」House微微咳了一下,「要未雨綢繆。」

遙控器繼續轉台;Wilson安靜地看著一個人清理一條很大很醜的魚,接著畫面被CNN替代,瞬間又令人眼花的換成股票市場報導;一個女人在做羊肉咖哩;士兵在標示著『西哥德』和『高盧』的電腦動畫地圖上作戰。
頻道又換了,「那就是構成夢想的東西。」Sam Spade對警探說。

「所以這不是可免稅損失?」Wilson小聲問。

House的眼睛沒有離開The Maltese Falcon。(芒果亂入:馬爾他之鷹是Dashiell Hammett的偵探小說作品,書中主角名為Sam Spade。1941年改拍的電影,由Humphrey Bogart主演。)

「我希望那會變成資本增值。」他回答。

Wilson比了個模糊的無奈姿勢。

「但是---[i]25磅[/i]?」

House看著他,嘴角微微彎曲成微笑。

「你知道,Jimmy,」他回答,「我從來都不是會白費心思的人。」


 
全文完


最後這段真是老夫老妻的極致表現啊...
House想要Wilson做鬆餅 (25磅可以用幾年啊? 好恐怖...),卻想把收據藏起來不讓Wilson看...

第二季那幕,三隻小鴨訝異的看到House帶著裝在塑膠盒裡的鬆餅,在辦公室當早餐吃,
House說是Wilson做的,之後Chase想偷拿一塊,還被House伸手揮開 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